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社論:台灣防疫措施的傲慢與偏見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2-14 10:40:49
  本報訊/新冠肺炎的全球確診人數已逾六萬人,死亡人數也達一千三百多人,但台灣確診病例仍控制在十八人,低於日、韓、新加坡等鄰近國家。可見,我國的疫情控制確實頗見成效。但在慶幸阻疫有成之外,我們也不能忽略一些不符專業與人道的操作;例如,口罩排隊風波仍未止息,閣揆蘇貞昌竟自誇實名制是「全世界唯一最成功」;武漢台胞仍亟待接運返台,政府卻為陸配及其子女之認定爭議多時,延宕了台胞歸期。

  我國首批武漢台胞自三日返台後,後續接運事宜即因兩岸缺乏共識卡關,迄今已逾十日。近日政府連續發布所謂「陸配子女」的接運條件,一天內四易其詞,從一開始聲稱基於人道親情原則「准許入境」,到後來追加「未成年」、「在大陸無親人照顧」、「父母皆在台」等門檻;到最後,竟又以「當初沒有選擇我國籍,就要自己承擔」為由,全部收回。此一轉折,竟是因網民對陸配及其子女來台感到不滿,而由蔡總統拍板否決;但最後的決策真有比較高明嗎?

  基於醫療人力和檢疫空間的限制,我國當然不可能無限制地接運所有湖北台胞返國,必須有所篩選。事實上,依原先的包機接運計劃,總數也不過在千人左右,不可能誰都上機;根據「弱勢優先」原則,其實無須對陸配子女作出如此細密之區別。但正是因為蘇揆堅持要「政府對政府」溝通,陸委會才會搞得如此繁複,反而耽誤了接運安排。

  當台灣正在爭取世衛組織恢復我觀察員身分之際,蔡政府卻不斷強調要對陸配及其子女採取差別待遇,實是不智之舉。這次全球合力對抗新冠肺炎,為的是維護所有人類的健康;自己國民的健康要顧,並不表示其他國家人民的健康須退居其次。何況,一些陸配子女未取得中華民國國籍,並不是因為他們選擇放棄,而是他們還在苦苦等待許可。蔡政府原不需要在此際將這個問題端上枱面,卻為了迎合喧嘩的網民而不智地做了,難道不怕留給各國「歧視」的印象?

  且看法國從武漢的第二次撤僑行動,飛機上的二五○人中,只有六十四人是法國公民。其余人員分別來自卅個國家,包括歐洲的瑞典、捷克,中南美的墨西哥、巴西,非洲的盧安達,高加索的喬治亞等。抵達之後,法國公民留在南部的度假村接受隔離,他國公民則送至軍事基地檢疫。這就是法國在疫情蔓延中向世界展現的大愛;相形之下,台灣卻把國民當成仇中對抗的籌碼,把陸配當成歧視的對象。

  台灣一線醫護及防疫人員這次在防疫中的表現,大家有目共睹,也深受肯定。相形之下,行政部門掌握口罩供需已顯示是失效及無能,政府高層卻仍表現出高度的傲慢,自詡為「世界最成功」,除了厚顏,也毫無自知之明。事實上,比較「鑽石公主號」和「寶瓶星號」兩艘郵輪的遭遇,即不難明白我方確實更為幸運。日本的鑽石公主號船上三千六百人有二一八人確診,而寶瓶星號的一千多人卻能全數歡喜下船,主要是鑽石公主號既知有人染病,日本只能封船逐一篩檢;相對而言,寶瓶星號僅抽檢了一二八名旅客,即全部放行。這顯非台灣的醫療水準超越日本,而是純粹運氣更佳。

  此外,政府有些禁令確實摻有偏見。例如,大陸與港澳居民除極少數例外一律禁止來台,即非理性決策。在這種情況下,就發生不少荒謬的事例。譬如,一名在台灣研究機構任職的大陸學者趁年假到南非旅遊,回程竟因持大陸護照被拒絕入境。又如,一駐台外交官的配偶為陸籍,兩人返國度假,如今卻發生一人回台、另一人無法入境的窘境。

  防疫要對抗的是病毒,要保護的是人民的健康。在此過程中,我們不要讓傲慢和偏見蒙蔽了理智和心靈。

  (來源:聯合新聞網)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