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社論:勿讓全民淪為5G競標困境受害者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1-20 10:22:40
  本報訊/我國第五代行動通訊(5G)第一階段頻譜競標結束,寫下了另類的「台灣之光」,因為得標金一三八○億元寫下台灣頻譜競標新紀錄,超越了4G時代的一一八六億元。其中,最熱門的頻段三點五GHz,每單位得標金五○.七五億元,在目前全球已招標的5G國家中,台灣超越韓國、德國與意大利等國,居世界第一。

  面對這樣的「世界第一」,除了政府以外,從電信業者、5G應用開發商到一般的國人,都未見喜色。然而,失控的競標金額讓電信業者經營5G的成本壓力大增,意味著5G開台後,國人要用更高的資費才能使用5G服務。若5G使用者增加速度不如預期,必然拖累我國5G產業的發展。連日來企業領袖已提出警告,廣達董事長林百里就說,台灣5G頻譜價格成為世界最貴的頻段,以後誰來埋單?

  政府把5G的底價設為三百億元,國庫和立法院分別將5G標金收入設定為四百億與四百四十億元,但最後的開標金額,竟超出政府原訂目標的千億以上。如此大的落差,一則凸顯政府事前對預算與產業的評估失準,二則是競標制度設計不佳,釋出的頻寬又偏少,讓競標落入了「囚徒困境」。電信業者為了爭搶有限的頻寬,只能不斷的加碼,造成競標金額失控。

  企業界批評,政府設計5G競標規則「聰明過頭」,凸顯政府的競標設計「大智若愚」。競標制度讓決標金額飆高,國庫因此多了千億進帳,最大獲益者就是政府。相對的,電信業者未來端出的5G資費方案也必然飆高,超過現在的4G資費;這除了會加重民眾的負擔,更將壓縮4G用戶升級5G的意願。如果5G的普及速度因此而落後其他國家,我國5G相關產業的發展速度將因此受到拖累,這才是業者最擔憂的事。政府還未孵出5G應用產業的金蛋,就可能因5G的天價標金,害死了金雞母。

  5G天價標金的另一後遺症,是將加深城鄉的5G落差。5G架構跟4G架構一個重要的差異,是前者的基地台密度需遠高於後者,業者若要達到一定的5G服務水準,必須架設比以往更密集的基地台。電信業者為追求效益,架設5G基地台時必然以城市為優先;但偏鄉民眾繳交的電信資費跟都會民眾相同,卻得不到相同的服務。政府有責任避免這種問題發生。

  在各界的質疑聲浪下,行政院對外表示會善用5G標金,將多出的標金用在資費、基礎建設及服務等三大方向。但從蔡政府過去的表現看,這筆天上掉下的禮物未必能用於回饋電信用戶,而會被當成政府小金庫運用。舉例來說,《電業法》規定台電的超額獲利須納入「電價穩定基金」,但過去兩年,電價穩定基金變成政府凍漲電價避免影響選情的工具,原本近千億元的基金已消耗過半。政府過去對類似的基金一再上下其手,未來5G超額標金也可能歷史重演,變成蔡政府為自己拚政績的最佳金庫。

  去年此時,當蔡總統還卡在九合一選舉後的政治低潮時,一度喊出要把四百億元的超徵稅收以發紅包的方式回饋全民,以拉抬她低迷的民意支持度;最後在各界的反對聲中,蔡政府才緊急煞車。即使如此,去年蔡政府到處撒幣,從高鐵南延到農具補助無所不包,濫用民脂民膏莫此為甚。

  對於木已成舟的5G天價標金,我們呼籲立法院必須從嚴把關,確保5G標金超收金額能正確用在行政院當前宣稱的資費、基礎建設及服務三領域上。一則不能讓5G資費失控,二則應適時支持5G相關應用產業的發展,三則必須兼顧城鄉電信建設的落差。這些亡羊補牢的措施,必須立刻啟動且接受嚴謹的監督,絕對不能讓全民成為5G競標囚徒困境的受害者。

  來源:聯合新聞網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