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專欄--台灣真的不需要政治偶像了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2-08 02:21:06
蔡總統下鄉發紅包。(圖片來源:中時電子報)
 過去這幾天,媒體都把焦點放在一些政治人物身上,他們到哪裡發紅包,在臉書上發了什麼文等等,他們的瑣事,好像成了社會的大事。過去這幾年,小馬哥、小英、柯P、賴神、韓流,逐一而起,老實說,偶像一個接一個誕生,也一個接一個破滅。然而,在政治人物偶像化的背後,似乎又有另一股力量,例如像「公民運動」、「公民團體」或「公民社會」這樣的概念,也在社會蔓延,好像給台灣民主一個向上提升的希望。這兩個現象同時出現,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表現上看,二者是矛盾的,但實際上二者是合一的,這才是台灣民主的危機。就以太陽花運動為例,也是拿公民運動當口號,但如果深入檢視就可以發現,太陽花運動只是躲在公民運動的背後而已,其本質仍然跨不出藍綠的界線。

 政治偶像的存在,來自於民眾的無知與需要,也來自於政治人物的心機與利用。政治偶像的存在,可以滿足民眾幾種需要:(一)對現實極為不滿,希望有英雄式人物能夠解決問題;(二)對體制缺乏信心,希望有英雄能夠補體制之不足。

 政治人物則想要利用民眾的偶像需要,因為這是最廉價的方式。首先,人民一旦把某一政治人物當偶像,眼中就不會看到他的缺點,甚至於把對方的缺點都當成優點。政治偶像說話白目被當成坦率,跋扈被看成氣魄,不守法被看成挑戰權威等等。但是,政治偶像就是一種心機與包裝,用包裝來欺矇民眾,讓民眾看不到政治人物的真實面目。

 其次,政治人物利用偶像政治,是為自己建立更大的犯錯空間,因為偶像政治會讓人產生雙重的道德標準。或者說,偶像是不會犯錯的,如果偶像有錯,那一定是別人的錯或陰謀。偶像如果犯錯,支持者就會幫他找各式各樣的藉口,或者粉飾,或者歸咎他人,或者以更神聖的目的來合理化。這樣的例子,在台灣俯拾皆是,尤其是最近這幾年。在民主化的過程中,究竟是偶像重要,還是道德重要?這是一個值得省思的問題。

 最後,政治人物利用偶像政治也可以達到主客易位的目的。政治人物常說人民最大,人民做主,人民才是社會的主人,但他們卻用偶像政治,讓自己變成了人民的主人。只有粉絲追逐偶像,那有偶像臣服粉絲的道理,不是嗎?政治偶像與民眾的關係,就像吹著魔笛的牧羊人與羊群,人民變成了毫無獨立思考與判斷能力的動物而已,而這正是政治人物最希望的關係。

 不過,台灣民眾應該努力嘗試走出偶像政治,因為這是一種沒有墮落的輪迴。政治人物成了偶像終究會自我迷失,也終究會有破滅的一天;對民眾來說,偶像一個接一個,但現實依舊是現實,問題仍然是問題。這近二十年的民主化,台灣民眾應該學會認清政治人物的真實面貌,漸漸擺脫偶像化的操作,才有可能為台灣政治帶來新氣像。豬年伊始,就算是個人對台灣政治的新期待吧! (作者清道夫,台灣資深媒體人)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