彭念:中國的區域再平衡戰略

http://www.cntimes.info 2018-08-08 14:36:31
  本報訊/近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中東和非洲之行引發外界的高度關注,諸多分析人士將中國領導人的此次外訪,看作是中國在面對美國“圍堵”時的“突圍”之舉。儘管筆者並不否認這一說法,但從根源來看,這或許更應該歸結為中國區域再平衡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而非中國應對美國施壓的權宜之計。

  事實上,從以往中國的外交戰略來看,區域不平衡是一個非常突出的問題。在全球層面,中國的外交決策者更為看重北美、亞洲及西歐。從地區層面來看,亞洲的東部區域更受中國重視。即便在東亞和東南亞,中國的側重點也是極為不同的。

  這種具有顯著差序格局的外交戰略,與中國本身所處的地理位置以及其自身實力的變化緊密相連。簡而言之,作為東亞地區大國,中國當然需要對東亞地區傾注大量外交戰略資源,以維持其在該地區的優勢和影響力。實際上,已有不少中國學者認為,中國崛起的首要突破點就在東亞。換言之,中國只有先在這一地區構建了絕對優勢,才有可能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崛起。

  然而,隨著中國實力的不斷上升,僅僅關注自身周邊的“一畝三分地”,已經遠遠不能滿足其日益擴展的海外利益。簡言之,中國國家實力的上升導致了其利益的拓展,而利益的拓展又要求中國廣泛地投放資源,來維護其遍布全球的海外利益。這種客觀需求要求中國改變之前的區域不平衡外交格局,轉而尋求更為平衡的區域外交戰略。

  在這種背景下,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應運而生,儘管該倡議被廣泛地認為是中國對外輸出過剩產能的需要,且具有一定的戰略意義。在“一帶一路”的框架下,中國的區域外交不平衡窘境得到了顯著改善。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就是,通過“一帶一路”,中國的外交版圖得到極大拓展,中國的“觸角”伸向全球每一個角落。

  以本次習近平的中東和非洲之行為例。在以往中國的外交戰略中,中東並不占重要地位。當然,這並不是說中東對中國不重要。相反,中東對中國的能源安全及拓展外交影響力等具有重要戰略意義。只是在中國實力相對有限的情況下,中國尚無足夠的精力和能力來介入中東事務。

  但近幾年來,中國對中東的關注度明顯提升。中國在伊朗核協議、敘利亞內戰等中東地區熱點問題上的外交斡旋,以及中國與中東國家在“一帶一路”倡議下的合作,即是鮮明的例子。此次習近平首訪阿聯酋,也是中國外交在中東再次“發力”的積極信號。而這顯然也會繼續提升中東在中國外交中的戰略地位,促進中國區域外交再平衡戰略的實施。

  儘管非洲在中國外交戰略中的地位逐步提升,但外界卻指責中國的對非外交聚焦石油、礦產等能源資源合作。正因如此,中國在非洲的外交呈現出“冷熱不均”的失衡窘境。那些擁有豐富能源資源的非洲國家獲得中國的青睞,而那些資源貧乏的非洲國家則被遺忘了。

  不過,在習近平訪問塞內加爾及盧旺達之後,這種失衡格局得到極大改變。塞內加爾是西非“門戶”,而中國對非外交的重點區域並不在西非。因此,習近平的塞內加爾之行是中國向西非“挺進”的重要信號,這將極大地改善中國對非洲外交所面臨的區域不平衡困境。此外,塞內加爾自然資源並不豐富,尤其是石油資源。中國將其納入“一帶一路”,並大力發展與塞內加爾的關係表明,中國與非洲國家建立關係,並非僅為石油和其他礦產資源。

  盧旺達則地處非洲中東部,也不是中國對非外交的主要區域。並且,盧旺達資源儲量並不豐富,地理位置又極為閉塞。這些都限制了中國與盧旺達的交往和合作。而習近平的到訪,則使得這個非洲內陸國家在中國對非外交中的地位急劇躥升。至少,在未來的中非關係中,盧旺達以及整個中非將會獲得更多的關注。這也會扭轉中國對非外交的失衡困境,推動中非關係更為均衡的發展。

  在習近平開啟中東和非洲行程之前,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出席了第八屆中國-中東歐國家經貿論壇開幕式,並表示要推動“16+1合作”向更廣領域、更深層次拓展。這也是近期中國對歐外交進行再平衡的重要舉動,預示著中國在歐洲的資源投放,將不再集中於西歐發達國家,而是繼續向中東歐國家傾斜。除此之外,中國對新西蘭等大洋洲國家以及智利等南美國家的關注度以及雙方之間的合作也在逐步提升。

  總體而言,隨著中國國家實力的持續上升,及它在海外利益的逐步拓展,中國的外交戰略將更加強調區域平衡性,更加注重那些“被遺忘”了的國家。通過實施區域再平衡戰略,中國既可以維護並拓展其海外利益,減輕失衡窘境所帶來的一系列負面影響,也可以全面擴展經濟及外交影響力,成為一個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大國。

  隨著中國實力的不斷上升,僅僅關注自身周邊的“一畝三分地”,已經遠遠不能滿足其日益擴展的海外利益。簡言之,中國國家實力的上升導致了其利益的拓展,而利益的拓展又要求中國廣泛地投放資源,來維護其遍布全球的海外利益。這種客觀需求要求中國改變之前的區域不平衡外交格局,轉而尋求更為平衡的區域外交戰略。

  (作者是中國南海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來源:聯合早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