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慶成:香港抗疫戰中的仇中情緒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7-29 10:38:20
  本報訊/香港冠病疫情在本月初突然大反彈後,當地醫療系統開始不勝負荷。連月來,建制派陣營不斷呼籲特區政府請求中央政府出手支援香港,以抵擋這一波疫情的侵襲。 奇怪的是,縱使中聯辦也主動開腔表示

香港冠病疫情在本月初突然大反彈後,當地醫療系統開始不勝負荷。連月來,建制派陣營不斷呼籲特區政府請求中央政府出手支援香港,以抵擋這一波疫情的侵襲。

奇怪的是,縱使中聯辦也主動開腔表示中央願提供一切必要的支持,港府卻一直沒有表態。直至前天,當局才透露特首林鄭月娥已向北京請求加強香港檢測能力,但又留了一手,表明不會要求大陸醫護人員幫忙。

港府不積極向北京求助,或因為擔心動輒要求中央幫助會凸顯自己無能,令港人看不起。但另一個更有可能的原因,應該是來自香港內部尤其是醫護界的阻力。過去半個月,先是香港護士協會發表聲明反對大陸醫療隊赴港支援,稱此舉不符合香港有關規定;後是香港醫學會會長蔡堅開口,指香港醫護使用英文交流,大陸講普通話寫簡體字,擔心屆時會製造一定混亂雲雲。

平心而論,大陸醫護人員到香港直接參與救治冠病病人,牽涉的問題確實相當複雜。譬如,他們可否享受到香港法律的保障?一旦發生醫療事故,應該怎樣處理?都亟需特區政府一一解決。

但以上難題都只是技術性層面的問題,並不難解決,最大的問題恐怕還是港人自大的思維。一直以來,許多港人尤其是醫學界對大陸充滿傲慢,認定大陸醫療水平遠不如香港。他們或許不知道,大陸在抗疫方面不僅有著像鐘南山、張文宏等一批備受國際醫界認可的國際級流行病專家,更有一大批國家醫護人員出訪歐洲馳援,而不是蔡堅口中的“大陸醫護人員無法以英文溝通”。

反映港人自大心態的另一個例子是核酸檢測。過去半年,中國成為全球最大的試劑生產國,不少國家地區都有採用中國的試劑,如澳門早在今年5月份就與大陸公司合作,承接澳門的冠病核酸檢測服務。

相比之下,香港醫學界對大陸醫療體系的信心嚴重不足,過去半年一直依靠自己做檢測,以及使用外國試劑。可惜香港檢測人手有限,每天24小時日以繼夜不停開工,檢測能力的極限也只有1萬個,檢測量比澳門還要低。結果到了近日,香港疫情突然惡化,港府只好妥協,引入大陸檢測機構,協助高危人群免費檢測病毒。

港人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心態,和美國川普政府的“美國優先”思維作祟不無相似。早在今年1月,德國就開發了檢測方法,能夠在短時間內可靠地診斷出病毒,之後迅速被幾十個國家採用。但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偏偏不願意採用這個試劑盒,而是堅持研發自己的試劑盒。

到了2月中旬,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終於推出一套自己研發的核酸檢測試劑盒,並向州和地方衛生實驗室發放了數百套,卻又發現試劑盒存在生產缺陷,出現了“實驗結果不可讀”的情況。

這起重大失誤,導致美國冠病病毒檢測出現嚴重停滯,州和地方實驗室無法對核酸檢驗做出最後診斷。可以說,美國成為目前全球疫情最嚴重的國家,某程度上和這一錯誤決定有一定的關連。

當然,港人自大的根源,離不開近年香港社會湧現的仇中現象。過去幾年,中港關係每況愈下,港人在北京的連番打壓下,逆向出現了一股自大兼仇中的情緒。每當社會上任何事務跟大陸有關聯,謠言立即滿天飛,充斥著陰謀論。就連這次大陸醫療隊赴港支援的建議,也被猜疑是要“把港人基因樣本送往大陸”。

一眾極端仇共的深黃人士已經政治上腦,有這個想法並不足為奇。但泛民政客以陰謀論看待大陸援港抗疫,恐怕是有另一個政治層面的考量。香港原訂今年9月舉行立法會換屆選舉,激化支持者對大陸仇恨,將冠病疫情所造成的人員傷亡和經濟損失的憤怒轉移到大陸,某程度上有利泛民的選情。這也解釋了為何泛民一直將冠病稱為“武漢病毒”。

反之,若北京當局在港府請求下支援香港並成功抗疫,將受到大部分港人稱頌,進而提升大陸在香港社會的形象。港人對大陸反感減少,意味著泛民政黨只能在旁吃葡萄,自是泛民所不樂見。所以他們不願看到大陸投入香港的抗疫工作。

誠然,北京對近年香港局勢動蕩具有不可推諉的責任,泛民的仇中情緒不難理解。但無論如何,面對近半年最嚴峻的這一波疫情,香港社會當務之急應該是盡力防止病毒進一步擴散,而不是糾纏個人的政治利益。這也是當前香港社會利益的最大公約數。

來源:聯合早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