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評智庫:兩岸和平協議 機不可失時不我待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4-15 09:58:09
  本報訊/中國評論月刊總編輯、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協創中心專家委員周建閩在中評智庫基金會主辦的《中國評論》月刊4月號發表專文《兩岸和平協議引發的爭議與思考》,作者指出:世人素來對習以為常的東西不在意,如同新鮮空氣,沒有人會重視它的存在,但一旦失去後,才會認識到它的可貴。和平也是如此。和平協議的意義不僅在於結束兩岸之間的敵對狀態;更重要的是她能規範及保障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總體框架,使兩岸關係在最終實現統一前的過渡期,有一個維持和平與處理各種複雜事務的基本架構及準則,使兩岸關係不再因為“主權”、“統獨”等政治議題,以及突發事件造成的衝突、對抗等安全危機而出現重大反覆,從而切實消除兩岸民眾的安全顧慮,保障他們的福祉及長遠利益。“機不可失,時不我待,唯睿智的政治家能看到機遇與危機,做出果斷的抉擇!”文章內容如下: 



  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最近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提出,如果重返執政,會考慮和大陸洽簽兩岸和平協議。此一說法,立刻引起島內各界激烈討論,一時間,“和平協議”四個字成為輿論焦點。 



  島內綠營的強烈反對,自可預料。蔡英文稱不會接受“任何會消滅或傷害國家主權、消滅台灣民主認可的政治協議”。蓄意把和平協議與主權、民主等台灣民眾在意的價值對立起來。而最近喜歡自比邱吉爾的蘇貞昌,則表示簽署和平協議只會換來戰爭,完全將和平的本意顛倒過來。民進黨政府並著手行動,宣布立法院新會期將會優先推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保台”修法,強調協議內容必須經過公投程序,大幅提高公投條件與門檻。



  民進黨和綠營反對和平協議,其主張無非是那麼幾條:一曰“和平協議就是投降協議”,簽訂了和平協議,就等於對中國投降。其二是認為簽署和平協議會落到一中架構,陷入中國“國內管轄事項”陷阱,使台灣問題中國化,增加美日等國介入的難度。其三是指和平協議將使“自由民主憲政秩序遭受破棄”。其四是認為簽了和平協議也沒用,大陸隨時可以毀約。這些理由十分牽強,邏輯上難以成立。試問,如果簽了和平協議就等於簽訂投降協議的話,那麼這叫和平協議嗎?分明是認敗投降書。此外,如果與大陸簽訂的協議就等於投降,那麼兩岸之間已經簽署的23個經濟民生合作協議是經濟民生投降書嗎?至於兩岸和平協議是否屬於“國內法”的問題,這無疑是確定的。兩岸已經達成二十多項協議,並未見到落入所謂“國內管轄事項”陷阱。而所謂“自由民主憲政秩序遭受破棄”,更是無稽之談。和平協議就是為了維護台灣的和平穩定,使兩岸能在制度保護下共享和平發展。至於和平協議是否會被遵守,則明顯是個假議題。因為,首先和平本是雙方共同追求的目標,不是一廂情願的單相思。既然是雙方的意願,為何會不執行呢?其次,和平協議是公諸於天下的法理性文獻,其談判、內容形成和執行過程都要受到兩岸各界和全體民眾共同監督,且必將引起國際社會高度關注,兩岸都不可能將自己的政治信譽毀於一旦。很明顯,這幾條所謂的反對意見都無法成立。


  民進黨一向標榜以民意為依歸,當然也會對“和平協議”問題進行民調。但很吊詭的是,多數民眾對此是持反對意見的,僅有民進黨在2011年底做的一次民調,其偏向性可想而知。此外便是2013年某民調機構做的調查,由於其將和平協議與統一掛鈎,有議題誤導之嫌。而島內多家媒體與民調機構歷年對和平協議做過多次民調,其結果都是贊成者為多數。如2011年10月旺旺中時民調中心就此進行調查,59%的人認為簽訂和平協議,有助兩岸穩定交流,避免兵戎相見。2016年4月14日,“遠見民調中心”公布,民眾有50.0%支持兩岸簽訂兩岸和平協議。今年2月下旬的Yahoo民調顯示,支持簽署《兩岸和平協議》的民眾也占據主流地位。更有美國杜克大學的牛銘實教授從2002年起進行的一項大型“國家安全調查”計劃民調,從陳水扁時期一直延續到馬英九、蔡英文任內,十幾年來先後做過多次民調,始終有超過7成的台灣民眾支持簽署和平協議。這就清晰地說明了,台灣的主流民意對於兩岸和平協議並不抱持反對態度。 



  既然有強大的民意支持,為何國民黨會如此畏畏縮縮,不敢堅持自己的政治主張呢?事實上,關於簽署兩岸和平協議一事,在國民黨的政綱中幾經反覆。早在2005年4月國民黨主席連戰與中共總書記胡錦濤會談,達成《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後,在當年召開的“十七全”上,經過卸任黨主席連戰與新任黨主席馬英九的共同努力,將此五項願景納入國民黨的政策綱領。其後在2009年10月通過的國民黨政策綱領,又再度列入。2011年,馬英九發表“黃金十年”競選綱領,提出未來十年內倘條件成熟不排除簽署“兩岸和平協議”。2016年洪秀柱擔任國民黨主席後,於當年9月通過國民黨新的政策綱領,提出積極探討以“和平協議”結束兩岸敵對狀態的可能性,扮演推動兩岸和平制度化角色,確保台灣人民福祉。而2017年吳敦義擔任黨主席後,又將政綱中“和平協議”幾個字删去。而吳敦義在最近“考慮洽簽兩岸和平協議”的講話遭到民進黨攻擊後,於3月6日召開的國民黨中常會,再度將兩岸政策論述定調為“仍會依據2005年‘連胡五項願景’,維持不統、不獨、不武現狀,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基礎上,確保兩岸和平穩定發展”。十年之間,國民黨原地踏步,空轉了一圈又回到原地。



  國民黨對於和平協議的躊躇顧慮,首先反映出了其政治上的軟弱性。如同台灣媒體的分析:“面對各種批評、質疑甚至抹黑,國民黨往往缺乏直球對決的習慣和能力,導致原本支持的民眾聽多了質疑的聲音後,也容易產生疑慮,不表態或甚至反對了”。 



  其次,國民黨內部對此的認識也不一致。一位黨高層甚至公開說,“兩岸和平協議不能為了要和平,而不要中華民國,讓人民陷入危險。”可見,為何要簽署和平協議以及達成什麼樣的和平協議,在國民黨內意見並不統一。馬英九認為,“兩岸和平協議”就是“不武”。吳敦義則未提及和平協議的內容與目標,僅提出將根據“國統綱領”,以“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的身份簽訂和平協議。洪秀柱指出,“兩岸和平協議的用意,就是為了中華民國未來的經濟發展以及自由的國際空間”。朱立倫強調,和平協議的重點是和平,不在協議。從以上國民黨領導人的主要觀點看,國民黨主要是希望簽署和平協議能維繫中華民國的生存與發展,使兩岸關係不統、不獨、不武的現狀持續,並藉此拓展國際空間。對於共同推動民族復興大業的想法,基本沒有。


  第三,由於享受著事實上的和平狀態,大多數台灣民眾對於兩岸簽署和平協議的問題並不關切,國民黨也僅是以此為政策工具,作為與民進黨博弈的獨門利器。此外,就是擔心如果沒有和平協議的約束,民進黨與台獨勢力有可能突然搞事,造成台海局勢動蕩,給大陸祭出實施“反分裂國家法”的機會。而這種可能性目前看來並不大。因此,能混就混,似乎成為台灣政壇乃至社會各界的“潛規則”。 



  但是,兩岸和平協議就真的不重要、可以忽視或逃避嗎?世人素來對習以為常的東西不在意,如同新鮮空氣,沒有人會重視它的存在,但一旦失去後,才會認識到它的可貴。和平也是如此。和平協議的意義不僅在於結束兩岸之間的敵對狀態;更重要的是她能規範及保障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總體框架,使兩岸關係在最終實現統一前的過渡期,有一個維持和平與處理各種複雜事務的基本架構及準則,使兩岸關係不再因為“主權”、“統獨”等政治議題,以及突發事件造成的衝突、對抗等安全危機而出現重大反覆,從而切實消除兩岸民眾的安全顧慮,保障他們的福祉及長遠利益。 



  高雄市長韓國瑜最近表示,國民黨精英應該面對這個問題,在處理和平協議時要非常小心、謹慎,但要盡快。他說:“以我來看,回避這個問題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就是兩岸之間最終要發展一個和平協議。”  



  機不可失,時不我待,唯睿智的政治家能看到機遇與危機,做出果斷的抉擇!


  來源:中評社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