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評社社評:中美外交安全對話來得正是時候

http://www.cntimes.info 2018-11-08 11:38:54
  本報訊/美國國務院和五角大樓宣布,第二次美中外交安全對話將於11月9日在華盛頓舉行。美中雙方代表團分別由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和美國防長馬蒂斯與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和中國防長魏鳳和領銜,雙方將就外交和安全領域的議題舉行高級別對話。 

  在中美關係從經貿到外交,從安全到人文,各個方面的關係都趨於緊張之際,中美外交安全對話來得正是時候。此時,美中雙方太需要有兩國元首授權的負責外交和安全事務的高層坐下來,面對面地好好談一談了。中美外交安全對話,連同全面經濟對話、執法及網絡安全對話、社會和人文對話,是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4月在海湖莊園首次會晤定下的美中四大高層對話機制,目的在於延續前幾年美中加強接觸對話的勢頭,通過對話,尋求合作,管控分歧。 

  在中美關係的發展過程中,兩國元首的引領作用一直至關重要。尤其是在川普政府治下,其外交決策基本上是由白宮核心圈子制定,由川普拍板定奪,再由行政部門去實施。這就是為什麼中美兩國元首經常通話和會晤,對遏制中美關係的滑坡,經常會起到扭轉乾坤的作用。川普上台以來,他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7年3次會晤,11次通話;2018年迄今也有4次通話,但兩人直到本月底才會有今年的第一次會晤。 

  看得出來,今年以來,兩國元首通話和會晤的頻率大大放緩。尤其是11月1日剛進行的今年第四次通話,是7月份美國正式發動對華貿易戰以來,兩國領導人首次通話;與上次通話間隔近半年,也是川普當選以來,兩人通話間隔時間最長的一次。究其原因,當然與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和國防戰略都將中國定為主要戰略競爭對手,兩國關係氛圍在貿易戰陰霾下全方位惡化有關。尤其是在美國副總統彭斯對華政策演講宣示強硬姿態之後,兩國元首再不通話和會晤,兩國關係出現斷崖式墜落並非完全不可能。

  在11月1日的通話中,習近平表示:“希望雙方按照我同總統先生達成的重要共識,促進中美關係健康穩定發展。我也重視同總統先生的良好關係,願同總統先生在出席阿根廷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峰會期間再次會晤,就中美關係及其他重大問題深入交換意見。我們兩人對中美關係健康穩定發展,擴大中美經貿合作都有良好的願望,我們要努力把這種願望變為現實。”落實兩國元首的願望,首要的就是通過四大高層對話機制來推進。 

  目前的情形和氛圍下,全面經濟對話、社會和人文對話很難進行,舉行外交安全對話某種意義上更現實,也更緊迫。本來這個對話原定於10月中旬在北京舉行,但因故推遲。美中雙方互指是對方提出要求推遲對話,不可否認的是,兩國關係緊張而產生的各種不利條件,是此次對話推遲舉行的原因所在。好在中美防長10月18日在新加坡會晤之後,在中美元首11月1日通話之後,中美外交安全對話終於敲定11月9日在華盛頓舉行,這是兩國元首和高層常規溝通和接觸的產物。 

  近幾個月來,隨著美中貿易戰打響,美中戰略競爭勢頭外溢到其它領域,包括軍事和安全領域,急需緩解和止損。即便是沒有受到兩國關係惡化直接影響的外交和政治議題,如朝鮮、伊核、氣候變化等問題,自第一次中美外交安全對話去年6月21日舉行以來,形勢也發生了很大變化,需要雙方進一步溝通協調。 

  在軍事領域,近年來打破交往“時斷時續”狀況的中美軍事關係,本來已成為中美關係中的“亮點”。美國新的國防戰略將中國當做首要長期威脅之後,對於中國軍力壯大表達的憂慮和採取的應對行動更加明確。兩年來的美國《國防授權法》均將反制中國作為美國建軍戰備的重要內容。9月21日美方以中國從俄羅斯購買武器為由制裁中國軍方,中方反應強烈,召回正在美國訪問的海軍司令沈金龍,並推遲兩軍聯合參謀部對話機制會議;美軍黃蜂號戰鬥群停靠香港的要求被拒絕。美中軍事關係正面臨嚴重惡化的危險。

  在台灣問題上,兩岸關係更趨緊張,美方直接歸咎於“北京改變現狀”,對拉美國家與台灣的“斷交潮”反應激烈。美國國內挺台呼聲高漲,《台灣旅行法》、《國防授權法》涉台條款都成為法律。川普政府9月剛宣布3.3億美元對台軍售,且有例行化、常態化之勢。美國如何提升美台交往層級?如何加強與台灣的軍事安全關係?會否派軍艦去台灣停靠?下一筆對台軍售會賣什麼?···愈益成為北京的關切,台灣問題有可能重新成為中美關係的前沿熱點。在中國國內武統聲浪高漲的民意下,美國打“台灣牌”如若不慎,引發新的台海危機不是不可能。 

  在南海問題上,美國對中國在南海“軍事化”行動表達擔憂,並以此為由不邀請中國海軍參加今年夏天的“環太軍演”。美軍在南海和台海進行“航行自由行動”的頻率提升,加大了雙方“擦槍走火”的可能性。對美方來到自家門口頻頻“秀肌肉”不滿的中方,除了監控和追蹤,有可能做出更強烈的反制動作。最近中方艦只攔截進入中方島礁12海里區域的美軍艦只,各方關注。美中在南海的地緣戰略競爭將是愈演愈烈的長期過程,一不小心,容易發生事故和危機。 

  在朝鮮問題上,由於朝鮮半島南北雙方的努力,也由於川普與金正恩見面,朝鮮半島局勢出現了一年前難以想象的和緩局面,這是好事。但美國在朝鮮問題不那麼突出時,似乎更能專注於對付中國,而且美方處理朝鮮問題,既想讓中方配合,又想減少中方的影響力,這也是中方的關切,需要雙方在朝鮮問題上繼續協調立場。在伊核問題上,退出伊核協議的美國重新實施對伊制裁,給中國半年可繼續從伊朗進口原油緩衝期的豁免,可視為美方的一個友好姿態,但同時也意味著下一步繼續需要中方配合。 

  所有這些,都需要中美雙方進行深入溝通。在當前的氛圍和形勢下,我們不敢期待此次中美外交安全對話會取得什麼重大成果,或者實現什麼重大突破,但我們至少可以希望,有雙方元首授權的高層坐下來,平心靜氣地闡明各自的觀點和立場,劃清底線所在,加深相互了解,避免誤解誤判。如果雙方能夠在避險機制的建立上有所推進,或者恢復一些中美軍事交流項目,今後一段時間在敏感問題上謹言慎行,就算是這種對話的重要成果了。

  (中評社)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