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是非集--錯把間諜當志工

http://www.cntimes.info 2020-10-16 07:47:02
(資料照片)
 以前冷戰、熱戰時代,我們都把臥底的軍方人員,叫做「特務」,也就是「特殊勤務」的簡稱。這個字眼乍看起來,原本應該沒什麼威脅性,反倒像是部隊、單位的值日生、打掃工,公差服勤清廁所之類,不起眼的雜役。猜想起來,或許就是因為「特務」工作太敏感、太神秘,所以故意輕描淡寫,取一個不會被人注意的字眼,好在文書上、業務上,掩護身分。後來普及化、刻板化之後,我們就習慣把幹這一行的,通通叫做「特務」,當然也就帶了負面、醜化的意味。

 如此說來,咱們現在派去對岸做臥底的,還真叫做「特務」了!只是這種特務,是帶著某種文本回歸的趣味,意思是活像部隊、單位的值日生、打掃工,公差服勤清廁所之類的「特殊勤務」。因為他們看來,既不敏感、也不神秘,幹起這一行,好像以為自己是在做什麼不起眼的雜役,所以對於敵人,還真的沒什麼威脅性,輕描淡寫地,很快就抓得到。甚至抓到了,還讓他們上電視,坦白從寬,說他們收了台灣情報當局多少錢等等。情報工作,好似變成了志工兼差,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要知道,自古以來,最難稽核的,一種就叫「情報費」。這種錢,來無影,去無蹤,一旦追查起來,全部就是用「機密」一詞來當遮羞布。如果這些上電視的「志工」是被誣陷的,那另當別論;否則,他們指證歷歷,泰半都是收了此間情報當局的業務費,表現得卻是業餘打工的水準或心態,那麼我們該有理由懷疑,咱們的情報單位,是不是也只在千方百計,報銷預算而已!正因為每年編了錢,不能不衝執行率,於是找來一群門外漢,做一些「特殊勤務」的雜役,拿公帑騙吃騙喝而已!

 姑不論這錯把間諜當志工,所造成貽笑大方的觀感;更重要的,到底攸關國安的情報工作,現在還有沒有在認真佈建?對岸的各項政治、軍事內幕,我們究竟掌握了多少?還是跟多數衙門一樣,混吃等死,上下交相賊,只看著政客們每天胡說八道,以為用掃把就擋得住解放軍?以為靠教召就算是全民皆兵?人家敢把抓到的特務,秀到電視上,便表示徹頭徹尾,沒把此間情報工作放在眼裡。這不是一項警訊,又是什麼呢? (作者復湘,台灣資深媒體人)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