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社論:擋反滲透法,國民黨不能小孬孬

http://www.cntimes.info 2019-11-28 09:15:47
  本報訊/挾著「王立強案」的輿論優勢,民進黨順勢要將「反滲透法」逕付二讀,這當然是選舉操作。民進黨的策略很簡單,如果國民黨反對,法案就要進入「朝野協商」冷凍期,那麼就順勢把國民黨扣上「共諜同路人」標籤;如果國民黨不反對,法案就會順利通過,即刻生效,民進黨也就可以在選前幾天,再找幾個「被滲透」的案例,為選情製造話題。看起來,國民黨好似左右為難、動輒得咎,其實這取決於國民黨對於自己的路線、立場究竟有沒有底氣與信心。

  合理推論,台灣內部當然有大陸的情報員,也有美國、日本的情報員,如果沒有,那代表著台灣沒有價值。同樣地,在大陸地區,也應該要有台灣的情報員,如果沒有,那代表著台灣情報機構的失敗與無能。情報工作是世界各國的常態,應對進退自有一套潛規則,而民進黨現在因為一則未經證實的報道,就要大張旗鼓推動「反滲透法」,從法理與比例原則來說都站不住腳。

  「反滲透法」的草案條文,把「境外敵對勢力」之「政府、政黨或其所實質控制之組織、機構、團體或其派遣之人」都列為「滲透來源」,而「受滲透來源之指示、委託或資助」之種種行為,予以刑罰,這種包山包海的立法,可說是比戒嚴時期的《檢肅匪諜條例》還要浮濫。

  依照王立強的說法,「中國趨勢」、「中國創新」自然是「滲透來源」了,那麼中國趨勢與台灣奇美公司簽有合作備忘錄,而奇美的董事長如果又捐贈了政治獻金給自己的女婿林佳龍,算不算是「受滲透來源之指示、委託或資助」?又或者民進黨中常委陳勝宏的陽信銀行到大陸做生意,也必然需要跟官方打交道,那麼陳勝宏回到民進黨的發言,又或者遊說擔任立委的家人,又算不算是「受滲透來源之指示、委託或資助」?

  依「反滲透法」的草案定義,所有中國大陸的官股企業、學校機構,全都包山包海地成了「滲透來源」,那請問台商還要怎麼做生意,兩岸還要怎麼交流?以民進黨「南海控股投資陽信銀行可以,得標雙子星案不行」的雙重標準,到時候一定又是選擇性偵辦,這樣一部「反滲透法」,對得起台灣的民主發展嗎?

  說穿了,民進黨強推「反滲透法」,意在製造寒蟬效應,意在威脅恐嚇藍營政治人物與支持者不准與大陸來往,企圖選後獨攬兩岸關係話語權與主動權。國民黨每到選舉必然被抹紅,這是逃避不了的宿命,國民黨唯一的選擇就是「直球對決」,正面論述兩岸關係,並焦土抗爭反對「反滲透法」。韓國瑜作為藍營總統候選人,應成反「反滲透法」的發動機,而非消極防守、解釋。

  大陸當然不希望民進黨勝選,但這與「介入選舉」是兩回事。民進黨執政後,大陸片面啟用M503航線,在台灣海峽進行實彈演習,要求各國航空公司更改「台灣」名稱,都是讓民進黨可以操作兩岸的絕佳素材,但選前北京反而格外謹慎,至今沒有一點「介入台灣選舉」的樣子。

  至於說去年韓國瑜的網路旋風,是大陸網軍操作,金援台灣電視台雲雲,更是荒謬。別忘了去年只要有韓國瑜的報道,都是收視率的金雞母,各媒體將本求利,多做閱聽眾愛看的報道,哪裡需要金援?輿論反而應該質疑,寧願虧錢也要護航執政黨的綠營媒體,他們的「金援」從何而來,才是重點。

  再者,如果去年的選舉結果,是大陸的「介選」有效,那為什麼韓國瑜現在的民調落後,大陸今年不「介選」了?如果北京當局真的屬意韓國瑜,又為什麼身家財產都在大陸的郭台銘,敢與韓國瑜公平競爭,而不擔心被秋後算帳?

  馬政府8年的慘痛教訓,已經讓大陸當局了解到,「讓利」只會被軟土深掘,不如堅持立場,「硬的更硬,軟的更軟」,由台灣民意自己決定是要「對抗」,還是要「交流」。

  國民黨應該要對自己的兩岸路線有自信,如果認同民進黨的「對抗」路線,現在脫黨也不算晚;既然義和團路線不可能符合台灣的利益,就要相信自己、相信台灣人民會做出智慧的選擇。

  長遠來看,兩岸必然是既競爭又要合作,共諜要防,但不是浮濫羅織,綠色恐怖。回想過去民進黨人士經歷的政治冤獄,現在蔡政府要走的回頭路,實在太黑色幽默。

  (來源:中時)
【大華網路報】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