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社論:重新思考人民幣的外匯戰略地位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8-13 09:33:49
  本報訊/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8月5日「破七」之後,已經成為全球金融市場關注的焦點,人民銀行做足準備,在匯率跌破七的心理關卡後僅僅一個小時,就透過官方的《金融時報》發表回應:「是受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措施及對中國加徵關稅預期等影響」、「市場化的匯率形成機制,有利於發揮價格槓桿調節供求平衡的作用」、「人民幣匯率完全能夠在合理均衡水準上保持基本穩定」,人民銀行行長易綱當晚也透過官網表示,無論是從中國經濟的基本面看,還是從市場供求平衡看,當前的人民幣匯率都處於合適水準。對人民幣繼續作為強勢貨幣充滿信心。

  人民銀行隨後逐日進行穩定調節,一方面宣布將在8月14日,在香港發行總金額人民幣300億元的央行票據,其中200億元是三個月期的短票,100億元為一年期,作為收縮離岸人民幣的操作,避免遭到對沖基金放空的防禦工事,一出手就築了高牆。另外,人民銀行穩健調整每天的「中間價」,到了周四、8月8日官方報出的中間價出現7.0039,才首度跌破七的關卡,比市場價格整整晚了三天。

  本報社論從5月至今多次論述,認為在人民銀行適度的引導,以及國內交易制度的配合之下,匯率跌破七的關卡不只是必然,而且中長期對於穩定國內經濟將會帶來正面的效應,從人民幣匯率在上周的交易紀錄,呈現緩步走跌、退三進二的穩健盤勢,以及每日交易額並未釋放巨量的走勢來看,破七並沒有引發市場過度的預期,在穩定的供需買賣下,破七的心理壓力已經充分化解,沒有引發過度的貶值預期。

  人民銀行的研究單位將1947年全球央行召開布列頓森林會議,擬定二次戰後的全球經濟與金融架構,彙總至今72年來所有匯率重大貶值案例,全部52個國家曾經發生157次匯率貶值超過15%的重大貶值,其中148次都有高通貨膨脹與貿易赤字的病徵,而中國經濟雖然增長放緩,但是通貨膨脹穩定,而且享有高額的貿易順差,因此發生所謂15%貶值,也就是1美元兌換8元人民幣的「破八」,機率幾乎不存在。

  至於另外9次重大貶值的案例,有2013年日圓,是安倍晉三首相勝選落實三支箭的主動政策引導;或是瑞士在1997年的貨幣體制變革;只有2008年韓國在金融海嘯期間的案例,是受到外部黑天鵝事件衝擊;以及2001年,在亞洲金融風暴之後印尼盾因為過度信貸和過度外債的持續貶值。人民銀行目前顯然沒有主動政策引導匯率貶值到8的可能,中國大陸也沒有過度外債的問題,唯一的威脅是全球崩潰的黑天鵝事件。

  短期的匯率波動,雖然已經成功穩盤,但是站在中美兩國角力的國家戰略高度,人民幣的匯率政策卻有進一步思考的空間。而剛巧8月10日、11日「第三屆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在黑龍江的伊春市舉行,不只邀請到國際貨幣基金總裁拉加德到場,從全球金融變局來提供建議,更重要的是這場論壇匯集了中國大陸金融決策高層,由國家開發銀行前董事長陳元領銜,甫卸任的人行行長周小川,以及蔡鄂生、江小涓、胡曉煉、殷勇、余永定等金融決策核心齊聚,為人民幣長期穩健發展的戰略機運,提供了極為重要的視野。

  曾經是大陸金融發展最重要的決策者之一的陳元,就強調外匯的戰略地位現在已經成為美國的貿易戰或者金融戰的打擊目標,所以大陸必須要重新思考外匯的戰略問題,要加強人民幣的發展和建設。目前人民幣在國內已經長期穩定地運行了70年,還將繼續強化,但是人民幣的國際影響與國際地位,卻還有待加強。

  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的討論焦點,看得出人民銀行從2017年至今,進行匯率制度改革雖然卓有成效,但是為了捍衛人民幣匯率的平穩,避免境外人民幣成為金融大鱷狙擊的工具,正如同這次發行3百億元央行票據,多次回收境外人民幣的結果,壓抑了人民幣作為國際清算工具的效能,而要打破這個循環,重要的突破點在大宗商品如原油、鐵礦砂等大量進口物資的採購,必須提高人民幣在大宗商品做為給付的貨幣,才是增進匯率彈性與韌性,減少對美元依賴的根本之道。

  值得特別關注的是,陳元認為大陸當局應當試圖避免與美元發生正面衝突,「就人民幣當前的能力而言,與美元正面較量將不利於當前所處的地位。」大陸金融高層認為不宜拉高金融戰火,匯率貶值雖然短期內有緩和衝擊的作用,卻可能引發川普總統更為劇烈的反制,以人民幣目前的力量直接對決美元,勢必對大陸經濟發展帶來強大的震撼。

  陳元以及大陸金融決策高層在這個敏感的時機,提出謹慎圓融的戰略思維,的確可以做為我們觀察人民幣匯率後勢的重要指標。延續一年半的貿易戰爭,因為制裁中興、華為已經引發了科技戰的戰線,如今又有延燒成金融戰的跡象,中美雙方是否能避免毀滅性的金融戰爭,將是攸關全球安定的核彈等級事件,和則海闊天空,戰則玉石俱焚。

  (來源:工商時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