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民撰文闡明香港打造“第四國際中心”的謀與動

http://www.cntimes.info 2018-09-03 11:44:09
  本報訊/今年是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頭。四十年間,香港抓住內地改革開放的歷史機遇,成功地把製造業遷往內地,藉機發展現代服務業,轉身成為國際金融、貿易、航運三大中心。如今,香港迎來了又一次歷史機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香港有沒有可能打造第四個“國際中心”?近日,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在中共中央黨校主辦的《學習時報》頭版頭條發表文章:《把握粵港澳大灣區發展機遇 攜手打造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全面闡述了大灣區建設給香港帶來的歷史機遇,深刻分析了香港建設國際創科中心可行性,並指出了香港建設國際創科中心應該把握好三對重要關係。讀之令人眼前一亮,心頭一熱,思路豁然開朗。

  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將給香港帶來哪些機遇?近兩年來眾說紛紜。但最大最重要的機遇莫過於建設國際創科中心。王主任的文章全面深刻地闡述了香港打造國際創科中心的謀與動,值得香港各界人士用心閱讀、深入思考。

  認清“兩個勢頭”,謀定後動

  一個地方能不能在競爭中占據主動地位?取決於對發展大勢和自身優勢的科學判斷、精准把握。找准“兩個勢頭”的結合點,並在結合點上找出路。這個過程就是“謀”。王主任的文章從發展大勢和香港優勢兩個角度分析,體現出“謀”的深遠。

  先看發展大勢。當今世界,創新科技已成為各經濟體競相發力的地方,中國也不例外。中共十九大明確宣示,中國將大力推動高質量發展。高質量發展要依靠創新科技。王主任文中指出:“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是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國家戰略,是中央從國家發展全局和‘兩個建設好’的戰略高度支持港澳與廣東這塊改革開放前沿陣地在共融中實現共建共享共贏的重大決策部署。”前不久中央召開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會議,強調“要積極吸引和對接全球創新資源,建設‘廣州─深圳─香港─澳門’科技創新走廊,打造大灣區國際科技創新中心”,這都是香港打造國際創科中心的有利條件,是發展的大趨勢。

  再看香港優勢。王主任用大量事實和數據,分析了香港創科的良好基礎。具體表現在:高等教育發達、國際化水平領先、市場體系健全、資本市場發達、知識產權保護完善、資訊流通便捷。比如:香港大學等多所大學躋身全球百強、亞洲前十,港區擁有國家兩院院士44人;科技部已累計批准在港建立了16家國家重點實驗室、六家國家工程技術研究中心香港分中心;香港科學家在過去五年共獲得國家科技獎勵33項,其中包括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和國家自然科學一等獎。不僅創科資源富集,香港的創新機制與國際接軌,在對接全球科技創新體系、吸引世界優秀科技人才、促進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等方面具有比內地城市更為優越的條件。這些事實表明,建設國際創科中心,香港不缺資源,缺的是整合。香港如能將優勢資源與大灣區其他城市整合,就能產生規模效應和乘數效應,創造出新優勢。

  把握“三對關係”,務實求效

  王主任將近四十年來,先後在閩、港、京、澳四地工作過,對建立國際創科中心有著深刻的研究,他在文章中闡述了需要把握好“三對關係”:聚焦國家大局與香港實際、傳統優勢與新的優勢、當務之急與根本之策,闡明了建設的關鍵點,體現出“動”的務實。

  “發揮香港所長和服務國家所需的關係”著眼於全局與局部的互動。香港社會曾經有一種說法,認為香港參與大灣區建設僅僅是“完成國家任務”,暗示對香港並無益處。這種說法是偏頗的。大灣區建設固然是國家所需,也是香港所需,並能發揮香港的諸多優勢,造福港人。王主任文章分析梳理回顧了香港發展歷程後認為,香港發展的每一步都和國家緊密相連,“國家所需”成就香港、“香港所長”貢獻國家,當“香港所長”與“國家所需”緊密結合時就會迎來香港發展的黃金時代。文章釐清了二者的互動關係,分析客觀,事實準確,令人信服。

  “打造國際創科中心和鞏固傳統三大中心地位的關係”著眼於歷史與未來的共鳴。王主任文章認為,這二者關係並不矛盾。一方面,打造國際創科中心,通過圍繞創科產業鏈部署創新鏈、完善資金鏈,有助於激活和提升香港傳統優勢產業競爭力,帶動三大中心進一步向高增值方向發展;另一方面,香港活躍的資本市場、成熟的貿易體系、完善的法治環境等傳統優勢,也為發展創科產業特別是加速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提供了堅實基礎和有力支撐,使香港建設國際創科中心具備了先天條件。因此,二者之間是增量與存量、促進與支撐的共生關係,相得益彰、相輔相成。這一判斷基於對創新過程全面分析得出的,站得高,看得遠,符合實際。如果今後能夠處理好這二者的關係,就能把香港的創新要素激活、把優勢放大。

  “加快科技人才引進和改善創新科技生態的關係”著眼於當下與長遠的對接。科技人才是創科發展中最重要、最寶貴的戰略資源。王主任文章認為,加快科技人才引進是在短時間內快速提升創科能力最便捷、最有效的途徑。同時,要改善科技人文環境,加強創新文化建設,厚植創新創業沃土,立足長遠增加科技人才源頭供給。他強調“走捷徑”,又強調“重培育”;既聚焦當務之急,又著眼長遠之策,具有很強的前瞻性、針對性和可操作性,讀後給人以許多啟迪和思考。

  (來源:大公網)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