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社論:訂紅色代理人法,即開啟獨裁寶典

http://www.cntimes.info 2019-11-08 10:42:36
 民進黨突然出手,打破本會期不處理「中共代理人法」的朝野默契,選擇在選前兩個多月閃電付委,引發高度揣測。儘管相關十六個修法提案整合不易,但民進黨占有人數優勢,「代理人」法案突襲闖關或故意點燃戰火造勢,都易如反掌。

 民進黨這次詭異的行徑,被解讀為是意圖籠絡獨派的討拍動作,幫蔡英文鞏固台獨選票。然而,付委若被看穿只是一個「假動作」,衝票作用恐將盡失;因此,民進黨極有可能隨時將其排進議程逕行表決,至少升高朝野對決熱度。

 然而,僅以選票考量揣摩民進黨的動機,可能失之輕率。這項修法,是七月初「國安五法」修法全數完成、柯建銘聲稱完成「最後一塊拼圖」後,蔡總統突然在臉書上提示的政治任務;因此,蔡英文的個人意志恐怕才是整個修法行動的解讀之鑰。

 「威權時期不是大家都選擇服從嗎?」蔡英文剛就任總統時所說的這句經典語錄,或許才是追溯這項立法行動的真正蹊徑。

 「中共代理人」法案,被綠委另稱為「紅色代理人」法案,「紅色」對映的是威權年代所稱的「赤禍」。當年國民黨為對抗赤禍蔓延,「白色恐怖」應運而生,這段歷史的是非曲直自有史家春秋;但有一點十分明確:「恐怖」就是威權的真正來源。「紅色代理人」法案無非是在複製白色恐怖,讓人民心生恐懼,執政者則可回到威權治理。

 可以說,「紅色代理人」法案通過那天,台灣民主也將宣告「插管治療」,走向綠色專政更將毫無懸念。原因是,「紅色代理人法」是一部語意模糊、空白授權的政治恐怖法案,一旦實施,必然是東廠偵騎四出,整個社會噤聲不語、人人自危的場景。果真如此,民主還有生機嗎?

 很難想像,為什麼在國安五法「最後一塊拼圖」完成之後,還需要一部「中共代理人」法案?「國安五法」旨在阻卻人民或境外敵對勢力之敵意行動,雖亦頗有爭議,仍在可據理力爭的範疇。而「紅色代理人」法案,卻是一部羅織入罪、剷除異己、鼓動檢舉的獨裁寶典;只要開出「代理人」的罪狀,即可將人打入大牢,對政治的正常競爭者披上「為匪張目」的罪袍,無辜被控者幾無招架之力。

 換言之,「國安五法」或可勉強稱之為「國家安全網」建置之環節,「中共代理人」法案卻幾乎是一部壓制甚而消滅反對力量的法典。以民進黨黨團所提的草案看,何謂代理人、什麼是政治宣傳、什麼叫危害國家安全,幾乎無一清楚界定。據此,被蔡英文跟一國兩制畫上等號的「九二共識」,任何人再作此倡議,可能就是為北京「政治宣傳」,並坐實了紅色代理人的帽子?今後,台灣還有辯論政治路線、形塑兩岸共識的自由空間?

 九月中旬,陸委會在其聲明中曾出現這樣一段陳述:中共近年加強對我進行統戰、滲透,並「透過代理人積極在台營造統戰氛圍」,已危害我國家安全與社會安定。蔡政府顯然認為,代理人在台滲透,已是「現在進行式」,也對國安造成危害。請問陸委會,這些代理人是誰?統派小黨、統媒、或是它頭號眼中釘的國民黨?

 柯建銘無意中道出了真相。國民黨為抵制立法,表明關閉協商,柯建銘竟指責:「那麼大的動作,難道坐實國民黨就是中共代理人?」這句話充分反映,在民進黨的潛意識中,國民黨就是中共代理人。那麼,當法案通過之後,國民黨就算沒有被扣上代理人的帽子,恐也只能噤若寒蟬!

 「紅色代理人」法案無疑即是民進黨開啟新威權的黃袍,而此時突然急急付委,恐怕是看出選後國會無法過半的苗頭,必須加緊趕工催熟,以免功虧一簣。然而,它的施行也將宣告民主的病危,民進黨真已想清楚,要當民主的掘墓人?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