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評社社評:切莫操弄美國對華民粹情緒

http://www.cntimes.info 2018-09-14 14:25:52
激化美中民意矛盾只會讓美中大船更難掌控
  本報訊/不少民調機構每年都會對美國人對中國的觀感和對美中關係的看法進行民意調查,最新的調查結果是,皮尤研究中心發現,在美中貿易緊張升級之時,美國人對中國的正面觀感下滑了--只有38%的美國人喜歡中國,47%的美國人不喜歡中國,兩者之間的差距比上年明顯擴大。 

  這個結果一點兒都不出人意料。在美國從總統到媒體都在連篇累牘爆炒中國經濟威脅論之際,在美中貿易戰一觸即發之時,這個今年6月份進行的民調若有美國人喜歡中國的結果,那才叫令人感到奇怪。如果看調查者列出的美國人對中國最關切的8個問題,排在第一位的是“中國持有大量的美國國債”;“來自中國的網絡攻擊”,“中國對於全球環境的影響”,“美國就業機會流失到中國”,“美國對華貿易逆差”分別排第二到第五位,基本上都跟經濟有關。 

  美國戰略界和精英階層最擔心的中國軍力增長,在美國普通民眾看來並非最大的憂慮。皮尤的調查發現,美國人對於中國經濟力量的擔心甚於對中國軍事力量的擔心。被許多戰略專家認為最可能成為美中軍事衝突引爆點的台灣問題也並不那麼受美國人關注,兩岸緊張關係排在美國人關切的8個問題的最後一位。這從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今年4月發布的民調結果也能看出,雖然有62%的美國人說中國是正在崛起的軍事大國,但只有39%的美國人認為,中國軍力是美國人面臨的最緊迫威脅。而有78%的美國人認為,朝鮮核項目是美國面臨的最緊迫威脅。

  作為世界上唯一的超霸,美國人民對於外部世界總體來說並不那麼感興趣。在許多美國人看來,美國就是世界的中心,他們並不屑於瞭解世界上發生的大事。這就是為什麼近二十年來美國主流媒體的駐外記者越來越少,美國媒體國際新聞的報道比重也在下降的重要原因。擁有護照的美國人比例雖然從二十年前的10%上升到了現在的40%,但依然有60%的美國人從來沒有出過國。民眾對於外部世界的無知,很容易形成新聞熱點效應下,政客、精英、媒體說什麼,老百姓就信什麼的所謂主流民意。 

  近十年來,每當美國選舉季來臨時,候選人們為了在經濟議題上拉攏選民,習慣於對中國大加撻伐。皮尤研究中心進行的歷次美國人對華觀感調查發現,2009年到2011年間,美國人對於中國的正面觀感遠好於負面觀感,基本上喜歡中國與不喜歡中國的比例在50%對36%左右。而那時正是奧巴馬當選後的第一任期內,美國人一度被重新燃起求新求變的希望,在美國肇始的金融危機和經濟衰退中,中國的勇敢擔當與出色表現令美國人刮目相看。2012年大選年成為轉折點,從2013年到2016年,美國人對中國的負面觀感迅速上升到55%,而對中國的正面觀感下滑至37%。 

  川普在大選中渲染“中國強姦美國”,怪罪就業機會流失中國,揚言要對中國產品徵稅,以此很好利用了在全球化競爭中失勢者的憤怒,靠贏得“鐵銹地帶”選民的支持而當選。在準備與中國打關稅貿易戰的過程中,川普一再誇大其詞,稱中國出口如何占了美國的便宜,對華貿易逆差如何讓美國吃虧。在白宮鷹派營造的“致命中國”的大氛圍下,對全球化大勢本不瞭解的普通美國人普遍擔心中國經濟實力壓倒美國也就不足為奇。認為“中國持有大量的美國國債”是最大擔憂,更是一種“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民粹情緒。 

  如果川普政府在中期選舉來臨之際,不惜操弄經濟民粹情緒,為升級貿易戰尋找民意基礎,恐怕效果只會適得其反。因為對來自中國兩千億美元乃至5千億多美元進口商品加征25%的關稅,對於美國普通消費者的影響是立竿見影的。更何況中國的反制措施也會直接打向川普和共和黨的基本盤--美國中西部地區的農民和“鐵銹地帶”的產業工人。也許川普本身更關注的是選舉,更關心的是美中之間的貿易不平衡,因此有不少中國人期待,中期選舉來臨之際升級的貿易戰,可能讓川普感到痛,中期選舉後就將不得不跟中國達成妥協。

  然而事情或許沒有這麼簡單。美國人對於中國崛起危機感之彌漫是空前的,貿易戰在許多美國對華鷹派看來,可能是延緩中國崛起的最後機會,沒有貿易戰,還會有別的什麼戰。美國國安戰略和國防戰略已經將中國定為“主要戰略競爭對手”,儘管目前尚未在全民形成以中國為敵的情緒,但某些精英已經在掀動這種暗潮,將“間諜”、“代理人”等聳動的帽子扣向那些對華友好,與中國有密切往來的美國人士。在美國外交學界,將心比心地為中國說公道話已經成為“政治不正確”,所謂的“知華派”、“熊貓擁抱者”更是緘默不言。 

  日前在國會山舉行的一場關於中國挑戰的聽證會上,參議員馬基問:為何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的民調顯示,雖然有62%的美國人說中國是正在崛起的軍事大國,但只有39%的美國人認為中國軍力是美國人面臨的最緊迫威脅?如何縮小這種差距?顯然在一些議員看來,美國普通民眾不那麼在乎“中國威脅論”是危險的。事實上,多個民調也發現,美國年輕人對華觀感好於年長的人,美國普通民眾對華觀感好於精英階層。但這種狀況是脆弱的,當美國精英和媒體不斷炒作中國對於美國“全方位”的威脅,並要求美國對中國挑戰有“全政府”的應對,甚至對美中正常的人文交流也橫加阻攔時,美國形成更加激烈的反華民粹情緒,不是沒有可能。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美中兩國領導人借助民意,確能在一定程度上推進自己想要的議程,但一旦美國的反華民粹情緒與中國的反美民粹情緒兩股暗流激化成汹湧大潮,並頂頭激蕩,美中關係的掌舵人還能保證這兩艘噸位已基本相當的巨輪不會發生一損俱損的撞擊嗎?誰能付得起這種撞擊的代價!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