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出兵敘利亞 俄羅斯為何作壁上觀?

http://www.cntimes.info 2019-10-13 11:50:07
  本報訊/土耳其軍隊9日向敘哈塞克省北部地區發起軍事行動,造成當地基礎設施損毀,大量民眾出逃。|視覺中國 

  當地時間10月9日,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宣布,向敘利亞北部發動代號為“和平之泉”的軍事行動。當晚經過輪番空襲和炮擊後,土軍分四路進入敘利亞,展開地面進攻。 

  土耳其出兵敘利亞打破了該地區維持了一年多的戰略僵局,也打破了自2017年11月起“阿斯塔納進程”努力維持的戰略平衡。 

  作為敘問題“阿斯塔納進程”的主導國和擔保國,俄羅斯的立場和背後考量對局勢發展至關重要。 

  莫斯科“觀望”立場值得玩味 

  據塔斯社報道,在土耳其發動軍事行動前,俄羅斯總統普京曾電話敦促埃爾多安在採取任何行動前“三思而後行”,呼籲其仔細考慮當前局勢,避免做出有損解決敘利亞危機的舉動,削弱各方為化解危機所做的努力,同時強調必須尊重敘利亞的主權與領土完整。 

  出兵之後,俄外長拉夫羅夫評論稱,莫斯科理解安卡拉對本國邊境安全的關切,但解決這些問題時應考慮大馬士革的利益。在此之前,敘利亞當局譴責了土耳其的占領政策。 

  拉夫羅夫稱,俄羅斯將努力讓土敘展開對話,並爭取讓大馬士革和敘庫爾德人組織建立接觸,同時他表示俄土之間的軍方溝通渠道暢通。 
 
  俄總統新聞秘書烏沙科夫當天也呼籲各方保持克制,並強調“任何草率行動不應使得政治調解進程受到破壞,尤其不應妨礙敘利亞憲法委員會的工作。” 

  俄羅斯官方當前的觀望態度是值得玩味的:一方面,土耳其的激進舉動已經破壞了莫斯科努力打造的戰略平衡,某種意義上,損害了俄羅斯利益最大化的訴求;但另一方面,俄方“冷靜、淡定”的表態也表明,所謂的“和平之泉”行動並未觸及俄羅斯在敘的核心利益,這種利益正在局勢變化中被不斷重塑。 

  埃爾多安曾向普京尋求讓步遭拒絕 

  那麼,土耳其的激進之舉對俄羅斯到底意味著什麼? 

  10日,《莫斯科時報》聯合路透社對俄羅斯學界進行深入採訪,學界總體認為俄羅斯當前的態度是“糾結的”,但也相當務實。 

  之所以“糾結”,與其說焦點在敘利亞,不如說是俄土關係本身。莫斯科國立語言大學區域研究系主任瓦季姆·馬卡連科認為,俄羅斯的立場之所以複雜,是因為美國撤軍之後,俄羅斯的主要任務變成了抑制土耳其在“真空地區”力量的增長。 

  其實在2018年初,敘利亞的政治版圖已經基本清晰:俄伊支持的敘利亞政府軍重新掌控全國大部分地區,“沙姆解放組織”和土耳其支持的少部分反對派武裝依舊把持著西北部的伊德利卜省以及南部少數地區,而作為美國代言人的敘利亞庫爾德人則控制著東北部地區。 

  這樣的局面僵持了一年,直到今年4月被打破,當時敘政府軍和反對派在伊德利卜衝突持續升級,8月份在俄戰機的支持下,政府軍向伊德利卜發動地面進攻,在攻擊過程中,一架政府軍的戰鬥機襲擊了土耳其的軍用卡車,造成3名軍人死亡,12人受傷。 

  由於伊德利卜臨近土耳其,埃爾多安擔心敘政府軍的持續進攻會造成難民不斷流向敘土邊境,從而給安卡拉造成巨大的壓力。同時,目前土耳其已經收容了大約360萬敘利亞難民,土耳其國內認為難民湧入是經濟增長緩慢的重要原因。此外,恐怖分子佯裝難民越過邊境進入土耳其製造混亂也會給埃爾多安的政權帶來威脅。 

  巨大的經濟、政治和軍事壓力迫使埃爾多安曾向俄羅斯尋求幫助。據國際文傳通訊社報道,8月27日,埃爾多安在莫斯科航展期間來到俄羅斯,希望普京幫忙給阿薩德“降火”。埃爾多安認為,最好在敘土邊境建立一個30公里的衝突降級區,難民最好在這一區域定居,這樣不會給土耳其造成實質的壓力。但據稱當他把這個想法遞給普京的時候卻碰了“軟釘子”,後者稱衝突降級區不能成為武裝人員的庇護所,若俄羅斯軍事設施持續遭到炮轟,將會繼續攻擊並收複伊德利卜。 

  當時《莫斯科時報》中東政治分析師德米特裡·福諾洛夫斯基就說,俄土的利益模式是基於“冷酷的實用主義原則”的,若普京當時做出了讓步,恐怕也不會有埃爾多安如今行這一招險棋。 

  土軍事行動未觸及俄核心利益 

  不過俄羅斯學界認為,既然普京“未退”,而埃爾多安在美國的默許下“進了”,那當前俄羅斯的表態至少是務實的。 

  《阿拉伯觀察》的著名俄羅斯-中東問題專家馬克西姆·蘇什科夫認為,俄土關係近年來已經被深刻捆綁了,無論是基於類似於“土耳其流”的能源合作還是類似S-400的軍事合作,抑或是俄羅斯在中東的戰略需要,俄羅斯此時的表態都是很有智慧的。蘇什科夫認為土耳其的行動未破壞雙方友誼。

  俄羅斯實體經濟研究所主任尼基塔·伊薩耶夫也認為,土耳其這招險棋並未觸及俄羅斯在中東的核心利益,因為庫爾德人從來都不是其核心關切,“他們控制的石油還沒有伊拉克的多……俄羅斯更關心敘利亞的政治和解進程本身以及其一手打造的敘憲法委員會。”伊薩耶夫稱,“政治和解進程和憲法委員會是俄羅斯在敘利亞乃至中東存在的合法性依據,若土軍未來行動觸動了這個根本,俄羅斯絕不會不會袖手旁觀。” 

  俄羅斯社會科學院阿拉伯和伊斯蘭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鮑里斯·多爾戈夫也表示,只要土耳其的行動還能通過“阿斯納塔進程”協調,局勢就不會失控,“至於庫爾德人,也有可能轉向俄羅斯。”多爾戈夫說。 

  來源:文匯網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