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慶:芻議于右任標準草書多重價值與傳承普及

——寫在于右任先生誕辰140周年之際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4-08 00:13:05
【提要:*辛亥革命先驅、國民黨元老、文化巨匠于右任,若論在台海兩岸均獲認同與敬仰者,其可謂僅在中山先生之後。*其所創標準草書對書法藝術、漢字便捷手寫、融通中華漢字繁簡之異,有多重價值。標草使草書從“神仙認不得”變為“神仙能認得”,乃至可以讓“大眾也認得”、能參仿標草,便捷手寫漢字。*標準草書應須“弘道領航”,傳承其書法藝術,普及推廣其快捷寫法,並應充分發揮對台海兩岸文化交流的橋樑作用】

一、辛亥革命先驅、文化巨匠于右任,在台海所獲認同與敬仰,可謂僅在中山先生之後

今年4月11日,是中國民主革命先驅、近當代書法草聖、百年巨匠于右任先生誕辰140周年。

于右任先生,是中國近當代政治家、教育家、著名報刊活動家、詩人、書法大師。他作為中國近代民族民主革命先驅,早年跟隨孫中山先生參加同盟會,曾長年在國民政府擔任高級官員,一生正直、兩袖清風,是國民黨元老。晚年,于右任先生身在臺灣,心系大陸,若論在台海兩岸均能獲認同與敬仰者,其可謂僅在中山先生之後。

于右任先生也是中國近現代高等教育奠基人之一,是復旦大學、上海大學、國立西北農林專科學校(今西北農林科技大學)的創辦人和復旦大學、私立南通大學校董等。

于右任先生作為中國近代書法史上的書法藝術大家,尤擅魏碑與行書、章草結合的行草書,並集中華歷代草聖書法精華,首創了被視為王羲之、顏真卿之後“中國書法史三個里程碑之一”的“標準草書”。民國年間,於右老即被公認為民國四大書法家之一,上世紀至今更被多方譽為“當代草聖”、“近代書聖” 、“千古草聖”。由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央電視臺、中央新聞紀錄電影製片廠(集團)等單位聯合攝製的《百年巨匠•于右任》大型人物傳記紀錄片,2016年3月在臺北開機,目前也在編定之中。

于右任先生為更好地發揮漢字的文化功能,集千年草書名家書法精華,創制“標準草書”,並畢生研究推廣,成就中國書法史一大觀。他作為中華漢字改良的悉心宣導者與畢生實踐者,對中華書法和漢字的演進改良,確實地作出了里程碑式的貢獻。

二、于右任先生所創制標準草書的特色及其完善與發展

於右老創制標準草書,提出了制寫標草的原則:“易識、易寫、準確、美麗”。其在《標準草書與建國》中說,之所以創制標準草書,是因“吾國文字,書寫困難,欲持此自立於競爭劇烈之世界,其結果則必遺不變,不變則全部落後”。他希望,能以標準草書作為“大時代中生活進取的利器”,“將此利器轉贈大眾”。並說,這是他“竭盡心力,提倡標準草書的唯一原因。”他還說:“文字只是人類思想的符號,以便利實用為主”;“國家之建設,尤利賴于進步之文字,以為推動而速其成功。”“歐美日各強國,科學進步,文字亦簡,印刷用楷,書寫用草,習之者,皆道其便。”

也就是說,於右老創制標準草書,是要普及到全體國民的,是要解“吾國文字,書寫困難”,要使中華漢字“盡文化之功能,節省全體國民之時間”。

于右任先生首創“標準草書”80多年來,由其大弟子胡公石、再傳弟子陳墨石三代傳承至今。此間,標準草書也實現了學術著述與傳承推廣的“三級跳”:從于右任整合歷代草聖書法精華所著《標準草書草聖千字文》;到其大弟子胡公石《標準草書字彙》;再到胡公石唯一入室弟子陳墨石彙聚三代人的研究所得,著成四卷本《中國標準草書大典》,由國學大師饒宗頤先生題寫書名,2012年10月上海辭書出版社出版。標準草書寫法的標準字形,也已經從于右任《標準草書草聖千字文》的千字,到胡公石《標準草書字彙》的六千多字,再到陳墨石《中國標準草書大典》,標定了一萬餘漢字的標準草書字形。這使得標準草書這一集歷代草聖書法藝術精華的現代草書,有了長足發展並臻于完善。

三、標準草書對中華文化、社會的多重價值意義

標準草書創制以來八十多年,發展至今,其對中華文化與社會,可以說有著多重價值。

首先,這個價值是:標草集百代草書聖手的藝術精華而整合的經典的“標準化”的書法藝術價值。

標草的經典規範字形,其中有諸多歷代書家使用、經篩選的偏旁、部首、漢字部件符號的成例整合,也有吸取歷代草書精華的部分創制。可以說,於右老創制標準草書80多年來,標準草書在書法藝術上,獲得了長足的發展與完善,已經成為成熟完善的現代草書的重要、主要代表。

由於標準草書的成套書寫規則及其已有萬餘漢字的規範字形典籍,使得漢字四大書體“真草篆隸”之中的“草書”,具備了一套完整、規範和“標準化”的藝術與文化的多重價值和作用的書寫字形。

也就是說,書法藝術上的“標草”,有一套可“按圖索驥”查閱對照的典籍。人們有說,草書常常是“神仙認不得”的,而標準草書的“標準化”、典籍化,使得作為書法藝術的草書,有了成套規則與典範字形,並可一一查對識認,這使得標準草書在書法藝術上實現了“神仙能認得”。

故此還可以說,標準草書書法藝術的價值,在於標草是:集中國歷代草聖書法精華所創制的“標準化”的、經典的現代草書書法藝術。

第二,由於于右任先生的大力宣導和對標草普及的畢生追求,使標準草書在更好的為中華漢字改良做出貢獻,更好的推廣普及、發揮漢字的文字功能方面的作用上,產生著長遠積極的影響。這是開闢了標草的另一重要、不同于以往其他書法藝術的特殊價值:為發揮漢字文化功能、改良漢字,為大眾提供漢字手書快捷寫法的“推廣普及價值”。

標草,從標準化意義上提供了書寫漢字的快捷寫法,對漢字更好的發揮文字功能,展現了其普及應用價值。從於右老創建標草的初衷及其孜孜以求的矚望標草成為大眾書寫“利器”的角度看,後者對中華文化可能更具宏遠的意義與作用。

這裡還要說到,漢字手寫,在現代科技發達的今天,還面臨一個新的挑戰——用慣電腦的新的一代,面對相對“難寫”的漢字,可能面臨不會、不善寫漢字之虞。漢字的應用前景或許可能會面臨一種十分尷尬的局面:相當多的人能認得漢字、精通電腦錄入漢字,但由於“吾國文字,書寫困難”,時有記不得、記不准或不善手寫漢字的狀況發生。這就使得改進漢字的手寫,能夠“文字亦簡,印刷用楷,書寫用草”,使手寫漢字易識、易寫,更加有必要!

標草的這一不同于其他書法藝術的特有價值在於:標草寫法從歷代草聖書法中集萃的簡捷書寫漢字的方法與技巧,使其能為書寫常用漢字提供頗多漢字寫法和字形,而成為現代的人們手寫漢字的書寫利器,可以成為大眾簡捷快寫手書漢字,可選乃至首選的寫法。這是讓標草不但在書法藝術上能實現“神仙認得”,在有利於大眾快捷書寫漢字上,也便於為大眾參照標草寫法手寫漢字使用,可以使“大眾也認得”、讓大眾都能參仿標草,便捷手寫漢字。

而于右任先生為了標草更易於為大眾所接受、普及,還提出了標草書寫的三個“凡例”:“凡簡字之草體亦可採用”;“凡過於簡單之字,不必作草”;“凡過於冷僻之字,可不作草”。這是為標草的普及應用,提供了最現實而又與時俱進的指導方針。這更有利於標草面向大眾快捷手書漢字、面向中華漢字改良的普及應用。

第三,標準草書的再一特殊社會文化價值,還在於:標草在台海兩岸多有傳承,且其有融通兩岸漢字繁簡字體,解“同中之異”的重大現實文化、社會價值和意義。

人們都知道,台海兩岸(含港澳、世界華人)漢字書寫,有繁體與簡體之“異”。而標準草書所彙聚的歷代草聖的漢字簡捷寫法字形,恰恰是中國大陸推行的簡體漢字的重要來源之一。從這個意義上說,標草在中華漢字的符號應用、文化傳播上,還是兩岸乃至全球華人使用漢字繁簡字體之連接、相通的橋樑。標草對臺灣海峽兩岸的社會文化交流,對兩岸解漢字繁簡字體的“同”中之“異”,也有著深含歷史源宿的非常價值、意義與作用。

四、標準草書的傳承普及,任重道遠

寫到這裡,我們應該可以說,于右任先生所創建的標草,繼往開來,價值多重,影響深廣,功莫大焉,而傳承普及,任重道遠!

就標草的發揚光大、傳承、推廣普及而言,我們看到,于右任公子于中令先生曾題寫字幅給於右老標草第三代傳人陳墨石,其書為:“墨石大法家 書藝弘道 標草領航”。此後,他還曾給“中國標準草書學社”也題寫“書藝弘道 標草領航”八個字。這實際上是提出了於右老開創的標草事業的“弘道領航”之重任。

應該說,就弘道領航而言,能夠使于右任先生創建的標準草書獲得長足發展並臻于完善、能傳承、普及與發揚光大者,是為“標草弘道領航”者。這是於右老標準草書事業繼承者們的任務、義務,也是是否是“標草門人”、“傳人”的主要“標準”。

今天,當我們回首標準草書創建發展的史程時,還可以回顧這樣一段歷史細節:為了傳承普及標草,于右老曾作《百字令•題標準草書》,並曾於上世紀40年代、60年代兩次改定其稿。據《于右任年譜》記,1961年2月他還曾多次書寫此“令”,可見其屬意之深切。於右老在這個《百字令》中說:“草書重整,是中華、文化復興先務。”並疾呼:“超音爭速,急急緣何故。同此時間同此手,且莫遲遲相誤”!

當前,我們正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征程中,謹記於右老此令、此囑託,對“重整”了“草書”的“標準草書”,做好藝術傳承與普及應用、文化交流,應能使其對中華民族的“文化復興”,發揮出藝術、文化和社會的應有功能與作用。 (作者陶文慶為大陸紫金標準草書研究院副院長)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