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社論:沒有生根及成長欲望的國民黨如何再起?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1-13 09:26:20
  本報訊/二○一六年國民黨慘敗後,本報曾以《沒有生根欲望的國民黨如何再起?》社論,呼籲它必須徹底改造革新。四年過去,國民黨再度在大選遭遇重挫,那篇文章的論點仍適用於今天的國民黨:師心自用的領導人,陳腐的大老文化,被壓抑的中壯世代,逾期失效的政治論述,庸懦當道的用人,對社會脈動的疏離,在在必須改革。今天的社論我們特別加上「成長」二字,期待中壯世代奮起興革,將新動力注入黨內;否則,一個垂垂老矣的政黨已沒有留戀價值。

  除了上述的結構性因素,這次國民黨的大敗還有幾個主客觀因素:第一,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未久即參選總統,使其正當性受到質疑;加以綠營排山倒海的抹黑中,他被形容為一個「瑕疵品」,不適合出任總統。第二,國民黨「內亂」一波接一波:郭台銘和王金平的「吃碗內看碗外」,菁英對庶民的不屑,地方首長遲遲不肯歸隊等;除了幾場關鍵造勢,韓國瑜團隊和黨機器毫無整合。第三,最重要的,是黨主席吳敦義的師心自用:先是他自己有意參選總統而拉韓卡朱;韓國瑜投入後,他又拉郭卡韓;其後他又拒絕輔選,更演出造成國民黨形象及士氣重挫的不分區立委提名。步步差錯,終走入敗境。

  有這種把自己看得「比黨還大」的主席,國民黨的運作,怎麼可能是在追逐政黨的最大利益?又怎麼可能盡心維護黨的形象,以爭取民眾的支持?在不分區名單公布前,國民黨趁著九合一勝選的氣勢,原本有希望翻身一舉搶下國會最大黨;但吳敦義的「私房名單」公布後,外界的期待破滅,「下架吳斯懷」更成為民進黨最順手的抹紅王牌。於是,從南到北國民黨區域立委的選情都被「帶衰」,不少老將因此中箭落馬;而不知如何自處的吳斯懷只能深藏,始終無法發揮任何助選的作用。

  二○一六年大選,國民黨因為怯戰及「換柱」風波而遭到選民遺棄。這次大選,藍軍選情雖因鋼鐵韓粉的熱情支持而略見起色,卻因吳敦義的領導失能及不分區提名的自私,讓中間選民心灰意冷。這點,不僅吳敦義要負最大責任,整個中央黨部和放任不分區爛名單通過的中常會都要負起責任,包括那些在關鍵時刻不嚴厲制止主席濫權的高層人士都難辭其咎。這個黨,有坐視災厄降臨而不出聲示警的可怕本能,仿彿只要自己能躲過一劫即可,這還像個有為的政治團體嗎?

  廿年來,民進黨全力在民間經營,並與社運團體結盟,打下他們深耕台灣的基礎。反觀國民黨,多少大老名下都擁有一個基金會,但除了聯誼或舉辦演說,他們做了什麼關懷台灣、連結社會的工作?做了什麼培育人才、發展論述的播種及耕耘?這次大選,國民黨栽在民進黨的抹紅及「亡國感」宣傳下,年輕世代的「反中」意識幾乎全被綠營收編入伍。這支反中大軍,除了一百萬的首投族,甚至向上擴散至三、四十歲的族群。然而,國民黨對這樣的「認同板塊位移」毫無所覺,卻只能重複申述對年輕世代逐漸失效的「九二共識」。這種疏懶的態度,怎麼可能說服新世代選民?當反中的「世代對立」越來越嚴重,藍軍的基本盤又怎麼不日漸崩毀?

  接連兩次大選,泛藍的得票相加都小於綠營,包括親民黨和新黨都泡沫化,可以看出台灣「綠大於藍」的版圖已漸成形。要破解這個局面,只有國民黨革新自救,徹頭徹尾改變形象與戰鬥力才行。這包括:吳敦義必須立即退場、大老要明快退居二線、中壯世代應積極布局接班、漫長無效的組織及決策流程要簡化,老舊的兩岸論述要設法更新。一個無法呼應社會節拍的政黨,難以贏取民心;國民黨必須向下扎根,才有向上成長的可能。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