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稿:大灣區朦朧 港人看不清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3-10 11:42:51
  本報訊/《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上月公布,香港社會支持與反對加入大灣區的爭議升溫,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以“蘇州過後無艇搭”形容大灣區對香港的意義;她提醒香港人:時間不等人。

  2015年中國有關“一帶一路”的國家文件中首次提及“粵港澳大灣區”(簡稱“大灣區”)。2017年,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將“大灣區”納入政府工作報告中,具體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簡稱《綱要》)上月正式公布。

  港人對大灣區並不陌生,而且早已走進大灣區。50歲以上的港人喜歡高唱羅文(已故歌星)的《獅子山下》,也懷念“獅子山下精神”。上世紀70年代香港社會貧窮,草根階層透過自強不息,努力爭取更好生活。部分港人當時開始走進珠三角,投資“三來一補”企業。

  “三來”是指“來料加工”“來樣加工”及“來件裝配”,“一補”則是指補償貿易,即在改革開放初期嘗試性創立的企業合作貿易形式,外資企業享有與內資相同的稅務優惠補貼。

  制衣集團主席Eva受訪時表示,她能夠深深體會到香港人當年的拼搏精神:在英國的管治下,沒有根、沒有國家的港人求存奮鬥。這種“單打獨鬥”的精神幫助Eva克服困境,邁向成功。

  “前店後廠”不合時宜 “前台後室”發揮香港優勢
中國科學院院士、香港大學城市規劃及設計系講座教授葉嘉安指出,香港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以“前店後廠”模式,推動了珠三角製造業和香港生產性服務業的繁榮,影響和貢獻巨大。

  “然而,自2000年以來,香港的‘店’和珠三角的‘廠’,功能都出現問題,雙方必須尋求新的經濟發展和合作模式。”葉嘉安指出,全中國甚至光是珠江三角的內需,已儼然成為全球矚目的消費市場。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後,大陸經濟急起直追,2013年躍升至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深圳市GDP(國內生產總值)最近更首次超越香港。

  葉嘉安認為,隨著世界經濟重心從歐美移向大陸,香港應把握這個龐大的內需市場,以及大陸從外資接收國轉變為外資輸出國態勢所產生的機遇。

  他說:“我們不要活在過去,以為珠三角還是以前那般落後。我們應該趁香港還有點利用價值的時候,積極參與大灣區的發展和建設。”

  葉嘉安指出,《綱要》可能是香港發展的“最後機會”,港人要好好把握。“其實香港已經落後很久,我們已經錯過工業3.0(信息工業),不應該再錯過4.0 (物聯網和人工智能)。”

  事實上,葉嘉安過去40年曾主持並參與香港同珠三角發展的多項研究,1994年已發表文章提出香港急切需要發展高科技產業,但在“自由放任政策”下,港府一直不願意干預相關前瞻性的規劃與研發活動。

  葉嘉安建議香港積極推動服務經濟,採用新的“前台後室”模式。其中,香港的生產性服務業可在珠三角設立“前台”開辟市場,香港則作為“後室”,為大陸龐大的經濟體系提供服務。

  香港還可發揮“一國兩制”的優勢,立足於國際化視野和完善法治的環境,幫助珠三角企業向海外拓展,也積極引進海外高科技企業到珠三角投資,搭建新形勢下內聯和外聯的“橋梁”。

  另外,充分利用香港各大學在世界的排名和科研優勢,把香港的大學科研與珠三角的高新製造業緊密結合,提升大灣區的現代高新製造業,成為世界級新矽穀。

  大灣區規劃引發雜音

  過去數年,香港建制派人物推動以大灣區為名的組織,有如雨後春笋般冒出,但以港青為主的本土派,則反對香港加入大灣區,部分學者也不滿香港“被規劃”,認為“大灣區”跟香港傳統以市場為發展導向的理念不同。

  《綱要》裡出現“國家”兩字達66次,從“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國家重點實驗室”及“國家級科技成果孵化基地”的分類,可看到各城市未來角色都已由北京分配完畢。香港本土派和部分學者因此質疑“這種國家級的規劃,會有多少經濟效益”。

  大灣區是要讓香港深度融入大陸的國家體系中,不單是經濟、金融、創科的深度合作,還包含民生、醫療、福利等,最重要是民心共融,營造港人不再獨唱《獅子山下》,加入合唱《共同家園》的氛圍。

  去年7月,粵港澳大灣區青年共同家園籌委會推出大灣區主題曲《共同家園》,由譚咏麟、容祖兒、李克勤、袁婭維、李聰等26名陸港歌手一起“唱好”大灣區,結果是有人歡喜有人存疑。

  對於歌詞受到部分網民議論,負責填詞的向雪懷感慨地說:“不值得回應(批評),所以我沒有facebook(面簿),眼不見為清靜。哪有完美世界,日日帶著仇恨生活,有意思嗎?”

  對於香港出現一些反對大灣區的聲音,特首林鄭月娥提醒:時間不等人。她用“蘇州過後無艇搭”來形容大灣區對香港的意義。

  大灣區政策陸續出台

  北京發布《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後,港人普遍批評其“有框架無具體”。特首林鄭月娥出席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會議後表示,會上通過了八項便利港澳居民的政策,其他政策正在研究中。

  到北京出席中國兩會(全國人大與全國政協年會)的港區代表稱,主管港澳事務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韓正透露,很快便會公布30項大灣區規劃細節。

  《綱要》有關港澳項目

  《綱要》中不少項目已非常具體,當中可分列成202條,分工很細,而部分與港澳關係最密切的內容包括:

  支持港、澳、穗、佛山(順德)弘揚特色飲食文化,共建世界美食之都;研究開展非急重病人跨境陸路轉運服務,探索在指定公立醫院開展跨境轉診合作試點;研究設立為澳門人在橫琴治病就醫提供保障的醫療基金。

  研究開放港澳中小學教師、幼兒教師到廣東考取教師資格並任教;研究賦予在珠三角九市工作生活並符合條件的港澳居民子女,與大陸人同等接受義務教育和高中階段教育的權利。

  鞏固和提升香港的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和國際航空樞紐地位,強化全球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地位、國際資產管理中心及風險管理中心功能。還要推動香港在金融、商貿、物流、專業服務等向高端高增值方向發展,大力發展創新及科技事業,培育新興產業、建設亞太區國際法律爭議解決服務中心,打造更具競爭力的國際大都會。

  另外,推進“廣州—深圳—香港—澳門”科技創新走廊建設,探索有利於人才、資本、信息、技術等創新要素跨境流動和區域融通的政策舉措,共建粵港澳大灣區數據中心和國際化創新平台。

  鼓勵粵港澳企業和科研機構參與國際科技創新合作,共同舉辦科技創新活動,支持企業到海外設立研發機構和創新孵化基地,鼓勵境內外投資者在粵港澳設立研發機構和創新平台。

  向港澳有序開放在廣東建設布局的重大科研基礎設施和大型科研儀器;支持粵港澳有關機構積極參與國家科技計劃(專項、基金等);支持粵港澳企業、高校、科研院所共建高水平的協同創新平台,推動科技成果轉化。

  文化方面,充分發揮香港影視人才優勢,推動粵港澳影視合作,加強電影投資合作和人才交流,支持香港成為電影電視博覽樞紐;支持粵港澳高校合作辦學,鼓勵聯合共建優勢學科、實驗室和研究中心。

  大灣區利港政策

  ① 港人在大陸境內逗留不足24小時不計算1天

  ② 擴大境外人才所得稅補貼

  ③ 廣東省的事業單位將公開招聘港澳居民

  ④ 港澳青年可獲廣東青年同等的政府補貼

  ⑤ 港澳高校和科研機構參與廣東省科技計劃

  ⑥ 港澳居民出入境便利化

  ⑦ 港人可駕車利用港珠澳大橋前往廣東

  ⑧ 減少粵港兩地海關貨物清關時間

  李氏父子vs黃氏父子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出台後,港人對於在大灣區的發展仍存疑,不敢妄動。最熱門的討論是:到底相信誰、跟誰走?其中一個方法是看“大孖沙”(富豪)們的動向。

  過去數十年,港人大多相信“超人”李嘉誠的投資眼光,可惜他已退休。今年1月,他在長和集團周年晚宴上沒上台發言了,只在台下簡短答覆記者,強調今年世界經濟環境複雜,呼籲大家要小心。

  李嘉誠的接班人、長和主席李澤钜在發言中雖提及大灣區,但只是官樣文章。他說:“展望新一年,相信大型經濟建設如一帶一路及大灣區的成果會日益顯現,為國家帶來更多新機遇。”

  本月4日,李澤钜出席中國全國政協會議時,匆匆又說:“香港人那麼聰明,大灣區一定有很多商機。”當記者追問是否意味著長實會大力在大灣區發展時,他沒有回答。

  李澤钜所指的“香港人”是不是也包括他自己?港人至今仍在猜測:到底李澤钜是“挖苦”還是“表態”?

  多名香港富豪例如嘉華的呂志和、新世界的鄭家純等,都已表明支持大灣區發展,最積極者應是已故新加坡首富黃廷方的長子黃志祥,他不但在言辭上力挺,更出力支持,參與成立了大灣區共同家園發展基金。

  大灣區共同家園發展基金於2018年3月在香港註冊,董事成員包括華潤董事長傅育寧、招商局集團總經理付剛峰、粵海投資董事長黃小峰、中銀投資董事長黎曉靜、建銀國際董事長洪一,港資唯一代表就是信和主席黃志祥。

  大灣區共同家園發展基金旨在支持香港科創發展,促進“再工業化”和改善民生,協助香港優勢產業於灣區發展,並與廣東及澳門等地企業和機構攜手,參與大灣區建設,構建理想的共同家園。

  該基金旗下的“大灣區青年公益基金”,則將全力支持大灣區建設,啟動一系列青年項目及活動,包括資助香港青年團體在大灣區設立青年服務平台,推出交流及實習計劃等。黃志祥的兒子黃永光擔任該基金主席。

  黃志祥父子不但下了重注在大灣區,而且更傾力支持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當記者問黃志祥是否支持林鄭連任時,他多次表示“當然支持”,還竪起姆指盛贊“林鄭最好”。

  來源:《聯合早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