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開平:繼承父輩愛國志業是我的無上光榮/王堯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5-14 04:27:10
 蕭開平,1952年出生,屏東佳冬人。1974年國防醫學院醫學系71期畢業,1990年開始擔任法醫,後赴美進修,獲得馬里蘭大學醫學院藥理學博士學位,成為解剖、病理、毒物與犯罪心理領域的專家。回台後擔任法醫病理醫師,並曾任法務部法醫研究所法醫病理組組長,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病理學科兼任教授。2019年1月從公職退休。

 作為台灣抗日家族佳冬蕭家的後人,蕭開平2007年參與發起成立了「台灣抗日志士親屬協進會」,並擔任常務理事。2019年1月接任該會理事長。

問:您是抗日家族的後人,又是「台灣抗日志士親屬協進會」現任理事長,請您談談蕭家抗日的歷史。

答:屏東縣佳冬蕭家抗日的起點,要上溯至1895年。《馬關條約》簽訂後,日本軍隊進兵台灣。高雄、屏東一帶多個客家聚落組織義軍,誓死抵抗入侵者。我的高祖父蕭光明,時任六堆副總理、左堆總理,率領義軍鄉勇,在「茄苳腳」步月樓奮力抵抗日軍。在戰鬥中,堅守東柵門的蕭光明次子,也就是我的曾祖父蕭升祥,不幸壯烈犧牲;率領大刀隊迎戰於南柵門的蕭光明三子蕭月祥也身受重傷,於戰役結束後不久去世。「步月樓」一役日軍戰死15人、受傷57人,義軍傷亡百餘人,現場血肉模糊、慘不忍睹。

我的父親蕭道應1916年出生時,日本殖民統治台灣已經20多年,但蕭家血液中不屈的基因使然,父親生活在殖民統治下的台灣備感屈辱與辛酸,更強化了他的中華民族意識。

1936年,父親考入當時的「台北帝國大學」醫學部。次年,日軍發動侵華戰爭。那段時間,每當日軍侵占了內地某個城鎮,總督府就會動員各個學校的學生,提燈上街,遊行慶祝,這是民族意識強烈的父親及其身邊志同道合的同學們最痛苦的事。父親乃決心到大陸參加抗戰。

父親為去大陸做了周密的準備,每個周末,他一定搭火車從台北到淡水,再從淡水走回台北以鍛鍊體能。他還開始學習「北京話」,也因之認識了我的母親黃素貞,後來成為相伴一生的革命伴侶。

1940年春,我父母親和鐘浩東夫婦、李南峰等5人先後費盡周折,到達廣東惠州,加入丘念台領導的「東區服務隊」服務。在大陸6年,風餐露宿、歷經艱險,他們不以為苦,尤其我父親在缺醫少藥的情況下,用自己的醫術救了不少人。1945年台灣光復後,父親隨即偕妻返台,在台灣大學法醫系任教。

佳冬蕭家三代走過的歷史,就是台灣人民抗日的縮影。70多年前,台灣去大陸抗戰者有數萬人之多,那是因為知道抗日的希望在大陸。今天,我們很遺憾地看到,台灣有人避談抗戰勝利,竟然搞什麼終戰紀念活動,令人徹底失望。

問:您父母親回台後,因加入中共地下組織,遭國民黨政府逮捕,您對這段艱辛歷程有多少了解?

答:1947年二二八事件後,父親與大學同窗許強、鍾浩東等台灣精英知識分子,因不滿當時國民黨政府的腐敗,思想左傾,加入了中共地下組織,遭國民黨當局大肆捕殺。父母親逃了兩年多,於1952年被捕入獄,僥倖未遭殺害。我在獄中出生,祖母給我取名「開平」,祈願從此開始平安。

父母親出獄後,原先分散在各地由親戚朋友撫養的孩子們漸次返家,我們一家人擠在小小的房子裡,過著清貧而溫暖的日子。我至今還記得,幼時在舊北投火車站等候父親下班的情形。接到父親,他總是將我扛在他的肩上,背著我漫步回到家裡,享用母親準備好的晚飯。到大陸參加抗戰九死一生,從白色恐怖中死裡逃生,我想這是父親生命中難得的平靜時光。

我聽父親說起,60多年前,最後一批躲在苗栗山裡的中共地下黨人遭到圍捕的情況,父親當時激烈抵抗,手腳均受重傷,最後遭刀械刺穿右腿並五花大綁三天三夜,雙手浮腫麻痹,醫學上稱為壞死性筋膜炎。憑著堅定的意志和母親的細心呵護,日夜按摩、推拿,父親一兩年後雙手才陸續恢復功能,學醫的他都自認為是醫學奇蹟。
【 第1頁 第2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