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社論/「紅包之亂」凸顯府院決策紊亂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1-10 11:09:59
  本報訊/蔡英文總統元旦宣布「經濟紅利分享弱勢政策」後,府院在過去一周之內不斷釋放訊息,從負所得稅制到中低收入戶加碼、補貼月薪3萬低薪族等等,甚至一日數變,吊足民眾胃口,引發「紅包之亂」的負評。行政院終於被迫出面,表示會從長計議,審慎處理;蔡總統也表示還沒有定案,不必操之過急。雖然府院急踩煞車,卻已對蔡政府的形象造成傷害。

  行政院副院長施俊吉提出「五個絕對」:絕不舉債,絕不破壞財政紀律,絕非「負所得稅」發放紅利給全民,絕非劫富濟貧,絕非全民發放消費券;並提出「三個方向」:促進經濟發展,照顧弱勢,扶老攜幼,為豬瘟防疫工作預留經費等等。但問題是,閣揆請辭待命中,有誰可以保證這些「絕對」是未來的內閣「絕對」會照單全收的,而「三個方向」不但失之空泛,且已經和蔡總統所指的分享「弱勢」相互矛盾。

  紅包之亂中,立場最尷尬的就是財政部。面對稅收連年超徵,民意要求政府應當還稅於民,部長都說實際的決算數還是呈現赤字,為了減少下一代的負擔,超徵的稅收將優先減少舉債或還債。國庫署的「稅收懶人包」,也指出雖然近年稅課收入超徵,但非稅課收入則呈短收,104至106年的決算仍然分別出現100億、442億、97億的赤字,結果三年內還是分別舉債1,479億元、1,093億元及1,225億元,並承認因為以前年度歲計剩餘「幾已移用殆盡」,近年融資財源均為債務之舉借,在在顯示稅收超徵的同時,其實政府的累積債務不斷增加,財政狀況仍然持續惡化。

  也因此,財政部長蘇建榮日前在行政院記者會上突然表示累計歲計剩餘尚有約386億元,馬上引起國人質疑,難道財政部有兩套帳本,面對「民意」就說財政仍然困窘,超徵稅收只能還債;但面對「上意」,就拿累計剩餘來說財政尚可,突然又有錢可以發紅包?

  其實,財政部所公布的「累計歲計剩餘」,是自民國38年以來各年度餘絀數所累積而得,從近20年來連年赤字的事實來看,顯然是早期政府節衣縮食,開源節流儲蓄了數千億的結果。70年才儲蓄了不到400億,就想一次花光,如何因應今年經濟景氣急轉直下,稅收極可能出現短徵的變局?這不就等同於一個70歲老人,儲蓄不到40萬,已經預見未來入不敷出,現在還想揮霍一番?

  再從行政院規劃具體方案的原則,包括一次性的支出,不是每年都有;預算編列會尊重體制及法規來看,預算法第23條明白規定「非因預算年度有異常情形,資本收入、公債與賒借收入及以前年度歲計剩餘不得充經常支出之用」,則行政院規劃的「一次性支出」顯然為經常性支出,以累計歲計剩餘來支應必然違反財政紀律相關法規。

  更何況,目前的潛藏債務,包括勞保部分就高達10兆(八年後破產),公教退撫及保險部分也有6兆,國民年金有6,000億,農保1,000億,合計約有17兆,必然隨著人口老化、少子化和經濟停滯而愈來愈嚴重,還有既成道路、徵收公共設施保留地補償費共9兆,合計約有26兆。加上中央政府目前累計債務高達5.6兆,地方政府累計債務1.9兆,合計債務超過33兆,每個國人平均負債超過140萬元,更代表後代子孫的稅負必然加重。但現在又要把區區的累計歲計剩餘花費殆盡,豈不是違反蔡政府最愛講的「世代正義」?

  總之,紅包之亂,始於蔡總統對稅收超徵的誤解,加上府院之間溝通不良,各部會在看守階段又只聽上意而忽略民意所致,既然說要「從長計議」,講「五個絕對」和「三個方向」都是多餘,何不就等到新內閣底定之後,府院做好溝通,再傾聽民意,拿出具體辦法吧!

  來源:經濟日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