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史話-日人銷毀「最後處置」名單

http://www.cntimes.info 2019-11-30 15:47:06
台灣光復時台北延平北路街上的慶祝標語。(作者提供)
日軍下達的〈臨機處分命令〉,緊急時可殺害俘虜。(作者提供)
  本報訊/住在台北城內今博愛路與重慶南路一帶的日本居民,幾乎每家均有性能良好的收音機。當他們於8月15日自天皇「玉音放送」中,獲知日本無條件投降消息時,(有人)頓時呼天搶地哀傷欲絕。當時,台北市有些無賴流氓惡作劇,放鞭炮時故意將爆竹扔向日人腳邊,但日人卻自重容忍默默地忍受侮辱,但也有些憤怒的台人,即圍打曾任職日本警察的台人或日人官員。

  時間一到,果然「玉音放送」開始,聲音很低又有雜音,天皇向全國人民告知,日本正式接受盟軍無條件投降的勸告,當場日人個個表情木然,似有不知所措之感。

  是日中午,在中壢,天氣熱得令人發昏,然而由於14日電台廣播預告,人們獲悉中午將有重大放送(廣播),故許多人聚集在街上最多不超過十來台的收音機旁,聆聽收音機廣播低沉又充滿雜音的天皇「玉音放送」,宣達日本投降。

  台人歡欣喜光復

  在台北,大稻埕一帶的台灣人,由於收音機售價昂貴且要繳納收音費用,一般台人無力購買,再則日本當局禁止台人收聽中國大陸廣播,並常以此對台人羅織罪名,因此台人多對收音機有所恐懼怕惹麻煩,復以台人所擁有的收音機效果不佳,雜音頗重,因此當時台北城外台人真正聽清楚廣播,知道日本投降者仍很有限,但經由親友間的暗中走告,及報紙號外,日本投降消息乃迅速傳開。但由於長期懾於日本警察威勢,且街頭到處仍都是日本軍隊,故這種喜悅最初只敢埋在心底,漸漸喜上眉稍,最後方沸騰奔放,於是家家張燈結綵,戶戶祭告祖先,鑼鼓喧天,鞭炮聲響雲霄,飽受戰爭洗禮的台北市,終於匯聚成前所未有的樂觀澎湃浪潮。

  15日當天,高雄人林界(時年36歲、小學畢業曾唸私塾)從收音機中獲知日本戰敗,馬上購買白布及水彩,並叫侄輩一齊跪在曬稻粒的庭院,描繪祖國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其父並雲歸祖國必讀漢文,從而每天以《三字經》教孫輩背誦。

  16日早晨,雖然日本投降的號外已傳至竹北車站,但車站旅客看見號外,卻沒有一個吵起來。在這鄉下,縱然是日本投降,人們也都因警察的可怕,沒有敢說。但是,在那兒本島人們的臉上,都有無由掩飾的,因某種期待而發自內心的喜悅;16日晨,住在台南佳里的吳新榮(時38歲、東京醫科大學畢業),則從防空壕中取出神主牌位,放在日人強制的神棚上,齋身沐浴後,焚香點燃,向祖宗在天之靈,告以日本業已投降,祖國得到最後勝利,台灣將要光復。近午時,由台南傳來日本投降消息,業已遍及街頭巷尾,許多友人均來向吳新榮探聽動向,他們臉上雖然表現無限歡欣,但內心上都隱存一種不安,因日人之去就尚未可知,台灣還有幾十萬日軍,恐另有行動以防發生意外。

  8月16日夜,台南縣佳里主管特務工作的日人平柳,邀吳新榮至其官舍裡防空壕內坦言暢談,告以日本軍部曾擬定一項「最後處置」,計劃改各街莊(鎮鄉)廟宇為臨時收容所,於美軍登陸台灣的最後階段時,將各地所有的「指導份子」(例如街莊長、大地主、地方有力者及政府黑名單人物等),予以監禁,甚至除去。平柳並告以該地方黑名單人物,第一名是吳三連、第二名是莊真、第三名就是吳新榮,惟該名單已於15日當天燒掉了。台人韓石泉(日本熊本醫科大學博士、台灣省第一屆省參議員)在其《六十回憶》的遺著中,也提及日人投降前,日本政府對於「注意人物」,曾命令相關單位隨時要報告其避難場所,據聞並曾發給日本特務乙份黑名單,如果時局急迫且面臨最後關頭,准許隨時隨地處置黑名單中的人物。

  斯時,住在台北城內今博愛路與重慶南路一帶的日本居民,幾乎每家均有性能良好的收音機。當他們於8月15日自天皇「玉音放送」中,獲知日本無條件投降消息時,(有人)頓時呼天搶地哀傷欲絕。

  當時,台北市有些無賴流氓惡作劇,放鞭炮時故意將爆竹扔向日人腳邊,但日人卻自重容忍默默地忍受侮辱,但也有些憤怒的台人,即圍打曾任職日本警察的台人或日人官員。在台中,原先欺凌百姓的台籍刑警或憲兵補,則怕遭到報復而到處奔竄,或變裝逃離原單位,一些戰時喜製造事件邀功旳日籍刑警,反聚於州警務部,以便人多勢眾以防台人報復。

  日本文化一夕化昨日夢

  斯時,在台灣復原的日本人士兵,不乏淪落在街頭賣包子、香菸,或成為板車拉夫(日本殖民統治當局優越,8月15日投降前的台北沒有一個日人車伕),甚至有老師當車伕。此外,許多日本人也有在路邊舖草蓆賣家當,例如舊衣、書籍、餐具、桌椅、舊鞋等,以維持生計或清理被遣返時無法帶走的東西。

  至於部份皇軍軍官則專門搞污職勾當,將大批軍用物資盜賣而以獲得不淨之財,夜夜過著酒池肉林的生活。日本人伊藤金次郎就認識好幾個軍官,將風塵女郎帶進軍營,開盛大酒宴到深夜,行止荒唐到極點的事情。

  台灣光復,台灣人民對重回祖國懷抱莫不欣喜萬分。台北市街上又突然回到戰前的熱鬧,全市像沸騰似地,為了祝賀而將長年匿跡的花燈、花籃、繡彩拿出來裝飾,並大放鞭砲,全市化為歡呼漩渦。(待續)

  作者:戚嘉林

  來源:旺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