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在亞洲部署中導計劃四處碰壁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8-12 18:33:29
美軍發射“戰斧”巡航導彈。來源:中國國防報
  本報訊/在美國正式宣布退出《中導條約》後,美軍高層近期又推出在亞洲部署陸基中程導彈計劃。但該計劃遭到地區盟友集體抵制,最後只好尷尬自嘲:不知道為什麼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導彈部署計劃曝光 

  美國正式宣布退出《中導條約》後,美國防長埃斯珀表示,五角大樓將全面研發陸基中程導彈,並有意在亞洲部署該型導彈。關於導彈部署地點,埃斯珀表示,這取決於美國和盟友的討論等多重因素。關於部署時間,埃斯珀表示,將在數月內完成。8月4日,在參加美澳“2+2”防長和外長磋商期間,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表示,澳大利亞北領地(首府達爾文有美軍輪駐兵力)是部署中程導彈候選地之一。但他同時指出,在任何地方部署“防禦資源”的決定,都將在華盛頓“與合作夥伴密切協商”的基礎上做出。 

  外媒認為,關於陸基導彈部署地點,有美國駐軍的亞洲盟國都存在可能性,最有可能的部署區域是東北亞或西亞地區,日本、韓國、卡塔爾、沙特、阿聯酋、伊拉克等都是潛在候選國。《日本時報》認為,澳大利亞等美國盟國、美海外屬地關島,也都在候選範圍之內。 

  關於部署導彈類型,外媒認為有三種選項:一是“艦改地”,將艦載MK41發射系統移至陸地(類似陸基“宙斯盾”系統),發射“戰斧”中程巡航導彈;二是“空改地”,以AGM-158等空射巡航導彈為基礎,研發改進型陸基巡航導彈;三是“高精尖”,以美軍在研高超音速武器系統為基礎,研發中程高超音速導彈。 

  盟友選擇集體抵制 

  從目前情況看,對於美國部署陸基中程導彈的“盛邀”,亞洲盟友反應極為冷淡,集體選擇抵制。 

  被美國“點名”的澳大利亞首先表示反對。澳防長雷諾茲8月5日表示,雖然部署美國中程導彈基地的位置還不清楚,但澳大利亞不會是其中之一。她指出,在近期與埃斯珀會晤時,對方沒有提出相關要求,預計美國未來也不會提出要求。澳總理莫里森同日也表示,澳大利亞不會部署美國中程導彈,如果今後被(美國)要求部署,也會斷然拒絕。 

  美國在東北亞的重要盟友韓國也明確表示,“沒有在其領土內部署美國中程導彈的計劃”。韓國國防部發言人崔賢洙8月6日宣布,“首爾沒有與華盛頓就在韓國境內部署中程導彈進行談判,也沒有討論過這個問題”。

  近年來與美國貌合神離的菲律賓也宣稱,絕不會接受中程導彈這個“燙手山芋”。菲總統杜特蒂8月6日表示,菲律賓永遠不會允許美國在菲領土部署核武器和中程導彈,“這永遠都不會發生,也不可能發生,因為我不會允許”。杜特蒂指出,在全球局勢日益不穩定情況下加入軍事聯盟毫無意義,“如果核大國之間爆發戰爭,我們也難逃厄運”。 

  外媒也普遍認為,美國亞洲盟友未來很難接受中導部署計劃。英國《金融時報》評論稱,儘管美國熱衷在亞洲部署中程導彈,但現實是:沒有國家需要這類武器,沒有盟友準備好接受。俄羅斯軍事專家阿爾巴托夫表示,亞洲大部分國家或地區都不會讓美國部署導彈,以日本為例,日本無法相信美國“不會部署核導彈”的說法,而且部署導彈可能導致日本民眾大規模抗議活動,日本政府不得不慎重對待這一敏感問題。 

  “亞洲版北約”恐難實現 

  美國之所以在退出《中導條約》翌日宣布在亞洲部署陸基中程導彈計劃,主要是以擺脫中程導彈研發部署“枷鎖”為契機,通過強化前沿軍事存在,進一步提升美國與盟友軍事合作力度和層次,加速構建以俄羅斯等國為對手、以一體化作戰能力和多樣化威懾手段為支撐的新型軍事同盟。正如外界所評論的那樣,埃斯珀宣布的中導部署計劃,其實是美國著力打造“亞洲版北約”的重要一環,不過,該計劃很可能以失敗告終。 

  從美國的情況看,美軍在短期內最有可能向亞洲部署的中程導彈是改進型陸基巡航導彈。至於高超音速中程導彈,由於相關技術尚不成熟,短期內很難形成實戰能力。此外,在2020年總統大選日益臨近背景下,為保持選情穩定,川普在選前推動該計劃實質性落實的可能性不大,更有可能是先期開展可行性研究,摸清盟友及對手的態度和底線。 

  從其亞洲盟友角度看,由於亞太地區安全形勢動蕩複雜、潛在風險點較多,相關國家如果同意在本國部署美國陸基中程導彈,無異於“引狼入室”“引火燒身”。冷戰時期,美在歐洲部署“潘興-2”中程導彈,非但沒有給盟友帶來安全和穩定,反而導致歐洲地區安全環境進一步惡化,險些釀成核戰爭悲劇。從美國主要亞洲盟友的表態不難看出,任何一個理性的盟友都不會允許美國在其境內部署陸基中程導彈。值得警惕的是,日本政府當前對美國的中導部署計劃表態較為模糊,未來不排除為求一己私利、鋌而走險接受美國計劃的可能,相關動向值得關注。 

  來源:中國國防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