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社論:別太樂觀看待美中協議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1-20 10:20:02
  本報訊/美中貿易談判歷經23個月、13輪磋商,終於今年1月15日正式簽署第一階段協議。但金融市場反應相對平淡,一來是樂觀情緒已於先前陸續反映,二來是正式的協議內容與預期相去不遠。

  本次協議共計有八個章節,其中有明確的品項、執行細節及時間點規範者,僅有第3章食品和農產品貿易、第6章擴大貿易。例如協議內容指出,今、明兩年中國對美的進口金額將再擴增2,000億美元(以2017年為基礎計算),年增率分別達88.1%、53.2%,達成難度明顯偏高。再者,協議中也列出不少但書,像是若遇不可抗拒因素或是可歸咎於美方的問題,將造成中方購買量不足等情形。也就是說,當市場狀況或天氣等因素有變化時,農產品實際採購量將難以達標;又或是隱含當美中科技戰升溫,美國對華為的出口禁令將成為中方未達成協議購買金額的藉口。

  至於,造成去年4月美中協商破裂癥結──中國政府對國有企業的補貼與立法落實結構性改革方面,皆未在此正式協議中提及,對智慧財產權與強制技術轉讓雖有些許亮點,如在智慧財產權保護上將採取條件式的有罪推定,以及中方不可再以中國市場為誘因進行正式或非正式的技術轉移,但均缺乏明確的執行細節、認定標準及時間點,僅有方向性的共識,預估這將會是後續第二階段談判的重點。

  就協議內容文本來看,有高達九成以上是美方對中方的要求,以及中方對美方的承諾,也就是中方的退讓遠大於美方,還有金融服務開放幅度優於預期的意外成果(大部分的金融產業外資持股限制最遲將在五個月內開放;在一個月內要接受萬事達卡、Visa卡和美國運通的牌照申請),有利美方在中國市場擴大服務貿易範圍。再加上現行關稅並未隨之調整,中國仍有許多對美出口商品被課徵懲罰性關稅,而美國總統川普更公開表示,關稅手段仍是後續對中談判的重要籌碼等,都似乎符合白宮宣稱第一階段協議是美方「巨大勝利」之說。

  惟就政治面細究去年4月至今的談判角力可發現,第一階段協議雖看似對美國經濟有利,但從中國在結構改革方面並沒有作出明顯退讓,且成功將談判範圍限縮、本次協議又處處留有下台階等情形看來,這場交鋒是美方贏了面子,而中國對美立場鷹派的官員以時間換得空間。

  此一情勢極可能讓中國在未來談判時,採取以拖待變策略迫使有選舉與政績壓力的川普妥協,甚至持續拖延到美國總統大選,以換取新政府會有轉趨鴿派的可能。更何況,貿易戰開打一年多來,中國已陸續降低對美出口的比重,使美國從中國的第一大出口國,退居東協、歐洲之後,多少降低川普調升關稅所帶來的壓力,也避免被迫做出不必要的讓步,例如結構性改革涉及中國國內法律修訂,中方必將以維持國家主權為由,拒絕配合美方要求。

  同理,在美國經濟持續擴張,未出現因中國進口商品關稅調升,所造成的消費動能減損,美國股市對貿易戰的起伏也似乎更有韌性,使川普面對中方不願在結構性改革上讓步時,可以放膽地調升關稅。尤其華府政治圈內的國家安全務實者(national-security realists)仍強烈堅持,美國絕不應為了發展經濟而放棄對國家安全的固守,而這種觀點將與崇尚自由市場經濟的保守主義(conservatism)傳統互相衝突,也使貿易爭端不休將成為美中經貿關係的常態。

  如此一來,在雙方未來皆可能傾向強硬立場的局面下,準備處理結構性議題的第二階段貿易協商將更為棘手。而當前第一階段協議之所以能簽署,也只是去年中國面臨經濟低迷不振、川普飽受農業州選民不滿等政治壓力,才促成了這場雙方各退一步的機緣。

  來源:經濟日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