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往事:傅建中》葉公超罷官祕辛

http://www.cntimes.info 2018-12-27 17:05:34
  本報訊/1961年駐美大使葉公超突被台北召回,不再返任,從此過著幽禁的日子,一直到1975年蔣介石總統過世後才恢復自由,可以出國來美舊地重遊,但已垂垂老矣。葉大使被罷官的主因是外蒙古入聯合國案他和層峰的意見相左,另一後來方為人知的原因,是駐美文化參事曹文彥的小報告,說葉公超平日言行對元首多有詆毀,如說蔣介石並非了不起的大人物,只是無名小卒(nobody),在美國心目中,不過一條狗而已。這不禁使蔣先生大怒,認為葉大使已形同叛逆。故在其日記中以「葉逆」稱之。

  曹文彥何許人也?除了駐美大使館的文化參事身分外,他也當過東吳大學法學院院長,出身中央大學,是前教育部長張其昀的門生和親信,因此他的小報告是直接寫給張其昀,然後轉給蔣介石的。曹文彥卸下文化參事的職務後,並未回台灣,而是在美國印第安納州的一小學院教書,我的一位美國同學上過他的課,據說不是叫座的教授。我到華府后,曾在不同的場合見過此公,也一起吃過飯。此人衣著光鮮,談吐亦不俗,很難想像他是一個會暗中打小報告的人。

  當時曹先生已完全退休,平時喜向美國報刊投書,替中華民國辯護。批評中共政權不遺餘力,他投書中最喜用的一句話是:「Will the leopard ever change its spot?(豹子身上的斑點會改變嗎?)」,意即中共政權極權專政的本質會變嗎?他投書並非完全出於愛國心,而是有利可圖。當時的行情是投書每刊出一封,駐美大使館致酬50美金,錢雖不多,卻也不無小補,而且名利雙收。所以曹文彥晚年變成了職業投書人。

  為了英文的文字,我和曹先生還有過一次小小的爭論。那是關於「out of question」和「out of the question」兩者之間意義上的區別;前者是「沒問題」,後者則是「不可能」,雖僅一個冠詞the的差別,意思卻完全不同。曹先生則認為兩者的意思相同,可以通用,我堅持萬萬不可。事後隔了一段時間再見面時,曹先生承認我是對的,並從此對我另眼相看。就此而言,曹先生可算虛懷若谷,從善如流了。

  葉公超恃才傲物,喜怒無常,外間多知之,不以為怪,但因此而得罪人,是可以想像的,大使館中私下對他批評的同僚所在多有,譬如說,新聞參事任玲遜就對葉很有意見,他們本來是很好的朋友,但葉在大使任內,對任的職業不夠尊重,有時甚至頤指氣使,以致兩人的關係,就漸行漸遠了。

  但作為外交官,葉公超絕對是蜚聲國際的,像中情局副局長克萊恩和美國與台灣斷交時的美國大使館政治參事班立德,提起喬治葉,都說他是世界級的外交家,求之於今天海峽兩岸的外交界,早已成為絕響。

  來源:中時電子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