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奇昌》國家利益優先 就是台灣共識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2-07 09:11:09
  本報訊/新年剛過,台灣正式進入總統大選年。2018年九合一選舉民進黨執政路線受挫後,雖然拿下了台北市大同士林區立委的補選,但新北、台南、彰化和金門立委補選尚未投票,執政黨能否守住原有的兩席猶未可知;此外,民進黨執政路線所遭遇的挑戰仍在,2018年地方選舉的挫敗並非來自兩岸議題,而是在轉型正義、年改、勞權、同婚、能源改革等議題上,意外地揭開了台灣社會左右意識形態之辯,或稱之為自由派與保守派的分歧。

  不可諱言,改革的過程必然會有反對的勢力存在,例如,退休軍公教年金,這股「被改革」的怨氣甚至能影響到軍公教族群的親人與朋友。改革支持者當然樂見該問題朝著有利政府財政的方向前進,但在缺乏方法、共識下,單就數字增減,不幸產生了貪婪標籤互相攻訐;此外,九合一選舉和公投結果也證明,高舉「改革進步」大旗不足以喚起台灣人民的共鳴。例如,一例一休明明是提升勞工權益的作為,但最後卻連黨內中小企業主和藍領勞工都不能全部埋單,民進黨莫名成為了資進黨,成為勞工宣洩出口;又或者在同婚議題上,黨內各種觀點莫衷一是,反對同婚者甚至在網路上被貼上「反智」的標籤,這股怒氣也導向民進黨的不是。

  民進黨將2016年的總統及立委得票視為改革動力,但僅考慮這些選票的得失,卻忽略了在改革上應有的進退,左右並不逢源;國民黨身為在野黨,順手地採取為反對而反對的策略,企圖凝結保守氛圍的民怨來獲得選票,結果雖然如其所願,但令人難過的是,隨著自由與保守的分歧,台灣國家發展應有的戰略價值也葬送在政黨選票優先的觀念下。

  此次選舉中,顯然地,國民黨成功操作公投阻擋日本核災區周邊食品進口,但選舉過程中,卻完全沒有政治人物提醒這樣的公投文字,其實會令台灣被貼上不理性的貿易報復標籤。在中美貿易戰爭下,台灣亟需開拓與其他國家的雙邊自由貿易,但台灣人卻選擇關上門,將CPTPP拒於門外。能源政策亦是如此,各先進國家無所不用其極地在開發再生環保能源,因為這不僅僅是用電問題而已,還關係到技術投資、生產投資、教育投資、勞動就業市場投資等總體經濟,但各種擁核公投的法律用字粗糙,造成選後相關縣市首長相繼全面杯葛綠電產業。

  台灣未來還是會陸續面對這些攸關國家利益發展的政治困境,例如美豬進口與否,就很有可能成為國民黨下一次要推出的綁大選公投題目,而一旦反美豬公投過關,台美自由貿易協定的談判恐將難以實現,並且恐大肆破壞台美關係,那執政黨該如何自處?此外,像是台灣人一貫直覺式厭惡政府執行國際援助,或者軍購、政治派任等外交策略,這些有關台灣國際戰略布局的措施是否成為一次又一次公投的刀下魂?

  《公投法》的修正固然有其必要性,且有助穩定法治社會,但這些可能被政黨操控的非理性思維,隨著資訊傳播的發達,並不會因《公投法》的修改而消失,仍會不斷出現在選舉中。

  平心而論,每個民主國家終究都會遭遇左右或是自由、保守價值的爭辯,但這些爭辯與國家利益應如何達成平衡?以美國為例,共和黨執政時期的保守派作風讓外人有「新重商主義國家」的形象,反之,民主黨執政則向來有維持國際合作秩序就是維持美國利益的「新自由主義」形象。兩黨即便戰術不同,但美國對外戰略卻往往具有一致性,尤其在人權與自由民主價值,以及晚近的對中政策和對台政策等議題上,共和、民主兩黨的一致性越來越高。

  台灣現處於國際政經格局钜變的十字路口,藍、綠、白政黨團體和社會公眾更需要凝聚國家利益的共識,而執政黨當前最重要的任務,便是企圖闡述國家利益的價值所在,建立典範。

  台灣朝野政黨與主流意見是否能夠凝聚出共同的國家利益觀?吾人認為是絕對有可能的。或許不同黨派在內政改革議題上難免有左右之分,但對於國家主權的維持現狀、外貿經濟策略等,其實並沒有明顯的歧異。整體來說,擴大台灣對外經貿、穩定兩岸關係和深化台美、台日關係是台灣共享的核心戰略思考,所謂的「台灣共識」其實已具輪廓,任何負責任的政治領袖都應該為台灣前途而負起責任,正面表明立場,共同呼籲台灣社會建立共同的國家利益觀。

  (作者為前海基會董事長)

  來源:中時電子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