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本京:動盪的社會 分裂的民心-美利堅合眾國面臨的考驗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1-19 01:48:15
前言
 
川普以一個炒地皮、開賭塲的生意人,在2016年踩著風、跨著雷,一頭跌進美式選舉大醬缸。以短短的一年改寫了美國大選史。更將自己從政治素人強力打扮,極度化粧,再以政壇達人身份出現在世界舞台上。他上昇速度之快、之大是美國歷史上僅有的例子。不可諱言的,他確是現代傳奇,也是當今集合國內外各項爭議之焦點。他在美國當代史中將留下不尋常之篇章,也放大了各黨各派爭議之規模,他在美政壇上的第一回合即將過去,緊接而來的是第二回合(round two)—2020大選。

這第二回合之競爭已不再是川普個人的競爭,而是全民在意識形態上的鬥爭。由是加深「美國藍」(team blue由民主黨及自由派人士組成)及「共和黨」(team red由保守派人士組成)之裂痕及敵意。美國在今天的人心相異,黨派互鬥之局面是形勢所逼,也是川普個人領導方針所孕育而成。無論就那一個層面看來,今日的美國與四年前的美國是有些相異的地方。這一現象與川普式(Trumpian)政風有決定性的關係,他形塑了川式川氏堡壘,剛性城牆之特性,也制定甚多具有侵略性(offensive policies)的國內外政策,擴大了美國傳統價值覯及利益觀的分際。在國間則引起許多盟友之怨言。就總體而言,川普結交了眾多鐵粉,却也在國內外多了不少的敵人。

在2020這一年,川普面對年終大選,應為其一生之最大挑戰。因為他若在年底失敗,則立即成為眾人批鬥之目標。後人定必全然推翻他在第一任所創建策立之國策。在歷史上或可能定位為一位失敗者。他的理念,策略亦將一併埋入土中。民主制度下,一位有爭議性之統治者之下塲多不完美。多有負評,少有歌頌。川普當不能就此怯戰,他將以畢生之力全力抵擋即將到來之強風暴雨,結果如何瞬眼即到。他的第一任製造了不少麻煩,其中最大項的就是他添油加柴地擴大了美國的分裂。他的獨夫式治國方針,加深了已是問題嚴重的族群分裂問題,美國的全名「美利堅合眾國)今日似乎已改為「分裂的美國)(The Divided States of America)。

人們也開始嚴肅地有了一個問題,那就是美國能否摒棄掉過份之個人主義,迎向一個全然團結的合眾國。事實上這一願望是難上加難。問題在他們有無一個堅強的企圖心要達成此宏大之願望,還是隨著目前國運的走勢,惡性鬥走向「分裂)的結站。

分歧、破碎與分裂

一切的一切都要從2019年7月4日說起。這一天對美國人而言特別有意義,因為這天就是美國的國慶日。川普總統作了一樁與傳統大不一樣的慶祝方式。贊成有人,反對者也不少,一個國慶日引起了兩黨國會議員們互相指責,老百姓也多參加了戰團,打群架。一塲本為歡樂之慶典,變成反對與贊成川普的群眾互相頓足大罵。難道這就是美國人在華府慶祝國慶的必須演出嗎?事實上這就是今日美國人立塲不同,扯著吼嚨大罵他人stridently是個典型例子。

事情發生之原因在於川普為顯示在他主政下美國軍力是如何強大,乃訂在這天舉行閱兵。而慶典塲地也在國會廣塲,借用了林肯紀念堂。一個原為慶典日子,一變為「政治化」、「情緒化」,再變為「軍事化」的日子。一方面成為川普式的「秀塲」,一方面也給予反川人士一個罵川普之機會,是為雙方「激化分裂」之又一例子。

當川普在林肯紀念堂廣塲引領政府高官慶祝國慶,檢閱士兵時,另外更多的群眾則集結在「國家廣塲)參加聲討川普的大會。這次國慶大典的日子就成為美國反對與支持川普的群眾又一次對決,撕裂對方的尊嚴,成為當今美國社會各界必作之功課。「分裂」(divide)這一名詞,在美國已成為日常用語。這代表「分裂」已為當今美國社會上最嚴重問題。

攬閱美國歷史,驚見不少有關分裂的事實。這一號稱「合眾國)(United States)的美國在過往二百多年中,約可發現有四次「分裂」之危機。筆者將其歸類,並予以定名,敬企您的斧正。第一個為「分歧時代」(Disunited Time),第二個為「對戰時代」(Warring Time),第三個為「破碎的時代」(Fractured Time),第四個為「分裂時代)(Divided Time」。

「分歧時代」是美國「建國時代」個人之間的「分歧」。這所以用disunited這個字是因為此字顯示出美國並未完全UNITED。尚須經過更多的年月,才能將人們連成一氣。第二個時代為「對戰時代)即南北戰時段。

第三個時段為「破碎時代」(fractured time),意指上世紀60年代,也可稱為「越戰時代」。這主要是社會有了破碎。第四個時段為「分裂時代」,也就是當代。這四個時代各孕育了不同類別之「分裂」。

個人主義之家園

美國之個人主義可謂與生俱來,然而真正發揚光大是胡佛總統(1929-1933),他個人曾對此大力提倡所致。在移民時代及建國初期,個人主義仍在發展之中,自由定義、自由範疇等有關理念尚未完備,個人主義常與自由主義混在一起。於是在走向偏激之後,人們或以自由主義作為個人激進之口實,於是人們就以個人為中心,來闡釋政治理念,有時並曾因為個人一言不合,而來一塲決鬥。這種作法非常原始,然而這種方式却非常普遍這種作法固然不可取,然而却是人們在那一時代認為這才是最公平方式。

這與當時他們絕大多數為屯懇區住民,鎗枝是必備之物,用起來很是方便。他們不必作口舌之爭,也不必拉幫結派,自己的鎗才是可靠之伙伴。例如美國第一位財政部長漢彌爾頓(Alexander Hamilton)與第三任副總統布爾意見不合,決鬥結果。天才横溢之金融專材漢彌爾頓慘死鎗下。

這些人多半是早期屯懇者,要每天氣作戰作戰,也要與土著(印第安人賻命)生活不易。在美國思維下,多以個人自己屯懇區為考量政策之基礎。是以他們的國家觀念並不完備。他們多認為自己的屯懇地為主要之處,非常重視自己所居住之範圍,一切均以「部落」式(Tribal Politics)思維為主體。

他們雖然大多來自英國,對各族群之間時有矛盾產生。因之為了顧及本身之安危,定必將族群利益放在第一。待建國以後,先賢們仍是爭執不斷,都認為祇有自己才有理,最經典的一個例子是第二任總統亞當斯(John Adams)與其副手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之間之終生爭辯,直至雙方在晚年風燭之際才休兵言和。

建國初期點燃內部大火的是族群派與地方派。前者發展成為民主黨,後者則發展為共和黨。這兩大派別是美國建國後兩百多年之精神及基礎。嚴格來說,雖有「合眾之名,却尚缺實質,因此筆者權稱之為「分歧之美國」(The Dis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