紛爭不止 美伊“互撕”全面升級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8-29 18:37:15
伊朗新型防空導彈系統巴瓦爾-373。來源:中國國防報
  本報訊/近期,美伊兩國的戰略博弈持續升級,美國及其盟友進一步加大對伊施壓力度,伊朗則通過多種手段積極紓困,雙方對抗升級讓波斯灣安全面臨更為嚴峻的挑戰。 

  美繼續借題生事 

  美國近日圍繞伊朗獲釋油輪、波斯灣“護航聯盟”等議題,持續向伊朗施壓。 

  在伊朗獲釋油輪問題上,美國宣稱,任何國家如向伊朗油輪“阿德里安·達裡亞一號”(即此前被扣押的“格蕾絲一號”)提供幫助,都可能面臨美國的制裁。美國國務卿蓬佩奧8月20日表示,美方將採取一切手段阻止“阿德里安·達裡亞一號”駛向敘利亞並在那裡出售原油,“我們說得很清楚,任何人只要碰過它(指伊朗油輪)、幫助它、允許它靠岸,都面臨遭受美國制裁的風險”。蓬佩奧還解釋稱,如果伊朗出售原油,被美國定義為“恐怖組織”的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將得到用於“恐怖行徑”的收入。 

  出於對美國威脅的懼怕,在“阿德里安·達裡亞一號”向希臘方向行駛後,希臘外交部副部長瓦維齊奧蒂斯立刻表態稱,希臘受到美國壓力,不會向油輪提供支持,且油輪太大,無法停靠在希臘任何港口。希臘總理米佐塔基斯透露,伊朗油輪沒有向希臘申請停靠。 

  在波斯灣“護航聯盟”問題上,美國向盟友提出,加入“護航聯盟”的方式不僅限於“出人出船”,還可以提供場地、聯絡人員、後勤保障和資金支持等。在美國的大力鼓動下,英國、巴林、澳大利亞三國正式宣布“入夥”,以色列也承諾為聯合巡航提供情報。其中,英國近日宣布向海灣地區派出第三艘軍艦(“保衛者”號驅逐艦),連同“鄧肯”號驅逐艦和“蒙特羅斯”號護衛艦,一起“保護懸掛英國國旗的船只”。 

  澳大利亞總理莫裡森8月21日宣布,澳大利亞打算派遣少數部隊、1架偵察機和1艘護衛艦赴海灣地區,加入美國主導的“護航行動”。其中,澳大利亞將在年底前派出一架美制P-8A反潛巡邏機,執行1個月任務,護衛艦的任務期限為6個月,從明年1月開始。莫裡森指出,“我們的貢獻規模有限,時間也有期限”,澳大利亞此舉符合其國家經濟利益,澳大利亞至少15%的進口原油和多達30%的進口精煉油來自海灣國家。目前尚不清楚巴林以何種方式加入美國主導的波斯灣“護航聯盟”。 

  伊多措並舉紓困 

  面對美國及其盟友的干擾和施壓,伊朗通過外交、軍事和經濟等手段予以回擊。 

  一是外交上“放狠話”。對於美國打壓伊朗獲釋油輪的做法,伊朗總統魯哈尼威脅稱,“世界大國知道,如果完全制裁伊朗石油出口,並將其壓縮至零,那麼國際水道(指霍爾木茲海峽)就不能像以前一樣享有安全。因此,加強對伊朗的單方面壓力不符合他們的利益,亦不會保證他們在本地區和世界的安全”。 

  針對美國積極組建波斯灣“護航聯盟”的做法,伊朗外交部長扎里夫表示,外來勢力軍事介入無助於海灣局勢,“沒有任何外國軍事存在能給這一地區(指波斯灣地區)帶來安全,美國對伊朗發動經濟戰的同時,這裡不可能有安全島”。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海軍司令坦格西裡表示,伊朗與波斯灣地區其他國家組建聯盟,能夠為這一地區提供安全保障,“美國和英國在海灣地區的存在意味著不安全”。 

  二是軍事上“秀肌肉”。伊朗總統魯哈尼8月22日披露,伊朗現有的一款國產機動防空系統性能可與俄羅斯S-300防空系統媲美。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總司令薩拉米8月24日證實,伊朗23日試射1枚新型導彈。薩拉米雖未透露導彈的具體信息,但表示“鑒於威懾我方的力量不斷增長,這些舉動不會間斷”。伊朗國防部副部長塔吉扎德近期也透露,伊朗目前已製造出射程達1800公里的高精度導彈,能夠有效威懾域內敵人,“如果有人打算侵略,我們將給予有力回擊”。 

  三是經濟上“拉名單”。據伊朗法爾斯通訊社報道,伊朗國會議員8月24日準備了一項制裁“對伊朗長期持有敵意”的美國官員的法案,該法案將在稍後被批准。該法案呼籲終身禁止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和美國國會參議員克魯茲及其家人前往伊朗,“以回應華盛頓方面對伊朗官員的制裁及上述美國高官在過去幾年對伊朗的強烈敵對措施”。此外,該法案還禁止伊朗官員與上述美國官員進行任何形式的貿易、經濟、文化和政治互動交流。 

  潛在風險不容低估 

  從當前的情況看,美國近期之所以對伊朗獲釋油輪“窮追不舍”,主要是著眼伊朗“艱難日子和民生問題已開始顯現”(美聯社語)的現實,緊緊鎖控石油這一伊朗民生命脈,通過強大壓力逼迫伊朗陷入更為窘迫的民生境遇,為後續施壓舉措甚至軍事行動營造有利氛圍。至於波斯灣“護航聯盟”,則可以被視作美國軍事行動前的兵力“預部署”及盟友關係的“試金石”。從美國盟友的反應不難看出,多數盟友對美國的“護航計劃”並不感冒,諸如英國、澳大利亞等鐵杆盟友也僅表示象徵性支持,美國未來如果對伊朗採取軍事行動,可以仰仗的盟友力量或將十分有限。

  至於伊朗近期的反制舉措,可謂強硬而不失克制。對於伊朗而言,雖然與美國軍事對抗並不是最佳選擇,但伴隨著美國及其盟友施壓的加劇,波斯灣地區局勢和伊朗國內民生持續惡化,伊朗必須要通過多方面的積極努力,逐步擺脫當前的不利局面。目前,伊朗外交部長扎里夫正在亞洲多國進行訪問,尋求減輕美國制裁對伊朗經濟的影響。伊朗總統魯哈尼也表示,在美國違背伊核協議相關義務的背景下,伊朗可能於9月份在核研發方面“採取進一步行動”。 

  在美國對伊“極限施壓”戰略效果有限、美國2020年總統大選日益臨近的背景下,美國未來最有可能聯合盟友繼續在外交、政治、經濟、輿論等方面對伊施壓,尋求戰略轉機和新的突破口。在軍事上,美國更有可能在波斯灣與伊朗繼續進行低烈度博弈,對伊強行動武的可能性相對較小。隨著美伊戰略博弈的不斷延續,美伊兩國及中東地區敵對國家(如以色列)與伊朗之間的矛盾日益凸顯,美伊之間爆發軍事衝突的助推力量和風險點與日俱增,未來兩國間的軍事對峙如不能控制住火候、保持住克制,很有可能演變為小規模“擦槍走火”,甚至是高強度局部戰爭。 

  來源:中國國防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