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早報專論:香港搖晃中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6-01 16:15:59
  本報訊/“港版國安法”這個新詞問世不過一周,卻成為剛剛結束的中國全國兩會上最受熱議的課題,也引發中外政壇和金融市場震蕩。這部新法及其訂立過程衝擊了許多香港人對“一國兩制”的認知,有人斷言它將讓香港步入“一國一制”,也有人視它為港島亂局的終結者。究竟這個亞洲金融中心的未來是否就此改寫?香港問題背後的中美博弈局勢又會因此發生哪些變數?

剛過去的中國全國兩會(人大、政協年會)上,最引人注目的不是外界期盼的疫後經濟振興配套,而是半路殺出的“港版國安法”。

這份名為《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的法案,本周四(28日)在全國人大毫無懸念地高票通過。這顆震撼彈被拋出一周多來,引發中國內外震動不斷——港股單日狂瀉5%、街頭暴力示威重現、美國警告將取消香港特別貿易待遇……

“港版國安法”細則尚未出台,但支持和反對陣營已經為它定性。一派認為它會令香港走向“一國一制”,從國際金融中心的寶座跌下;另一派則歡呼香港終於可以止暴制亂,恢復正常社會秩序。只有一點毫無爭議:香港將不再是現在這個香港。

這部新法究竟是讓香港走向深淵,還是走出泥沼?一切要從法案本身說起。

“決定加立法”兩步繞過香港立法會
全國人大上周五(22日)開幕時,提出以“決定加立法”的兩步走方式,繞過香港立法會,從國家層面為香港訂立國家安全法。法律草案表決通過後,人大常委會將著手制訂“港版國安法”具體條文,外界普遍預計新法將在9月香港立法會選舉前頒布。

根據通過的決定內容,“港版國安法”針對的是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等“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和活動”,以及外國和境外勢力干預香港事務的活動。它也允許中央政府國安機關“根據需要”在香港設立維護機構,履行維護國安相關職責。雖然細節尚未出台,但光是“中央直接為香港訂立國安法”和“在香港設立國安機構”這兩點,就足以觸動港人的神經。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岳接受《聯合早報》訪問時連連感嘆:“這就是‘攬炒’(同歸於盡),這就是一國兩制的終結。”他說,港版國安法比去年引發強烈反彈的《逃犯條例》修訂版涉及範圍更廣,執法力度更大,表明中央政府已對香港自治失去信心和耐心,不惜以失去這個國際金融中心為代價,也要強硬干預香港法律體系。

立法讓一國兩制邊界發生變動
港府曾在2003年前推動以國安內容為核心的《基本法》23條立法,但隨後在50萬港人上街抗議的壓力下撤回立法草案。全國人大此次將“港版國安法”列入《基本法》附件三,令相關法律無須通過香港立法會審議,直接由特區政府公布實施。這被部分香港法律界人士視為違背“一國兩制”原則。

不過,香港城市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法與比較法研究中心主任王江雨受訪時指出,現有《基本法》一些條文較為模糊,各方可從對自己有利的角度解讀。例如,23條規定香港應自行立法保障國安,但並沒有排除全國人大為香港立法的權力。

王江雨說:“雖然附件三主要是國歌、國旗和領海等全國性法律,但它沒禁止中央專門針對香港設立國家安全法,理論上中央也可把‘港版國安法’適用於全國,這是可自圓其說的。傳統法理解釋並不足以阻攔全國人大立法。”

他坦言,立法無疑讓“一國兩制”邊界發生變動,中央權力邁進一大步,香港自治範圍隨之縮小。但究竟是否違背“一國兩制”,還是要看法律如何規定和執行,尤其是新設立的國安機構會發揮什麼作用。“按常理推斷,這個機構可能有搜集情報和取證調查權,和香港警方配合行動。如果賦予它實施拘捕和審訊等強制措施的權力,那毫無疑問是破壞一國兩制。”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正思香港顧問公司總裁陳少波受訪時也推測,在港國安機構主要是起到震懾作用,“港版國安法”針對的也是觸犯“四宗罪”的特定團體、活動組織者和官員。他認為北京會加大普法宣傳力度,讓港人了解法律不會影響大部分市民,更不會為難投資者。

但馬岳認為,無論北京如何宣傳,港人都不會買賬。“港人向來對大陸法治缺乏信心,否則去年修例就不會鬧得那麼大。現在上街(示威)被捕的刑罰已經很重,國安法力度肯定更大。屆時普通人會不會因言獲罪,誰也不能保證。”

學者:國安法落實前 市場波動屬正常
“港版國安法”亮相一周多來,因疫情而平靜一時的香港街頭又現暴力衝突,港股恒生指數也震蕩不斷,一度創下近五年來最大單日跌幅。據路透社消息,已有一些大陸富豪因擔心新法將危及他們在香港的財產,開始考慮把資金轉往新加坡、瑞士和倫敦等地。

新加坡管理大學李光前商學院副教授傅方劍預計,在國安法落實前,香港將面對更大動蕩。“那些可能受到法律制裁的群體,現在肯定會做困獸之鬥,短期市場波動是正常的。新法若能創造長期穩定和平的投資環境,對香港是個極大的利好。”

傅方劍受訪時指出,香港的金融服務多是面向中國公司,在當地股市掛牌的主要大型企業,實體業務也在大陸。這個國際金融中心走到今天,離不開背靠中國的優勢。“資本都是逐利的,只要中國經濟發展不停滯,外國資本能賺到錢,投資者就沒有理由跑路。”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IIE)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底,中國非金融類對外直接投資在香港的存量達到6220億美元(8817億新元),相當於香港同年GDP的170%,說明大量中國企業通過香港投資全球。96家中國央企中,有50家至少有一家子公司在香港上市。據彭博社統計,“港版國安法”提出後,大陸資金加快吸購港股步伐,至今淨買入超過15億美元港股。

王江雨認為,如果國安法出台後既能維持社會秩序,又不破壞香港法治基本面,投資者還是喜聞樂見的。退一步說,即便港人以罷工等非暴力不合作行動繼續對抗,導致外資流出香港,也不是最糟糕的情況。“最糟的是像去年那樣,大批示威者在街頭打砸搶、侮辱國旗、衝擊駐港機構……如果不能控制這個局面,香港就算依然是金融中心,對中央來說也不過是一個離心離德之地,投資者和港人要走就走吧。”

美國制裁力度會有多大?
“總統先生,你是唯一能救我們的人。如果你阻止中國侵略香港,你也拯救了全世界。”

北京出其不意祭出“港版國安法”,令本想以“攬炒”倒逼中央讓步的香港民主派措手不及。民主派領袖、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上周通過電視採訪向美國總統川普求援,期待對方出手制裁中國,阻止這部新法落地。

川普昨天宣布,由於香港不再享有自治權,美國將採取措施撤銷香港的特殊貿易待遇,並制裁侵害香港自由的大陸與香港官員。不過,他並未提及對港制裁細節,也沒有退出年初達成的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

美國可能對香港採取的制裁措施中,最嚴厲的就是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待遇,這意味著香港和大陸一樣面對美國加征的關稅。此外,香港可能難以進口被華盛頓視為敏感的技術產品,港元和美元的自由兌換制度也面對風險。

華盛頓制裁力度有限
不過,受訪學者普遍認為,華盛頓對香港的制裁力度有限,以避免損害美國在香港的利益。北京也預估到這一點,權衡利弊後決意推出國安法,不讓香港繼續成為美國對抗它的棋子。港版國安法推出後,香港在中美博弈發揮的作用將越來越小。

傅方劍分析,香港和美國的貿易關係與中國大陸相反,它是美國賺取最高貿易順差的單一經濟體。“美國如果取消香港的特殊關稅待遇,銷往香港的大量美國商品得被徵稅,在港美企也跟著遭殃,相當於‘殺敵不到八百,自損超過一千’,完全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港府工業貿易署數據顯示,香港2018年是美國第三大葡萄酒出口市場,第四大牛肉產品市場,和第七大農業產品市場,美國全年在港賺取貿易順差高達311億美元。此外,香港美國商會有1200多家會員企業,另有8萬5000多名美國公民在港居住,收緊簽證審批將牽連美企和美國人。

王江雨直言:“川普政府是一個極端自私自利的政府,不會為了香港而和中國開撕。”他也指出,從中美在貿易戰和疫情期間的摩擦來看,中國發現即便在香港問題上讓步,美國也總有借口制裁它,這必然導致美國對中國決策的牽製作用越來越小。

馬岳將美國視為阻止國安法落地的唯一轉機,但他對此並不樂觀。他說,很多人期待美國出手,但美國會怎麼做,取決於香港在北京心中的地位有多重要。“香港在經濟上是外國資金進出中國的重要窗口,政治上是向台灣展示‘一國兩制’方案的範例,但從北京的態度看,它已經準備要犧牲香港了。”

北京不會再讓香港充當中美的“杠杆”
以資本主義制度運作的香港,向來扮演中國與世界商品和資本聯通的橋梁。但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以來,香港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力已遠不如前。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時,它的GDP相當於大陸的18%,如今僅不到3%。去年中國大陸出口到香港或經由香港出口的產品占總出口的12%,遠低於1992年的45%。

傅方劍認為,香港仍是大陸對外開放的重要窗口,但隨著大陸金融市場4月全面開放,投資銀行和評級機構可以直接入場,香港的地位會被進一步削弱。“如果香港不積極轉型,將面對新加坡等其他區域金融中心的挑戰。”

陳少波指出,中美過去能通過香港獲取各自需要的好處,但隨著兩國實力越來越接近,香港不再能發揮戰略撬動作用,這個“戰略三角”也隨之崩塌。再加上近年來中美關係轉向以較量和對抗為主旋律,未來北京不會再讓香港充當兩國間的“杠杆”。

他說:“港版國安法是一個信號,告訴香港必須要在中美之間選邊站了。過去幾天香港各大財團紛紛表態支持國安法,就是對這個信號的明確回應。中國崛起的大勢難以逆轉,這也是反對陣營的悲哀——無論他們是否願意,香港未來的發展都離不開中國。”

一部“港版國安法”不足以全盤改寫香港大局,真正決定它前路的,是中國的國力和國際地位提升,以及地緣政治局勢的轉變。這顆“東方之珠”之所以閃耀,與它在中西社會的左右逢源有關,但那個年代已成過去。無論今後是明珠蒙塵,還是再放異彩,香港的未來都不再是街頭示威者所能夠左右。

港人和港漂怎麼看?
“你問我是什麼感受?首先當然是憤怒,但更多是悲哀和失望……我覺得我們已經做不了什麼。”

電話那頭的香港白領梁薩謬(音譯,Samuel Leung,36歲)語氣中滿是無奈。他說,“港版國安法”宣布當天,朋友都哀嘆“香港沒了”。他也開始擔憂,每年都去維園參加“六四集會”的父母,今年還能否成行。

隨著反修例風波愈演愈烈,梁薩謬覺得中央遲早會對香港出手,“但沒想到他們這麼心急”。他說,香港街頭剛因疫情而平靜下來,“港版國安法”又激起民間的反抗情緒,對中央和香港來說是兩敗俱傷。

港青不會偃旗息鼓
在梁薩謬看來,港人的抗議潮不會因新法而偃旗息鼓,反而有越來越多年輕人會抱著“攬炒”心態背水一戰。他說:“我們這些有穩定工作的‘老人’還有所顧慮,年輕一代可能覺得不管被抓與否都看不到出路。人在無路可逃時就不會退縮,反而更要奮力一搏。”

黃之鋒等泛民主派人士呼籲美國加大對中國施壓力度,甚至撤銷香港的特殊貿易地位,但梁薩謬對此沒有信心。他說,美國原本是個可信賴的國家,但如今在川普統治下國內局勢一團亂,“現在他們連疫情都解決不好,很難想象能怎麼幫到香港。”

梁薩謬原本考慮移居美國,但川普上台令他打消了念頭。這名金融科技業者坦言,從工作機會和生活水準來看,香港還是優越於許多地方。“英國金融科技不發達、澳洲工資相對較低……我考慮過新加坡,但新加坡太熱了!”

“港版國安法”宣布後,梁薩謬一度擱置的移民打算再上心頭。他說,如果日後越來越多外企撤離香港,政府也開始監控WhatsApp等通訊工具,甚至逼得港人要用虛擬專用網絡(VPN)上網,他就沒法在香港待下去。

港漂:新法將加劇香港社會分化
“港漂”林升(化名,32歲)最近開始考慮搬離香港,他要前往的不是英美國家,而是一河之隔的深圳。

林升13年前從大陸到香港讀大學,畢業後在當地工作至今。反修例運動爆發後,他的態度逐漸從支持轉為反感,“我認同‘五大訴求’,但不認可示威者盲目攻擊他人,破壞社會穩定。這場運動已經太過情緒化了。”

身為律師,林升認為“港版國安法”的震懾意義大於實際作用,他也不擔心香港會因此失去金融中心的地位。他說,香港的全球化金融體系是多年累積而成,中國其他城市很難在短期內建立同樣的制度和聲譽。但他悲觀預測,新法將加劇香港社會分化,自己也很難和同事朋友就此進行理性討論。

“真正讓我心累的是現在壓抑的社會氛圍:大家以立場分敵我,而不是就事論事,跟周圍的人交流變得越來越費勁。這樣下去,我不如回到大陸生活,雖然和香港比一定有不便之處,但總好過現在無法溝通的局面。”

來自/聯合早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