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媒體人:江靜玲》歐洲閃得掉中美對峙嗎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2-07 09:11:27
  本報訊/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向來是全球矚目焦點,過去2年這個論壇卻成為中國和美國兩強角力的擂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美國總統川普分別於2017年和2018年透過該論壇表述立場。到了2019年此一趨勢更加白熱化,習近平與川普兩人均未出席1月下旬的論壇,但仍止不住中美貿易大戰濃厚煙硝味。閃避選邊站的歐洲,未來這一年是否因此會更往「歐洲第一」的民粹主義道路行進,值得關切。

  2018年中美關係發生最大的一項轉折是,川普政府已不僅在其國家安全戰略上把中國視為競爭對手,而是明確地把中國變為競爭對手。這一系列的發展包括了副總統彭斯對北京強烈批評、美國政府對中國出口產品徵收懲罰性關稅,以及針對中國科技巨頭華為採取的全球封殺行動。更重要的是,川普政府對華強硬政策在美國共和與民主兩黨、工會和軍隊中都獲得廣泛共識。

  川普政府一直企圖遊說歐洲國家與美國並肩,尤其在國安領域上必須對中國提高警覺,歐洲各國未全然接受。2018年底的華為孟晚舟事件改變了整個局勢,在情報資源分享、安全和信任基礎的前提下,華為在歐洲連續遭封殺,過去20年在歐洲的布局正在快速解體中。

  華為事件是否能夠做為中美大戰在歐洲的縮影呢?未必。雖然歐洲人對中國領導階層的目標和策略越來越抱著懷疑態度,但對川普政府以強硬手段遏阻中國崛起,輿論多持反對立場。對於許多歐洲國家來說,中國崛起的挑戰和機會是並存的,不願意被困在中美引發的新政經冷戰中。

  2019年歐洲各國政府將不得不決定是否在這一新的戰略對峙中與美國站在一起,或者制定自己的路線。美國對中國在亞太區域和南海的活動,以及對中國市場開放等批評在歐洲是獲得認同的,但鑑於歐洲國家在亞太區域安全的利益有限,中國的經濟利益更大,歐洲國家與美國的關切焦點不同。歐洲人擔心的是中國崛起對國際法治和民主治理規範的影響。中國與16個中歐和東歐國家的「16+1」倡議經濟對話,也被視為是在歐盟內部播下分歧的種子。

  儘管存在這些擔憂,歐洲人仍極力避免美國川普政府與中國的正面對抗方式。歐洲避開了白宮對中國採取單邊貿易制裁的作法,而是透過世界貿易組織談判推動改革,限制中國貼補國有企業,並對中國在歐洲收購敏感性資產進行更嚴格的篩選。

  然而,鑑於歐洲和中國市場間存在著深厚的貿易聯繫,歐洲不太可能像美國一樣對中國敏感行業的投資實施全面禁令。例如英國在電信企業上雖然對華為採取了不在下一代5G通訊設備合作的決定,但值此同時,英國的核監管機構卻同意中國核子工業集團進入,以便推動英國下階段的核子反應爐計劃。

  此外,中國和歐盟目前正在進行中歐雙邊投資條約談判,歐盟可能會進一步利用美中貿易戰確保中方在談判中讓步,開放更多歐洲企業到中國。歐洲各國政府同時希望讓中國參與20國集團(G20),因為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如果沒有中國在2009年自願提供資助,G20就無法針對下一次全球金融危機提出可靠的保險政策。

  另一方面,川普政府上台以來,美歐間的矛盾,從《巴黎氣候變化協議》、《伊朗核協議》到北約,層出不窮,迫使歐洲重新思考跨大西洋關係。

  2019年對歐洲是關鍵年。英國脫歐和歐洲議會選舉都將影響歐盟未來的統合,發生在法國的黃背心運動則透露出了歐洲社會的分裂與不安,德法兩國在2019年之始簽署1963年《愛麗舍宮條約》補強版的《亞琛條約》,重新強調德法軸心同盟,不無原因。

  川普政府對中國立場愈強硬,不想陷入困境中的歐洲尋找替代方案的動機就愈急迫。歐洲或許不會在中美間做出明確選擇,但如果歐洲的自由派在今年歐洲議會大選中失利,極右或極左派興起,歐洲在2019年步入像英國脫歐般的民粹主義將成定局。屆時,歐洲恐怕會出現一個「歐洲第一」的政策,對中國的立場不免要更強硬。這對全球都不會是個好消息。
 
  來源:中時電子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