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赤琰:香港外國記者會明知故犯挑戰底線

http://www.cntimes.info 2018-08-08 15:18:21
  香港外國記者會(FCC)邀請“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本月中旬到該會發表演講,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聯絡該會,申明有關做法並不適合,要求取消該場演講;但外國記者會卻以言論自由為借口,拒絕接納要求,並說陳浩天的意見不代表該會,該會不持立場,反對或支持者可在會上各自自由發表意見。

  特首林鄭月娥得悉FCC的決定後,公開表示對該會的一意孤行感到可惜和遺憾。前特首梁振英也在自己的社交網站內撰文,批評FCC的做法絕對是踐踏國家安全的“紅線”。言下之意是特區政府可禁止FCC舉辦這次活動。

  不容在港搭建宣“獨”平台

  本文試就新聞自由與言論自由的角度,論述FCC舉行“撐獨”演講不但並非行使該兩項自由,恰好相反,是破壞了這兩項自由。因為這兩項自由絕非讓任何人或團體可為所欲為,更非沒有限制,在涉及國家安全的前提下,任何國家或地區的政府都可以限制這兩項自由。

  保安局局長早前引用《社團條例》考慮禁止“民族黨”運作,理由是該組織搞“港獨”活動,而且是有綱領、有組織、有資金、有行動,該組織甚至表明為達主張不惜以武力抗爭。政府有關部門花了兩年多時間收集該黨的“港獨”言行,並整理成長達782頁的證據,而給予陳浩天的申述期,亦由原本的21天延長至49天。

  警務處花費大量人力、物力、時間得出“民族黨”危害國家安全的結論,才建議保安局局長禁止該組織運作,可見政府保障結社自由的態度何其嚴謹。因此,不論是本港居民或外國來客,理應表揚特區政府尊重結社自由的表現;即便不表揚,也應該表示認同,這才是持理性的態度。

  現在FCC不作如是看,反而將自己置於政府的對立面,在自己舉辦的午餐會上為陳浩天搭建一個“港獨”講台,讓他有機會登上國際媒體。這樣一來,FCC已將自己置於無可申辯的困境,難以用“新聞自由”與“言論自由”來為自己開脫“不適當”的行為。

  本來,面對這麼敏感的政治議題,作為客人,要不是有敵視的態度,理應客氣一點,事先徵詢當地政府的意見,徵詢不是“叩頭”,是應有的尊重。若然,便可摸清政府的“底牌”,不必搞到現在雙方“騎虎難下”的處境,這便是林鄭所言“可惜”是耶!這一句可惜,筆者解讀為如果FCC不取消該場演講,事件肯定會有下文。

  世界各地政府當面對危及國家安全的前提時,都會對各種自由採取不同程度的限制,更不會讓“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當作破壞國家安全的擋箭牌。就拿美國為例,當“911”事件後,當地國家安全面臨嚴峻威脅,什麼言論與新聞自由,甚至學術自由一概進入“嚴冬”,媒體無人敢邀請“恐怖分子”(甚至是嫌疑恐怖分子)訪問並作出報道,連大學教伊斯蘭教課程的教授也要“人人過關”,授課資料受檢查,講課受監聽,有人還因為有鼓勵恐怖主義之嫌而被“炒魷魚”,記者私下訪問“恐怖分子”也會“格殺勿論”。由此可見在國家安全的前提下,對個人或社團自由一點也不容寬鬆!

  過去沒有人或組織敢於公開宣揚“港獨”,令社會未能及時察覺“港獨”的禍害。可是非法“佔中”之後,“本土自決”“港獨”思潮開始冒起;2016年的旺角暴亂更有不少“港獨”分子因幹犯暴動罪或相關刑事罪行被判刑,可見“港獨”分子的危害性不單局限於“播獨”,還涉及組織、發動暴力行動。在這情況下,“港獨”對國家安全的危害,已提升到危險級別。特區政府依法遏制“港獨”,實在是“港獨”分子咎由自取的。

  珍惜現今地位懸崖勒馬

  現在有人糊裡糊塗以所謂的言論自由、結社自由為“港獨”言行、為“港獨”組織開脫,須知在國家安危的境遇下,自由沒有空間。值得一提的是,近日哈佛大學一位政治學教授在其新著作中論述中美走向戰爭的趨勢,其中一個引發戰爭的導火線是“港獨”分子滋事,特區政府向中央政府請求駐港解放軍協助維持社會治安,台灣當局見狀立刻宣布“台獨”,美國挺身而為“港獨”“台獨”護航,因而引發中美全面戰爭。

  由此可見,“港獨”“台獨”在美國學者眼中已然成為中美開戰的導火線,處此情況下,FCC作為一個媒體組織,不可能不知道“港獨”“台獨”對中國國家安全、領土完整構成重大威脅。FCC明顯是明知故犯,希望在“民族黨”被取締前,為陳浩天搭建一個“舞台”,讓他一躍成為備受國際關注的香港政治人物,將他打造成“港獨英雄”。FCC的用心是否希望藉國際輿論向特區政府施壓,迫使保安局局長取消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的決定?或是否藉此來醜化特區政府?

  香港基本法對新聞自由提供了有力的保障,外國媒體的駐港記者可以隨意進行合法的採訪;回歸後,特區政府准許外國記者會這個媒體從業員“聯誼”組織繼續運作,故FCC應該要珍惜在港成立機會,切勿不知自律“干預”中國內政,及早懸崖勒馬,與“港獨”分子劃清界線。

  來源:大公報 作者:鄭赤琰 原香港中文大學政治系主任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