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史話-現實與理想兼顧的「水車哲學」

http://www.cntimes.info 2019-12-17 19:44:52
潘振球。(來源:旺報)
本報訊/編者按許水德院長不因家貧,從小半工半讀,力爭上游;求學期間無畏波折、險境屢現,考驗心志,終至完成學業,更一步步腳踏實地,全憑實力通過普考、高考、職位分類十一職等公家考試,熱情投身國家教育等單位,全心為百姓人民謀福祉。值此八十八歲米壽之際,許院長說:「我想把自己感恩的心、感恩的一生,回饋給社會大眾。我要把這充滿感恩的人生歷程記錄下來。但願這些屬於我的故事,能讓一般年輕人有所啟發,從中體悟感恩的快樂,努力上進、樂觀進取,獲得信心與毅力,這是我最大的期許。」

幾經思量,他終於決定放棄學業,回國敘職。他的考量是:雙胞胎兒子那時才兩歲,妻子不但白天教書,晚上照顧兩個幼子,還要為教師檢定考衝刺,實在太辛苦了!而且,要取得日本的博士學位,又是出了名的難,不知還要離家多久!

在許水德的一生當中,有兩次考取留學日本的公費,卻都在長官的召喚下打退堂鼓。

放棄學業 回國敘職

第一次是在民國五十六年。三十六歲的許水德,辭別賢妻稚子後,已在日本攻讀博士學位一年。

一個學年結束後,許水德整理行囊返鄉探親,並受邀與留日學生回國訪問團,一起參加先總統蔣公蒞臨談話的青年節大會,會中許水德還被推派代表青年學生發言。

「我永遠記得,先總統蔣公跟我握手時,他的手是那麼地柔軟溫暖。」

五月間回到日本念書時,許水德突然接到教育廳廳長潘振球來電,希望他回國擔任屏東縣教育科科長,籌備九年國民義務教育的工作。

根據潘振球廳長的說法,他之所以選擇許水德,是受到當時屏東縣長張豐緒之託。當屏東教育科科長出缺時,張豐緒縣長到省府和他研究,想找一名學歷好、有干勁的教育科長,來幫他把屏東縣的教育工作做好。

潘振球為了不負所託,到處留意是否有人合乎他的條件。當時教育廳祕書朱迺武(許水德的研究所同學),以及同事謝又華,都向他提到許水德,說他是師大畢業,又是政大研究所的碩士。

於是潘振球又問師大、政大的老師,老師們都稱讚許水德,說他出身貧困家庭,卻能發奮用功;後來潘振球又詢問高雄中學的校長王家驥,王校長說許水德在就讀雄中時期,半工半讀完成高中學業,後來又以第一志願考上公費的師大,是一位品學兼優、刻苦上進、不可多得的青年。

聽到大家對他一致的讚譽,潘振球廳長斷定,許水德的確是一個合適的人選,於是設法和他聯絡。

許水德接到潘振球廳長的電話,當下腦海中閃過一個問題:「我不曾參加高考,沒有通過高考,就不具備薦任科長的資格啊!」因此沒有立即答應。

翌年六月,潘振球廳長寫信給他,重提希望他放棄留學,回國參與籌設九年國民義務教育的事。並言明沒有高考資格亦無妨,可先以屏東師專講師的資格,直接調教育廳服務,再派任屏東縣政府代理教育科長。

聽到這樣的指示,他開始陷入兩難。

「能夠參與九年國民義務教育的工作,是學教育的人最好的機會。但是,出國進修也是我多年來的心願呀!」

當他告訴日籍指導教授心中的難題時,指導教授認為,此時放棄學業未免可惜,因為他的成績很好。於是建議他,不如先回去看看,只要回程的機票不領,就可以再回到日本繼續學業,獎學金也可以繼續幫他申請。

幾經思量,他終於決定放棄學業,回國敘職。他的考量是:雙胞胎兒子那時才兩歲,妻子不但白天教書,晚上照顧兩個幼子,還要為教師檢定考衝刺,實在太辛苦了!而且,要取得日本的博士學位,又是出了名的難,不知還要離家多久!

「拿到博士學位雖然是我的理想,但是這樣一來,就兼顧不了現實生活。」放棄學業回國敘職,才符合現實與理想兼顧的「水車哲學」。

而且,為了不浪費那張在當年貴得讓人咋舌的機票,他打算這次就領取機票,以釜底抽薪的決心回國。

閉門苦讀通過高考

這位改變許水德一生的教育廳廳長潘振球,畢業自湖南師範學院,之後又考上中央干部學校研究部。

潘振球搭乘軍艦,渡海來台後,就職台中第二中學校長。翌年調台北成功中學校長,任內提出「愛國家、求進步」的口號,並推動軍訓與童子軍教育。

離開校長職務後,潘振球就任台灣省政府委員兼教育廳廳長。兩年後,故總統蔣中正決定全面延長國民教育的年限為九年。經過一年的籌備,終於在一九六八年舉行聯合開學典禮,正式施行「九年國教」。

當許水德放棄留學回到國內後,卻遭逢讓他非常錯愕的消息!

潘廳長告訴他,銓敘部不同意他們的權宜之策,他還是得先考取高考才行。「先考考看再說吧!」潘廳長無奈地說。

要通過高考本非易事,尤其那時離高考的日子,僅剩下一個月!

為了全心衝刺考試,他們舉家搬到高雄岡山太太的娘家,好讓妻兒有人幫忙照應。他則每天一早就帶著便當,到岡山國小苦讀,讀到天色暗得看不清楚書上的字才返家。

「由於當時正值學校放暑假,教室都鎖起來,我只能在樹下、走廊捧著書讀,相當不方便。」

有了這個經驗,他日後擔任省政府社會處長,以及台北、高雄兩市市長時,極力推動校園有限制開放政策。

到了考前一週,他提前到台北,並在新公園附近的新生旅社,租下一晚三十五元的房間閉門苦讀,除了用餐時間出去買個便當回旅館,幾乎都足不出戶。

他還準備了多瓶能夠提神的克勞酸,以應付每天不分晝夜的埋頭苦讀。

所幸皇天不負苦心人,許水德在最難考的「教育行政」科,以第三名的成績考取,順利就任屏東縣政府教育科科長。(待續)

作者:許水德,魏柔宜

來源:旺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