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社論:美國總統大選的另類想像

http://www.cntimes.info 2020-10-18 10:28:14
  本報訊/據工商時報報導,10月上旬,美國有三個重磅的政治新聞。國人熟知的是,震驚全世界、美國總統川普感染新冠病毒、入院出院,重返白宮,以及大選前唯一一場的副總統辯論會。國人並不熟知的則是,聯邦調查局破獲一個重大案件,13個企圖綁架密西根州長的白人極端主義者,因為想要綁架民主黨籍州長惠特默女士被逮捕,消息一出,震驚全美國。

  在第一次總統辯論會後,美國總統川普感染病毒入院,目前雖已回到白宮,但由於他不願接受遠距的視訊辯論,而民主黨的總統參選人拜登則以川普曾經確診為由拒絕,主辦的美國總統辯論委員會已經正式取消第二場次的辯論。如果雙方僵持不下,原訂月底的第三個辯論場次,一旦沒有共識,則10月上旬副總統的政策辯論會,將是11月3日大選前,最重要的政見辯論會。

  由於川普總統第一次辯論時,被福斯新聞台記者問到,要不要公開譴責極右派的民兵組織,並具名點出(極右派)“驕傲男孩”(Proud Boys)的情況下,他所說出“退後,準備好”("stand back and stand by")的呼籲,以及要求所有民主黨籍州長“開啟州”、“開放學校”的聲明,被連結到民主黨密西根州州長的預謀綁架案。

  這足以凸顯出執政的共和黨和在野的民主黨,面對過去半年風起雲湧的黑人民權運動,激烈對立的政治態勢,向上延燒到總統大選,而且呈現幾乎失控的狀態。因為,一旦自發性的激進團體組織人士自認為,已經接收到“準備好(就自己採取行動)”的信號,則任何政治人物都無法預期最後會發生什麼事情,而這在合法擁有槍械的美國,情況可能更加嚴重。

  相對而言,10月初的副總統辯論,之所以引人注目,並不是因為這是唯一一次的副手過招,而是因為無論川普連任或拜登當選,都是古稀之齡,川普染疫,而拜登年近8旬;因此,現任的彭斯副總統和民主黨的賀錦麗參議員,做為未來可能的“備位元首”,稍有差池,就可能接任總統的職務。

  就共和黨的接班梯隊而言,滿頭華髮、現任副總統彭斯(1959年出生)的資歷完整,眾議員與州長(只做一任四年)的政治歷練與法學專業,無論是四年或八年的副總統,加上是虔誠的基督教福音派信徒,反墮胎、反同性婚姻、支持擁有槍械的純正共和黨人,已經站在黨內接班的制高點上,未來有意問鼎大位者,無人能夠輕忽。而當前曝光率、尤其是國際能見度,遠超過副總統彭斯的人,則莫過於1963年出生的國務卿蓬佩奧。西點軍校畢業,曾任中央情報局局長,這兩年鋒芒畢露,是一位“非典型”、“戰狼”等級的國務卿。

  就民主黨的接班梯隊而言,做為愛爾蘭後裔、天主教徒的拜登所選取的副手,賀錦麗未來想擠進2024年的行列,其實並不容易。從加州的檢察官到檢察總長、乃至於六年參議員才剛做四年不到的資歷,能夠雀屏中選的原因在於:女性、少數族裔(牙買加與印度)、中壯年(1964年出生)、與拜登過世的長子是加州同僚與舊識,以及過去半年盛逢其會的反種族歧視社會運動。

  然而,如果就少數族裔來說,由於賀錦麗的父母親都是學術與社會精英,夫婿是白人,自己更是少數族裔的上流社會出身。更重要的或許還是,合計占全美人口超過30%的非洲裔和拉丁裔選民,有沒有將她當做“自己人”,在這次“不讓川普連任”的共識下,不會出現這樣的問題。但如果拜登落選,放眼2024年大選的黨內競爭,少數族裔的“根正苗藍”(民主黨是藍色)與否,以及她的政治資歷和聲望,恐怕仍有待後續的觀察。

  特別是,民主黨的女性政治人物,人才濟濟;且地方行政首長的政府治理,終究是要比國會議員的問政,要來得更接地氣,體察民意。白人女性州長們不算,芝加哥市長和亞特蘭大市長,兩位非洲裔女士,在過去半年的社會運動當中,勇於對抗聯邦政府派部隊進駐,而受到媒體青睞。

  回顧10月上旬美國的三件政治大事,不論11月的大選結果如何,未來十年或甚至20年,美國的政黨對立不但會更加激烈,也更無法面對面進行溝通。尤其是,極端主義者預謀綁架州長案,對於兩大政黨的基本盤選民來說,說不定還只是大家各擁其主,天經地義。當共和黨指控的共產主義者,以及民主黨不能接受的白人至上種族主義者,都成為選民根深柢固的意識型態,就不再能用是非和對錯加以衡量。這是美國式民主的政治危機,也是世界各國政府目前憂心忡忡的根源;由於美國總統選舉的結束,未必是美國民主危機的最後盡頭,我們只能靜觀其變,坐等大選的結果!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