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72期/高靖:追憶1948年總統、副總統選舉

http://www.cntimes.info 2019-08-01 02:10:01


蔣推孫科以牽制李宗仁

 蔣中正不滿李宗仁,故而思考推政治分量不下於李的孫中山之子孫科競選副總統,可是孫當時是立法院院長,李宗仁在回憶錄中引述孫的說法,副總統是吃閒飯的位子,他是現任立法院長,行憲後競選立法院長輕而易舉,立法院長比副總統有實權。在事略稿本也可看到,4月20日蔣找王寵惠、張知本研討副總統可否兼任立法院長,結論是認為不可。看來,蔣當時是非常希望孫能拿下副總統,才會思考到副總統兼立法院長這種政治操作,可惜這個行不通。

 事略稿本4月13日記載,白崇禧在國民大會報告軍事時,故意說陳誠指揮東北戰事失利,製造東北國代對陳誠不滿,使事態更加混亂。

 4月19日,蔣中正順利當選總統,23日進行副總統選舉,但沒有人獲得過半國大代表支持,24日舉行第二次投票依舊沒有結果,28日第三度投票還是無法產生副總統, 29日第四度投票,這次李宗仁拿下過半選票,終於當選副總統。整個過程中,蔣、李兩人嫌隙越來越大,幾乎到了無從修補的程度。事略稿本記載,李25日指使國大代表不簽到,在會場鼓譟叫囂,令大會無法進行。

李宗仁步步進逼蔣妥協

 26日,蔣中正勸退孫科,安排孫科接任國民黨副總裁,孫科起先同意,後又反悔,這時蔣迫於無奈,只好與李妥協,支持李為副總統。因為蔣的退讓,使已經休會的國民大會重新開會,進行第三度與第四度投票。

 蔣支持的孫科不能當選,又是國民黨派系使然,賀衷寒運作三青團票投程潛,沒有支持孫科。三青團與CC派掌控的中央黨部向來不睦,CC派支持孫科,三青團便不支持,因而壞了蔣的大事,也讓蔣對國民黨派系以私害公感到不滿。蔣也不滿陳立夫缺乏掌控與未預做規畫。

蔣憂國憂民心情鬱悶多日

 事略稿本有26日蔣中正的談話,各方消息千變萬化,複雜紛繁,中共勢必會在各競選圈中挑撥離間,使國民黨內互相怨恨猜忌,無法合作。紛亂的國民黨與內戰,讓蔣毫無當選總統之喜,從事略稿本可以看到,5月4日,蔣心神抑鬱、睡眠不寧。5日失眠整夜。6日仍為政治憂慮,不能貫徹不當總統候選人的決心,以致於今日陷於進退維谷的窘境。8日與宋美齡遊湯山,沉悶抑鬱,為國家前途憂。9日精神消沉已極,甚至有萎靡不振之象。12日氣浮心懸。蔣心情鬱悶持續多日後,終於5月17日睡眠恬適,未能熟睡已有一個月有餘矣。

 蔣中正心頭的國運重擔,以今日台灣政治人物的見識淺薄,可能難以想像。這也難怪就任總統隔天,蔣就想請辭下野,5月22日還找來王寵惠,研究辭職程序,王寵惠不贊成蔣下野。本來就不太想幹這個總統職位的蔣勉力為之,直到1949年1月因為內戰接二連三的失利,國府在徐蚌會戰大敗,才在桂系李宗仁、白崇禧的壓力下,宣布下野。

 事略稿本5月29日記載,蔣在副總統問題發生後心神受到打擊,看到立法院成立後,一般黨籍立委皆如脫韁之馬,不守紀律、不知黨德、廉恥道喪更是痛心。蔣歸結原因,認為是接受美國民主之累也。蔣中正71年前就感受到美式民主制度不見得適用於中國的環境,這應該是他歷經教訓後的肺腑之言吧。

                        (作者高靖係資深媒體人,來源:觀察月刊72期)

  
【大華網路報】
【 第1頁 第2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