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遷上海?北大險被拆台

http://www.cntimes.info 2018-10-15 09:45:39
資料圖。
  本報訊/上海方面的黃炎培、沈恩孚、蔣夢麟等人,提出把北大「南遷上海」的備選方案,主要是為了維護蔡元培的學界地位,以及全國的教育事業。隨著蔣夢麟受恩師蔡元培的委託來到北大代理校務,這個備選方案也就失去了存在價值。

  在沈尹默落款時間為1966年1月的《我和北大》中,出現了更加離奇的舊事重提:五四運動時,胡適以「革命」為幌子,主張把北大遷到上海。有一天,我和幼漁、玄同、士遠、大齊等人正在商量事情時,胡適、羅家倫、傅斯年進來說:「我們主張把北大遷到上海租界上去,不受政府控制。」我們回答說:「這件事太大了。要商量。」羅家倫和傅斯年接著說:「搬上海,要選擇哪些教員、哪些學生可以去,哪些不要他們去。」我們一聽,這是拆夥的打算,不能同意,因為弄得不好,北大就會分裂,會垮台。於是決定在第二天早上七時開評議會討論。

  維護學生運動

  開會之前,我們要沈士遠去看胡適,告訴他,搬上海,我們不能同意。評議會討論的結果是不同意遷上海。胡適就來找我,他說:「以後北大有什麼事情,你負責!」我說:「當然要負責,不能拆北大的台。」當時,我的思想是,學生的態度是激烈的,教師的態度實質上應當和學生一致,但態度要穩重,才能真正維護學生運動,使政府無懈可擊,不會解散北大。

  同樣是沈尹默,此前在1951年12月2日上海《大公報》組織召開的「胡適思想批判座談會」上,公開發表有標題為《胡適這個人》的發言稿,其中另有相互抵觸的一段文字:「『五四』運動起來了,那時,胡適恰恰因事回到安徽家鄉去,並沒有參與這偉大事件的發動,等到他回來時學生正在罷課中。他一到就向我提出許多責難,一面說這是非常時期,你們應該採取非常手段─『革命』手段;一面又說這個時候學生不應該罷課,我要勸他們立刻復課。他要等學生開大會時去講話,阻攔他不住,終於到會講了話,但沒有人理睬他,討了個沒趣。」

  那麼,出現在馬敘倫、沈尹默筆下的北大南遷,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五四運動爆發時,北大教授胡適正在上海迎接並且陪伴他的博士導師、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著名教授杜威及其夫人。在此期間,他還與老同學蔣夢麟一起,陪同杜威前往莫利哀路拜訪了曾任中華民國第一屆臨時大總統的孫中山。

  1919年5月7日,胡適與北大校長蔡元培(孑民)早年的弟子、江蘇省教育會負責人黃炎培(任之)、沈恩孚、蔣夢麟等人,一起參加了聲勢浩大的國民大會,對於北京方面的學生運動表示聲援。

  5月8日,胡適陪同杜威夫婦啟程北上。同一天,蔡元培向大總統徐世昌和教育總長傅增湘提交辭職呈文。 5月9日早晨,蔡元培在北大職員段子均陪同下離開北京。

  投入護校活動

  胡適回到北京後,立即投入護校活動。5月13日晚上,胡適參加評議會與教授主任聯席會議,會議由已經調任教育部專門教育司司長的前理科學長秦汾回校主持,會議決定由法科學長王建祖及張大椿、胡適、黃右昌、俞同奎、沈尹默共同組成委員會,協助工科學長溫宗禹代行校務。

  在北大同人努力維持校務的同時,上海方面的黃炎培、沈恩孚、蔣夢麟等人,也在考慮另一種備選方案。 5月22日,蔣夢麟在寫給胡適的回信中表示說:如北京大學不幸解散了,同人當在南組織機關,辦編譯局及大學一二年級,捲土重來,其經費當以捐募集之(炎、麟當赴南洋一行,《新教育》可請兄及諸君代編)。杜威如在滬演講,則可兼授新大學。總而言之,南方大學必須組織,以為後來之大本營,因將來北京還有風潮,人人知之。大學情形請時時告我,當轉達孑公。諸君萬勿抱消極主義,全國人心正在此時復活,後來希望正大也。諸乞密告同志。

  這封信中夾有黃炎培的一條眉批:「此亦是一句話,但弟意北方亦要占據,且逆料舊派無組織之能力也。炎。」

  另有沈恩孚的一條眉批:「此時未打敗仗,萬無退回老巢之理。孚。」

  蔣夢麟所說的「密告同志」,就是把擬議中的北大南遷計劃,由胡適轉告給共同主持北大校務的溫宗禹、王建祖、張大椿、黃右昌、俞同奎、沈尹默、康寶中、馬敘倫等北大同事。

  5月24日,蔣夢麟在寫給胡適的另一封信中寫道:「照你看來,大學究竟能否保全?照我的意思,如能委曲求全,終以保全為是。」

  由此可見,上海方面的黃炎培、沈恩孚、蔣夢麟等人,提出把北大「南遷上海」的備選方案,主要是為了維護蔡元培的學界地位,以及全國的教育事業。隨著蔣夢麟受恩師蔡元培的委託來到北大代理校務,這個備選方案也就失去了存在價值。

  馬敘倫在《我在六十歲以前》中,把上海方面的蔣夢麟、黃炎培、沈恩孚等人並沒有付諸實施的北大南遷計劃,借題發揮地轉嫁在學生輩的傅斯年、羅家倫頭上,以坐實兩個人沒有勇氣留在「黑暗裡」奮鬥,只是相對含蓄地報復傅斯年揭發他的抄襲醜聞。同樣的一件事情到了沈尹默的《我和北大》中,又被變本加厲地虛構誇大為胡適、羅家倫、傅斯年三個人,對於北京大學的拆台破壞。

  來源:旺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