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社論:世界貿易組織瀕臨癱瘓

http://www.cntimes.info 2019-12-03 09:35:36
  本報訊/世界貿易組織(WTO)的上訴法院(The Appellate Body),也就是處理全球貿易爭端最終仲裁機構,下周將有兩位仲裁官任期屆滿,依據WTO的章程,上訴法院設立七位仲裁官員,每位任期四年,現在只剩三位,過了下周之後就只剩一位,世貿組織的爭端仲裁機制將無法運作了。

  不只是上訴法院,美國藉著凸顯對上訴法院的不滿,連同抵制WTO 2020年的預算,今年WTO編列1.97億瑞士法郎,約1.976億美元的預算,美國是最大的出資國,占年度預算將近12%,第二位的出資大戶是中國大陸,占10.1%,如果加上香港的2.78%,中國實際上是WTO的最大金主。美國一直到11月26日才向WTO提出書面要求,在徹底改造上訴法院的前提下,美國才願意支持1.97億瑞士法郎的預算,維持去年的出資承諾。

  美國從奧巴馬總統時期,就對WTO上訴法院的仲裁高度不滿,在2017年比利時、韓國、墨西哥籍的仲裁官任期屆滿後,美國帶頭抵制新聘仲裁官的程序,2018年原籍茅利塔斯仲裁官到期也沒有獲得續聘,員額七名的仲裁機構剩下三名仲裁官,一位是美國籍的葛拉漢(Thomas R. Graham),一位是印度籍的巴提亞(Ujal Singh Bhatia),另一位是中國籍的女仲裁官趙宏。

  12月10日葛拉漢與巴提亞的任期正式屆滿,但是美國仍然持續抵制新任仲裁官的提名,因此下周之後,WTO的上訴法院就只剩下中國籍的趙宏,由於仲裁程序至少需要三名仲裁官,WTO的仲裁機制等於從下周起就形同廢止,也引發全球法律界與政府貿易相關單位高度的恐慌,認為這個發展對於全球貿易秩序的衝擊,甚至超過中美貿易大戰。

  不過,實際上在12月10日午夜之後,仍然有制度上的「後門」可以暫時維持兩位任期屆滿仲裁官的功能,因為相關章程規定,仲裁官對於任期屆滿之前獲得派任的案件,仍然得以繼續完成後續程序,直到結案為止。根據這個規定,2017年任期就已經屆滿的比利時仲裁官博許(Peter Van den Bossche),一直到今年5月28日才在WTO發表告別演說,原本兩任八年的任期,實際執行業務卻將近十年。

  川普總統上任之後,對於WTO展開強烈的攻擊,川普其實是承續了奧巴馬的政策方向,交由現任美國貿易代表萊海澤(Robert Lighthizer)主導,以12月作為攤牌的決戰點。美國抨擊仲裁官的30萬瑞士法郎年薪不合理,因為仲裁官只有在被分派到仲裁案件時才需要來上班,卻領得比全職的副秘書長還高。為此,美國貿易代表在11月26日的提案中,要求將預算書的仲裁官薪水大砍,要求每位仲裁官的年薪不得超過10萬瑞士法郎,而上訴法院本身的行政費用更大砍95%,美國用大砍費用來逼迫WTO接受改革。

  不過,即使各國同意美國提案,通過明年的WTO預算,該組織的未來仍然岌岌可危。川普從一上任就表明不支持多邊貿易架構,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另外對中國、歐洲、加拿大、墨西哥、日本啟動一對一的貿易談判,其中對中國單邊啟動關稅懲罰、或是以國家安全為由直接拉高進口鋼鐵與鋁製品的關稅,都是違反WTO原則的行為。不過其他國家也好不到哪裡去,中國對於強迫技術移轉、盜取智慧財產權的行為,同樣也是擺明著不怕世貿組織的裁判。

  在川普發難之前,多邊貿易談判已經極為艱難,關於減少政府採購行政干預的「貿易便捷化協定」(Trade Facilitation Agreement, TFA)從2011年談到2017年才讓成員國完成簽署;而作為WTO基礎的多哈回合談判,在經歷破局之後只剩下表面的形式;另外,歐盟也在自行發展貿易爭端解決機制,一方面作為萬一WTO失敗的備案,另一方面也跟美國一樣試圖藉著新機制來增加自身的貿易談判主導權。

  12月10日將是WTO「明天過後」的審判日,全球的貿易當然不會在這天之後嘎然中止,美國聯邦政府對WTO提供2,280萬美元的捐助,在超過4兆美元的聯邦政府預算書中幾乎看不到,川普在意的是WTO上訴法院的裁判會對他啟動的貿易戰爭帶來無謂的干擾,而其他主要工業國對於WTO的抱怨,也跟著美國的態度而台面化,這才是WTO面臨癱瘓的真正挑戰所在。

  WTO面臨生死存亡的挑戰,代表著眼前打得火熱的中美貿易大戰,可能只是全球貿易秩序重組、或是崩壞的前奏曲,我們經濟部以及所屬的各大經濟研究院,恐怕得拉高天線,做好WTO未來發展的情境推估,全球貿易規則正在進行半個世紀以來最大的改變,受到大國政治角力、全球經濟板塊移動、甚至科技競爭與金融市場震盪的衝擊,預測WTO的未來,將是一個難度極高的考驗。

  (來源:工商時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