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俊剛:香港顔色革命中的當災白狗

http://www.cntimes.info 2019-10-09 14:41:16
  本報訊/10月1日中國國慶日當天,香港反對派發起一連串示威,和前此的示威行動一樣,以暴力收場。不過,這回不同的是,終於有一名攻擊警察的示威者在荃灣中彈,而且是真槍實彈。這是香港由所謂反修例示威開始的動亂發生四個月來的傷人第一彈。中彈的蒙面黑衣人是一名18歲中學生。

  從網上流傳的現場視頻,我們可以看到,一群手持棍棒的黑衣人迅速衝向一名在衝突中一時落單的警員,試圖圍攻他,千鈞一發之際,警員拔槍對准來襲者,一名黑衣人揮棍向警員持槍的右手打去,槍聲跟著響起,一名黑衣人倒地哀鳴,其余同黨則立即作鳥獸散。

  從這一幕,我們不難看出,那名警員是在危急關頭開槍才把暴徒驅散,保住自己的安全。港警稱開槍有理,反對派則罔顧事實,指責警察使用過度暴力,質問為何不先鳴槍示警,為何對准胸口開槍等等。總之,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但這次示威沒有得到警方批准,是非法的。暴民襲警更是目無法紀,公然破壞法治。但香港反對暴力的聲音至今卻仍然十分微弱,顯見這個社會的理性已經被淹沒,暴力彌漫產生了極大的寒蟬效應,使許多人不敢發出正義的聲音。

  內政部長兼律政部長尚穆根9月30日在內政部長頒獎典禮上致辭時作了這樣的觀察:香港警察原本以紀律、專業、有效著稱,但經過多個星期的動亂後,警民關係已嚴重惡化。對警察不公平的批評影響了人們對警方的看法,演變成警民對立。

  有一種解讀是,反對派試圖在香港製造另一次六四天安門事件。因此,香港警方採取了極度克制的姿態,面對暴民的挑釁一再示弱,甚至當暴民破壞地鐵站等公共設施,四處縱火,塗污國徽,撕毀國旗,攻入立法會建築瘋狂破壞時,都一直隱忍不發。當然也有人認為,香港警方應對暴民是方寸大亂,進退失據。

  但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或考量,總的結果是凸顯了警方的弱勢,無法有效對治嚴重的破壞社會秩序的暴力行為,控制不了暴徒,一世英名也毀於一旦,委實令人唏噓嘆息。在此情形下,暴民和示威策動者則變得越來越猖狂,暴力破壞越演越烈。隨著有人中槍,可以預見,反對勢力必將充分利用,給動亂火上加油。

  如果我們從顔色革命的視角切入,也許較能合理解釋港警的行為。通過一連串事件,把負責維持社會秩序和治安的警察推向民眾的對立面,並最終整垮警隊的威信,廢掉警察(甚至軍隊)的武功,正是顔色革命所採用的主要“戰術”之一,也是香港反對勢力所採取的策略。

  我們現在可以清楚看到,反對派已經達到這個目的。港警不僅被搞得里外不是人,也已淪為顔色革命的當災白狗。隨著暴亂升級,警察控制場面和維持社會秩序的能力必將逐漸被削弱,社會則可能漸漸失序,法治不保。

  毫無疑問,3萬個警察的士氣也因此備受打擊,長時間執行任務,更是疲於奔命。難怪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已按捺不住,敦促政府頒布宵禁,或根據殖民時代的《緊急法》採取措施,賦予港警更大的權力,以應對不斷升級的社會動蕩。港府一直採取守勢挨打是不行的。上周五,特首終於頒布禁蒙面法;但要有效對付暴徒,這是遠遠不夠的。

  目前,種種社會失序的現象已經顯現。比方,暴徒肆意縱火,破壞店鋪、銀行、道路和其他公共設施,警察都已無力阻止。又如,立場不同的人,動輒武力相向,在街頭鬥毆,甚至年紀輕輕的女學生也暴力十足,傷人毫不手軟。再如,被捲入漩渦的學生越來越多,學校也無法控制秩序,只能眼睜睜看著心智尚未成熟的學子成為顔色革命的前線炮灰。

  從香港的動亂以及警民關係惡化中,尚穆根總結出三個新加坡可以吸取的教訓:一、根本的問題必須由政府解決,警察無能為力;二、部長必須站出來負責和解釋;三、必須有效、及時和即時地向民眾傳達相關信息。

  是的,第一點尤其重要。任何社會要防止成為顔色革命的目標,首要工作就是把社會治理好,盡量消除各種矛盾和不公。否則,就像久旱過後焦干的泥炭地,很容易被人縱火,並引發難以熄滅的漫天煙霾。當無垠的曠野都燃燒起來的時候,又豈是消防員所能控制得了的。所以,要防止顔色革命,就必須防止社會的泥炭化。
 
  對香港而言,所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社會矛盾那麼尖銳,而從回歸之後的歷任特首領導的特區政府,幾乎都是軟弱無力,無所作為,有政策卻無政績,所有宏圖大計都半途而廢,首任特首董建華的八萬五公共建屋計劃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由此也可見,一群殖民時代培養出來的文官,行政能力也許不差,卻完全欠缺政治的能力。因此,面對暴亂,束手無策。

  民怨久積,就成了外人挑起顔色革命的下手熱點。現在的情況就如印度尼西亞的泥炭地,已經烽煙四起。一個原本講究法制的社會,如今則是暴民肆意踐踏法治。而更加可怕的是,整個社會也已經明顯撕裂成兩個敵對陣營。一個是親政府和親中國的,另一個則是反港府和反北京的,兩派勢如水火,在這個時候要談對話,談和解,簡直是緣木求魚。從此,我們又看到另一個被顔色革命分裂的社會,不可能再回復完整,猶如破鏡之難圓。而港府若不改變策略,要想止暴制亂,也將遙不可及。

  也許我們看香港的警匪片看多了,留下一個錯誤的印象,以為香港警察真的很厲害,對付黑社會和暴徒手段高強,現在揆諸現實,似乎是貨不對辦。但事實是,當顔色革命被搞起來的時候,警察就再也無用武之地了。警察的基本功能是維護社會治安,對付罪犯,不可能用來抵擋使社會陷入瘋狂的顔色革命。

  在新加坡,根據部長所引述的一項最近的調查,90%的人對內政團隊表示有信心,相信他們能有效秉公執法,在國家面對危機時也有管控能力。這是令人鼓舞的,也是警察部隊最寶貴的資產。在正常情況下,人們對警察部隊的信任,來自警方維持社會秩序的能力和對付罪犯與辦案的效率。

  事實說明,警方往往能在極短的時間內偵破罪案,並把罪犯逮捕歸案。對民眾而言,這是建立信心的基礎;對犯罪分子而言,則是最大的嚇阻。但警察部隊能專心做好分內的事,則全賴政府的良好治理。香港動亂是一面鏡子。

  (作者是前新聞工作者,新加坡前國會議員)

  來自/聯合早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