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社論:香港價值讓中國又愛又恨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9-10 10:17:02
  本報訊/香港反送中運動已歷時五個月余,引起國際社會對香港局勢的高度關注。而相較於中國其他地區的反政府運動,北京政府對香港「頗有耐性」。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上周也終於對反送中運動的五大訴求之一做出「正面回應」,即宣布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畢竟,對中國大陸而言,香港不僅是個特區,也是中國資本市場與西方資金的緩衝地帶,更是中國邁向世界大國、擴大其政經影響力的重要渠道,要對它下重手前自然會多所顧慮。

  具體地說,即使中國已躍升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也是全世界最大出口國,但在其特有的政治體制下,中國經濟仍受到高度管制,國有企業占比甚高,資本市場開放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南美洲債信危機、東南亞金融風暴都印證了長期受管制的開發中國家,若貿然推動市場開放必受重創。那麼,中國式的資本經濟究竟該如何與西方對接?

  香港,就是那個萬中選一的答案。

  早在1997年主權回歸之前,與西方經貿體制緊密接軌的香港,就是重要的國際商貿及資金港埠,深受世界信賴。

  於是,近20多年來,中國政府將香港作為經濟與金融開放的試點地區,除了漸次允許部分中國企業在港上市外(2018年中國企業在港掛牌數續創歷史新高),又責成中國人民銀行與香港金管局簽署清算協議,並開放民間銀行可互相清算,使人民幣離岸匯率成形,為人民幣國際化暖身。2013年後,中國政府更陸續開放滬港通、深港通、債券通,逐步打造讓中國股、債市場大展身手的條件。

  中國費心地運用「一國兩制」的優勢,將香港打造成西方進入中國的門戶,也是中國企業走向世界的大門,無非是要向全球證明中國可以是世界經濟的信實領導者而非破壞者,此舉也確實取得成效。

  例如過去中國數度遭MSCI新興市場指數拒於門外,但隨著滬港通、深港通的陸續開放,外資可透過香港自由買賣陸股,促成中國股市最終可被納入MSCI新興市場指數成分股;又或是2018年中國高達1,349億美元的外人直接投資(FDI)中,就有899億美元(約66.6%)是從香港進入中國。同時,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資料顯示,2018年底在香港或透過香港完成的離岸人民幣交易占比達76.3%,人民幣在全球貨幣支付比例也升至2.07%等,都可見證香港對中國的莫大貢獻。

  然而,反送中運動卻凸顯出在中國政經不分家下,《香港基本法》所確保的香港特殊地位與經濟繁榮,恐仍是以服務中國政治目的為主。像是中國對包含匯豐銀行在內的多家國際企業進行干預,如今年8月,國泰航空內部公告明令禁止員工參與集會遊行後,包含行政總裁在內的三名高級主管相繼去職;主掌港幣發行的匯豐銀行控股集團,也有三位高級管理人員離職;四大會計事務所之一的資誠(PwC)也發表聲明,表明員工的政治立場並不代表公司立場。

  至此,國際社會及外國企業對於香港能否持續落實一國兩制的質疑高漲,過去外國企業透過香港獨立的金融與經營地位,和中國市場巧妙平衡的互利模式,也逐漸出現信任危機。這從反送中運動升溫後,今年第2季末起北向的滬股通和深股通資金均見明顯下滑,7、8月單月平均北向資金僅7,857億人民幣,明顯低於第2季的月平均8,941億人民幣。今年7月,在香港或透過香港完成的離岸人民幣交易占比降至72.5%,以及人民幣在全球貨幣支付比例降至1.8%,排名被加幣超越,可見一斑。

  由此可知,北京政府對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尚有耐性」,固然有政治考量,卻也是體認到香港對自己在經濟金融層面上的重要性。

  只是,當中國對香港的「一國兩制」已在國際間逐步產生信心危機後,北京政府要讓各界再如以往般相信香港,恐非易事。

  來源:經濟日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