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是非集-反送中變調抗中 最後決戰山雨欲來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8-13 05:20:23
香港示威活動衝突升高。(來源:香港文匯報)
 香港因修《逃犯移交條例》所引起的「反送中」示威,雖然引發爭議的《逃犯移交條例》已在立法程序上,以擱置達到「自然死亡」的效果,但示威活動超過2個月以來,顯然當時的訴求已經改變。甚至於,示威民眾中也不乏有高舉主張「香港獨立」者,示威活動其實已從「反送中」的維護「一國兩制」,變調成了「反中」和「抗中」。

 目前示威者提出了「撤回逃犯移交條例」、「取消示威為動亂的定性」、「要求示威被捕者特赦」、對警方的過當行為「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及對香港特首和立法會的全數議員「全面實施雙普選」的五大要求,其實已偏離了原初「反送中」的抗爭目的。正因如此,香港當局乃至於中國大陸中央政府,自會對示威者的「真實訴求」多所疑慮,政府當局和示威者間已失去了互信的基礎。

 此次香港示威運動有個特性,表面上是自動自發而無組織,當然也看不出哪些人是該運動的代表人。因此,目前示威者提出的五大要求,是否能夠代表所有示威者的意志?實有待商榷。畢竟,在示威群眾者所持的口號標語中,確實存在著「香港獨立」的訴求,此即為一項證明。

 既然示威群眾並無組織,自也沒有人可以代表他們的意見,因而群眾和政府間缺乏有效對話溝通與協商談判的管道,這或許即是示威活動難以落幕的重要原因之一。事實上,此前示威群眾也曾提出包括要求特首林鄭月娥下台的訴求,但這個訴求還算不算數?港府當局連個可以對話的代表性人物,都還找不到。

 如果沒有對話溝通與協商談判的管道,這將使香港示威運動陷入「一方全贏,一方全輸」的局面。六四天安門事件時,中共高層曾與學生代表面對面對話,並同意了他們所提出的要求,婉轉地承認他們的行為動機是愛國,以及保證不會「秋後算帳」。然而,此後學生卻「乘勝追擊」,從原本的「哀兵」變質成「驕兵」,竟然再以絕食升高抗爭手段,並另外再提出了要求。

 目前香港的示威運動比上述情形更為嚴峻,因為沒有組織與對話代表人,就無法以民主的方式進行溝通協商與談判妥協,並使雙方陷於終須「最後決戰」的態勢。此一情形,對於聲稱追求民主的香港示威群眾來說,一開始就走向了民粹主義,並不惜以摧毀法治為代價,卻未必能夠得到其他香港民眾的支持。

 香港是實施「一國兩制」的地區,在群眾運動中涉及了「港獨」勢力的運作,就使得事件的政治性質大為提高。尤其,東方的香港對西方世界來說,一直具有特殊的地位,而各方勢力在此地區內糾結,也使得群眾示威運動的性質,充滿著複雜性。目前看來,香港示威群眾的「體質」不變,很有可能走向大陸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張曉明所稱「止暴制亂,恢復秩序」的「最後對決」局面。 (作者南宮皖,台灣政治評論員)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