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中山先生論中國統一的依據及內容

http://www.cntimes.info 2018-08-02 15:25:55
  孫中山先生的國家統一思想,植根於中華民族的悠久歷史和優秀文化,立足於當時中國的民心所向和時勢所趨。針對辛亥革命後“民國”稱號下的中國大地亂雲飛渡、軍閥割據,中山先生同時以革命家的膽識和思想家的睿智,精辟揭示中國統一的必然性。

  其一,統一是中國歷史發展的主流和大勢——在列舉中國自秦朝統一後歷代基本都以統一為主的事實基礎上,中山先生明確指出:對比世界其它國家,中國“為地球上最古老之文明國”,“國土統一已經數千年”,歷史上“雖有離析分崩之變,然為時不久複合為一”,尤“近世五六百年,十八省土地幾如金甌之固”;結合本國歷史傳統,“中國原來是統一的,便不應該把各省再來分開。中國眼前一時不能統一,是暫時的亂象。”這樣對比中外、貫通古今,意在論證悠久的中華文明是世界文明進程中多元一體、綿延不斷的特例,論證中國統一的大勢是歷史、也應該是現實。

  其二,統一是中華民族整體的“意識”和“使命”——中山先生認為,中國幾千年的歷史都以統一為主這一客觀存在,決定了統一的中國“已牢牢地印在我國歷史意識中”;而這種“歷史意識”,又進一步促使“國家統一”成為整個中華民族的“歷史使命”。值得注意的是,中山先生還表示,“我們推翻清朝,承繼清朝的領土,才有今日的共和國,為什麼要把向來統一的國家再來分裂呢?”這種觀點,不僅與現代國際法關於國家因革命變更政權後在國土問題上“政府繼承”的概念完全吻合,而且是中華民族崇尚統一、維護統一的“意識”和“使命”在法理上的一種充分體現。

  其三,統一是“中國全體國民”共同的、堅定的意願——針對當時“南北紛爭,兵災迭見”、“生靈塗炭,民不聊生”的社會亂象,孫中山先生指出:“中國人民對連綿不斷的紛爭和內戰早已厭倦,並深惡痛絕”,“堅決要求停止這些紛爭,使中國成為一個統一、完整的國家”,“希望統一成為一個強大的和不可動搖的民族”;我們“應竭誠應其要求”,努力使國家“歸於統一”。這既闡明了“統一”是全體國民的強烈願望,更表明了“統一”是自身“順天應人”的熱切追求。

  其四,統一是中國社會進步的基礎——中山先生指出,統一是民富國強的保障,“統一之時就是治,不統一之時就是亂”,“能夠統一,全國人民便享福,不能統一,便要受害”;“統一成,而後一切興革乃有可言,財政、實業、教育諸端始獲次第為理,國民意志方與以自由發舒”,由此中國“將來定可為世界一等強國”,並“為亞洲黃種為世界人道而盡力”。這裡步步遞進地論證,中國的統一,與人民幸福、民族興旺、國家發展、世界進步息息相關。

  中山先生對中國的統一充滿信心,其思想主張集中反映了中國特色的文明傳承、中華民族的“歷史意識”、中國社會發展的時代潮流;同時也彰顯中國革命偉大先行者勇於承擔的“歷史使命”。

  五大統一:民族、領土、軍政、內治、財政

  在推翻封建舊制、開創共和新政後,如何“重整河山”?孫中山先生明確提出要實現五大統一——“民族之統一”、“領土之統一”、“軍政之統一”、“內治之統一”、“財政之統一”。

  民主共和開元伊始,中山先生即在1912年1月1日《臨時大總統宣言》中,結合辛亥革命“破”和“立”的具體實踐,對其主張的國家“五大統一”明確闡述。中山先生認為——所謂“民族統一”,就是說,“國家之本,在於人民”,要“合漢、滿、蒙、回、藏諸地為一國”,就要“合漢、滿、蒙、回、藏諸族為一人”;所謂“領土統一”,就是說,武昌首義後十數行省的先後“獨立”,對於清廷為“脫離”,對於各省為“聯合”,蒙古、西藏也是如此,“行動既一,決無歧趨,樞機成為中央,斯經緯周於四至”;所謂“軍政統一”,就是說,武昌起義後義旗四起,“擁甲帶戈士遍於十餘行省”,雖然編制或不一、號令或不齊,而“目的所在則無不同”,“由共同之目的,以為共同之行動,整齊畫一,夫豈其難”;所謂“內治統一”,就是說,因為中國“國家幅員遼闊,各省自有其風氣所宜”,辛亥革命後針對“清廷強以中央集權之法”行其“偽立憲之術”,各省聯合“互謀自治”,但創建民國“行政期於中央政府與各省之關係,調劑得宜,大綱既挈,條目自舉”;所謂“財政統一”,就是說,與此前清王朝“藉立憲之名,行斂財之實,雜捐苛細,民不聊生”不同,“此後國家經費,取給於民,必期合於理財學理,而尤在改良社會經濟組織,使人民知有生之樂”。由上可見,“五大統一”是對國家統一的通盤謀劃,著眼於版圖、族群、軍事、政治、經濟、社會等,強調國家主權需要全方位落實。

  與“五大統一”相呼應,中山先生還指出“謀全國之統一,在法制之確定,而不關於官吏之任命”;指出“國家之本在於人民”,而人民“界無分乎軍、學、農、工、商,族無分乎漢、滿、蒙、回、藏”;指出“凡對內對外諸問題,舉非有統一之機關,無以達革新之目的”。顯然,前者是就國家統一的職能效應而言,強調關鍵在法不在人、在制不在官;中者是就國家統一的權力承載而言,強調根本在人民,在不分界別、不分族群的全中國人民;後者是就國家統一的管理體系而言,強調重點在上下一致權責機構的設置和運作。這裡所反映的,既有傳統民本政治的思想,也有近世主權在民的意識,還在一定意義上印合了當今治國理政的有關理念。可以說,中山先生的國家統一思想非常看重國家統一的完整性。

  (來源:華夏經緯網)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