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志”變臉記:為搶議席棄“自決” 難掩“港獨”本質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1-13 14:21:56
  本報訊/據大公報報道,“香港眾志”日前在社交網站公布,把組織設立宗旨“推動香港民主自決”改為“推動香港的民主與進步價值”。距離立法會換屆選舉僅余九個月,“眾志”這次宣布“轉軚”,企圖消“獨”入閘的黃之鋒之心,路人皆見。“眾志”成員過去曾多次因“自決”政綱違反基本法,被取消選舉提名資格,如今突然罕有地在一月舉行成員大會(過往通常在四、五月)改政綱,背後的“眾志”變臉記,你不能不知。

  為搶議席棄“自決” 難掩“港獨”本質

  2016年上半年,多個路線激進的新政治團體接連冒起:鼓吹“暴力”、“港獨”的“本土民主前線”(本民前)參加該年二月立法會新界東補選,被視為“政壇第三勢力”;路線相近的“香港民族黨”(民族黨)三月宣布成立,狂言在社會各方面建立勢力。緊接著的四月,由“學民思潮”等反國民教育及違法“佔中”團體頭目糾集而成的“香港眾志”(“眾志”)成立。與立場極端的“本民前”、“民族黨”不同,“眾志”的成立顯得充滿計算:精心設計的名稱及標誌、聲勢浩大的發布會及初創成員陣容、在新舊泛暴派路線之間兩頭下注的“自決”政綱、成立時已對未來選舉諸多部署的野心……

  曾揚言“港獨”是“自決”的選項

  在極端政團“掩護”下,“眾志”猶如淹沒在煙霧中,其政綱違反基本法的本質,當時並沒引起太多人留意。那年立法會選舉,當“本民前”梁天琦、“民族黨”陳浩天被取消提名資格(DQ),“眾志”曾高調發聲明,為梁、陳被DQ“打抱不平”,揚言“港獨”是“自決”的選項。吃著“人血饅頭”的羅冠聰,為成立不足五個月的“眾志”贏得一席。之後羅冠聰宣誓就職時肆意“加料”及變聲,被法院裁定宣誓無效,喪失議席。

  人前聲稱對“理想”寸土必爭的“眾志”,以法律費高為由不上訴,變相使補選提早舉行,但其實當時泛暴派已有眾籌打官司的伎倆。法庭在該案中結合人大釋法判詞,初步在本地操作層面確立“自決”違反基本法標準。

  2018年1月,“眾志”常委周庭在補選中因“自決”政綱違反基本法被DQ。當時“眾志”低調删除其官網“以‘民主自決’作為最高綱領”等字句,但顯然“太假”。六月,“眾志”又稱“參選大門已關”、要“由政黨轉型民間團體”。不過泛暴派於四月秘密協調2019年區議會選舉名單時,“眾志”多人榜上有名。

  去年區選時,“眾志”為搶議席手段盡出,從同一選區同時派出Plan B,到隱瞞“眾志”聯繫,再到徹底避談“自決”政綱,可謂無所不用其極。不過違法就是違法,要付出相應代價。最終報稱代表“民主派”、避提“香港眾志秘書長”身份參選的黃之鋒提名無效,是去年區選唯一因非真誠擁護基本法而被DQ的人。選舉主任亦引用高院裁決,提到“眾志”和黃之鋒主張的“不具實際憲制效力的‘自決’”,同樣違背基本法。

  直到近日,“眾志”決定放棄“自決”政綱,組織設立宗旨改為“推動香港的民主與進步價值”。“眾志”棄甲時機,正值台灣地區領導人選舉結束,有網友笑言,“眾志”不如直接改名“香港民進黨”好了。短短四年間,“眾志”左右搖擺、立場飄忽,為選舉利益不斷變臉。到底“眾志”的哪一面、哪一句才是真的呢?

  “眾志”前身之一是“學民思潮”,在2011至2012年反對國民教育行動中,博得不少眼球。當年的行動“成功”把年輕人肆意違法、施暴的行徑“英雄化”、“光環化”,但殘酷的現實證明,這些“機會”往往只屬於個別“叫人衝、自己松”的“學生領袖”,更多年輕人只能淪為炮灰、棋子、工具,最終自食其果。

  充當“佔中”馬前卒

  在反國民教育行動中藉絕食、占領等手段嘗到甜頭的“學民思潮”,又在違法“佔中”扮演“馬前卒”角色。2014年9月26日,“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和學聯羅冠聰、周永康,在大台上煽動學生衝擊政府總部東翼前地,而三人並非衝在最前。當鏡頭再次捕捉到黃之鋒時,他已在鎂光燈下被警方抬著四肢帶離拘捕,毋須通宵占領。之後每次行動,這些“學生領袖”都不在最前線現身,但又總能精准地出現在一幅幅定格相片中。

  去年6月21日,黃之鋒帶頭煽動包圍警察總部。當時他剛剛服完因違法“佔中”被判的刑期,便成功藉該次行動搶得輿論焦點。不過事後受訪時他卻聲稱,是見到有人走向警總才拿起擴音器“重申訴求”,企圖洗脫涉嫌煽惑非法集結惡行。所謂的“無大台”,原來是“無責任”。

  從“學民思潮”算起,“眾志”在21世紀第二個十年的香港政壇,堪稱最出位政治團體之一。從學生團體到參政團體,從街頭行動到晉身議會,“眾志”的光環令支撐其上位的無名小卒更顯暗淡。而一直以來,“眾志”頭目更在意自己的前途。

  2015年,為令自己可於2016年參選立法會,黃之鋒申請司法覆核,要求降低立法會參選年齡門檻。到法院作出裁決時,黃之鋒已錯過2016年參選立法會的計劃。雖然黃之鋒陳述理據時滿口仁義道德、並非為了自己一人,但最終此案還是不了了之。

  不過,打官司仍然是“眾志”的愛好。2018年,周庭參加港島立法會補選被DQ後提出選舉呈請。去年9月,法庭判周庭勝訴,但結果是輸了其“PlanB”區諾軒的議席,完美示範什麼叫“攬炒”。去年12月17日,香港終審法院拒絕批出區諾軒、範國威提出的選舉呈請上訴許可,兩人即時失去立法會議席。眼看區諾軒議席不保,“眾志”索性連“自決”政綱也改了,試圖博取今年立法會選舉的“入閘”機會。

  肆無忌憚勾外力 為私利無底線

  “香港眾志”從成立初大打“民主自決”牌,到被DQ後聲稱轉型,再到現在拋棄“自決”,不斷變變變。但“眾志”有一件事是從未變過的,就是他們一直肆無忌憚勾連外力。與黃之鋒等人在香港街頭聲嘶力竭、青筋暴起的形象不同,面對“洋大人”時,“眾志”這班人都是斯斯文文、畢恭畢敬的樣子。

  暴亂以來頻“告洋狀”

  “香港眾志”領頭人黃之鋒是反華勢力的“馬前卒”,這個小漢奸更被泛暴派捧為“政治明星”,經常受到外國政府及組織邀請發表講話,內容不離崇洋媚外、煽動反華及乞求外國勢力插手香港事務。“眾志”成立之後,他們就所謂的“國際戰線”內部有清晰分工,黃之鋒主要負責歐洲,羅冠聰負責美國,周庭則主攻日本。

  去年暴亂以來,黃之鋒等人“告洋狀”的頻率明顯提升。8月6日,“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和常委羅冠聰在金鐘的高級酒店內,與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政治部主管Julie Eadeh會面。9月9日,黃之鋒竄訪德國柏林,妄圖在德國組織反華示威集會。9月17日,黃之鋒與何韵詩前往美國參加聽證會,乞求美國國會盡快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比黃之鋒行得更前的是羅冠聰,他索性在八月直接常駐美國。話說八月中,羅冠聰在個人社交網站撰文,透露已抵埗紐約,準備前往耶魯大學進修。當時“眾志”正極力煽動香港學生九月罷課,羅冠聰此舉實在太過反高潮。於是網上有了一個揶揄他和暴徒的金句“I go to Yale; You go to jail.”正所謂“我去耶魯,你去踎監”。羅冠聰還洋洋得意地聲稱,他在美國將與美國國務卿、國會議員會面,繼續“展開很多工作”。

  想要到外國長期生活的也不止羅冠聰一個人。“眾志”另一名核心成員周庭昨日在facebook表示,早前曾受日本北海道大學的老師邀請,去年10月就任該大學公共政策大學院的研究員,為期一年。不過周庭、黃之鋒等人因去年6月21日包圍警察總部被警方在8月拘捕,至今仍被法庭禁止出境。周庭的如意算盤恐怕很難打得響。

  由此可見,“香港眾志”的變臉術不只為爭取議席,更是為自己牟利,以所謂的“推動民主進步”之名繼續勾連外力,引狼入室。“眾志”更改寥寥數字宗旨,便企圖讓眾人相信他們放棄“港獨”立場,實在是掩耳盜鈴,自欺欺人罷了。

  (來源:大公網)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