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社論:當善意不被珍惜,兩岸只剩鷹派在歡呼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9-16 08:02:15
  本報訊/一波三折之後,國民黨因等不到央視主持人李紅的道歉,決定不以政黨形式參加一年一度的「海峽論壇」,由王金平率團出席之事就此作罷。在兩岸關係日漸僵峙之際,國共海峽論壇的觸礁,不僅是國共關係的下挫,更顯示兩岸交流的善意橫遭抹殺。此刻,為這個結局感到振奮的,恐怕只有兩岸的鷹派了。
 
  國民黨在出發前一刻決定打住,顯然是不得已之計。最初,是陸委會全力杯葛恫嚇,搬出法條三禁五管;俟邀請王金平率團與會,又因他剛會晤過蔡總統而引發內部質疑。更糟的是,臨出發前,央視主持人李紅發出「這人是來求和」的視頻,瞬間矮化了國民黨與會的地位。在反覆交涉後,央視或李紅皆拒絕就此道歉,國台辦也僅私下表示他們無法影響中宣部。至此,國民黨最後的善意也失去支撐,只能喊停,以免里子面子雙失。

  值得注意的是,對於李紅「求和說」的失當發言,大陸國台辦乃至中共當局為何採取消極的態度,不要求她或央視作任何道歉之表示?李紅長期主持「海峽兩岸」節目,照理應該相當理解台灣政治與兩岸關係的敏感;此際她卻用貶抑之詞來形容王金平之與會,直間接也讓國民黨極其難堪,難道不該公開道歉?但據稱,中共相關部門卻以「求和說」頗獲網民認同,而無法要求李紅致歉。曾幾何時,中共的大政決策竟也以網民意見為依歸,而不是遵循專業判斷?又或者,大陸的鷹派勢力正在抬頭,迫使北京必須給台灣一點顏色看看?

  可能的原因之一是,在大陸的觀感,善變的王金平並非一個可尊敬的代表,因而不積極樂見他代表國民黨出席。這點,團長人選不受信任,恐怕是江啟臣的責任,顯示他未積極挑選最適代表,亦未善用管道與對岸溝通。另一個可能原因是,江啟臣出任主席後在兩岸政策出現游移,讓中共當局感到不悅,因而藉機給他一點難堪。如果是後者,則不免失之小器。江啟臣過去對兩岸關係並不嫺熟,至少他在試圖磨合,調整思維方向。中共若企圖用海峽論壇的舞台對他構築高牆,並不明智;一旦操作不當,將使兩岸僅存的互信一敗塗地。

  當民共關係已經勢同水火,倘若國共關係也陷入低迷,兩岸的關係要如何維持,將是難上加難。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兩岸間目前一種奇特的社會心理狀態:民進黨近年來在兩岸之間頻頻製造的各種摩擦和杯葛,已引發兩岸人民的彼此嫌惡乃至仇視,這在網路上的你來我往尤為明顯。但民進黨所製造的問題,若要由主張交流的國民黨來概括承受,當然是不對稱的責任,也是不可能的任務。當兩岸的裂痕深到一個程度,民間的嫌惡感已失去政黨與責任的針對性,只顧彼此惡意叫囂,那就更糟。在這樣的時刻,中共放任網民的情緒發酵,在「求和說」一事上未積極處理,結果無異在幫民進黨打擊國民黨;那麼,未來兩岸的和平關係要靠誰維繫?儘管新黨或親民黨代表將出席海峽論壇,但他們在台灣政治上能發揮的作用有限,這也是現實。

  國民黨宣布放棄出席海峽論壇時,民進黨開心地笑了。閣揆蘇貞昌還加踹一腳說:「被羞辱還要派人去,國人會是什麼印象?」這正是民進黨對付中共的不敗哲學:他們負責製造兩岸衝突,強力反對ECFA和服貿協定,卻把維持兩岸關係和爭取經貿優惠的責任統統推到國民黨身上,還一邊罵他們「舔共」。國、共兩黨如果無法將自己從這樣畸形的不等邊三角關係中解套,兩岸關係終將成為民進黨的玩物。

  只因李紅一句失言,國共關係陷入僵局,是親痛仇快的事,也顯示兩岸關係極缺乏互信與底氣。在台灣,民進黨見縫插針,喜形於色;在大陸,主戰的鷹派人士想必也不在意。但在兩岸主戰派都得勢後,還有人在乎和平嗎?

  (來源:聯合新聞網)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