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社論:從陳吉仲的墮落,看民進黨的墮落

http://www.cntimes.info 2019-10-09 09:45:36
 台中農地違章工廠失火,燒死兩名消防人員,使得蘇內閣六月間「大赦」農地工廠的惡政再度遭到批評。農委會主委陳吉仲日昨在立法院被詢及新建農地違章工廠遲未公布名單的問題時,竟然大踢皮球,聲稱那是經濟部和地方政府的責任。身為農業部門主管,陳吉仲不積極維護農業用地,還推諉卸責,實愧對農民及自己的職務。

 陳吉仲的態度令人反感,主要是他出身農運,長期投身「台灣農村陣線」,也因此被蔡英文延攬入閣。誰料,在他有機會領導農業決策、開拓農業新契機時,他卻耽於自己「政治新貴」的角色,忘記了過去對農業的熱情與承諾。陳吉仲入閣三年多來,外界對他的印象,幾全留在他賣力護航「農陣」同志——前北農總經理吳音寧身上,偶或兼扮演「打韓」角色。除此之外,他對台灣農業推動了什麼改革或創新,則是一片空白。而今,他對農地遭工廠侵吞的消極,真讓人不忍卒睹:一位農運人士怎會墮落至此?

 全台有一.三萬公頃的農地遭到工廠侵占,除汙染土壤、危及食安,也對環境造成不可回復的破壞。蔡英文上台後,曾承諾新建農地違章工廠要「即報即拆」;但兩年多前僅拆了第一波的十六家,此後即無下文。陳吉仲曾三度公開承諾,要公布「第二波」拆除名單,兩年多來卻從未付諸實現。荒謬的是,關於「第二波拆除名單」是否真實存在,農委會和經濟部都大打太極,推稱「要問地方政府」比較清楚。試問:那個言必稱「改革」的政府哪裡去了?

 第二波新建農地違章工廠名單遲遲無法公布,可能原因有二:其一,農地工廠增加的速度太快,各地根本來不及一一提報造冊;其二,這個名單太長,拿出來必將大大汙損蔡政府顏面;尤其在選舉期間,只能裝聾作啞,把責任推給地方。事實上,根據台中市及台南市的統計,包括農地工廠在內的各種農地違建,增加的速度約是拆除速度的五到六倍,有些違建甚至一個周末即可建成,地方根本來不及因應。

 今年六月,在蘇貞昌內閣的主導下,立法院通過了《工廠管理輔導法》修法,對原有的近四萬家農地違章工廠進行大赦,提供了又廿年的輔導改善期。這次修法釋放了一個「門戶洞開」的訊息,鼓勵更多違法者躍躍欲試;因為他們知道,無論如何政黨輪替,執政者都會在選票考量下而放過違法者。這次,台中農地違章工廠火災造成勇消殉職,蘇貞昌竟還振振有詞地呼籲外界不要「藉悲劇作政治運用」,卻不反思自己的濫權決策才是政治運用,才是殘害台灣。

 陳吉仲以農運人士被拔擢入閣,卻無法善用職權維護農業、造福農民,反而成為政治應聲蟲,眼睜睜看著農地遭工廠侵吞破壞。在他之前,環保署前副署長詹順貴也一樣,背棄自己環保運動的理想為深澳電廠作政治背書,最後仍難逃被政治拋棄的命運。這些社運人士前仆後繼的變節,除了是他們個人的墮落,其實也反射了民進黨政府的墮落。蔡英文在上台第一年口口聲聲呼喊改革,而今左支右絀,不僅在目標與方向上步步倒退,只能藉「反中」來掩蓋自己內政的失利,豈不可悲!

 在農地違建問題上,經濟部和農委會異口同聲把責任推給「地方政府」,則徹底暴露了蘇內閣的不負責。蘇貞昌上月在未經溝通協調下,即擅自拍板取消屬於「地方稅」的印花稅,至今還未說明將如何補償地方政府的財政損失,充分表現了中央政府的霸道濫權。蘇內閣對屬於地方的財源和權益,要取便取,要奪便奪。但在農地違建問題上,對屬於自己的責任卻能推就推,能閃便閃。而在諸如防颱問題上,則是找到機會就大顯官威,打壓在野。這樣的政府,不墮落嗎?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