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心靜氣看繁簡之爭

http://www.cntimes.info 2019-12-17 19:45:48
2009年馬英九總統提出識簡書正,圖為時任立委盧秀燕在立院質詢。(來源:旺報)
  本報訊/不久前在北大、清華校園掀起一波簡體字與繁體字的較量,主因乃因敢言而知名青年律師陳秋實,在公開的網路場合發表:我不是文盲,所以我學正體字。

  繁簡之爭再掀波瀾

  支持陳秋實學正體字的理由,不外乎:只要換個輸入法就可以了,不難;我在練硬筆體書法,繁體字寫出來更漂亮。繁體字叫正體字,保存了大量中國漢字的造字藝術和傳統文化;簡體字是1949年以後,為了迅速掃盲而創造出來,陳秋實表示自己已經不是文盲,他想學習更高階層的漢字;還是有不少朋友認為陳秋實用繁體字裝逼,陳秋實立即反擊:中國人連傳統中國字都丟了,你連逼都不算。

  某次,清華大學校園書法比賽,得獎者通篇都是簡體字的書法,反而寫繁體字的港台同學心裡苦悶。

  是以,筆者花了一點時間來比較繁體字和簡體字的來龍去脈,回頭想想馬英九所謂「識正書簡」當時引發衛道文化界的強烈批判,但在實用性上,筆者認為馬英九的說法固然也有些許道理,起碼筆者在北京讀博這段時間,識正書簡的閱讀及撰寫的習慣逐漸養成。

  例如,比起簡體中文,繁體中文的確保留許多中文的特色。當初在創造簡體中文的時候,許多字已經喪失了原先造字的原則,或許有不少人抱持著這樣的立場。不過我們現在使用的繁體中文,到底又多麼衷於最初的造字原則呢?

  簡體字非共黨創造

  華夏歷史長河下:繁體字與簡體字向來並存。

  或許我們需要認清的第一個現實是,中文歷經幾千年的演變,很難說我們當今使用的這一套繁體中文是「正統」,其實簡體中文和繁體中文可謂同時進行,簡體字絕非是共產黨建政後所創造出來。

  長期以來,簡體中文和繁體中文的差異一直是一個備受爭議的話題,兩者近乎相對立而存在的詞彙;如果沒有簡體,也就不會有相對應的繁體,反之亦然。在台灣,我們以使用繁體中文為傲,並且以中華文化保存者的身分自居。

  繁簡之爭起源政治

  此種文化驕傲卻引來一種偏見:台灣人在網路社群媒體上屢屢見到以「正體字」稱呼繁體中文,甚至以帶著貶意的「殘體字」來稱呼簡體中文,此種霸權式的驕傲作祟,添加了使用者對於語言的特定觀感,也就是語言學中所謂的語言態度。

  曾有專門的語言學長團隊,針對簡體字繁體字對比,誰才是中華正統文字,在一些數據和歷史真相:首先,漢字一共有九萬多個,而被簡化的漢字只有2235個。其次,並不是先有繁體字才有簡體字,在文字演變中,繁體簡體一直同時存在,大部分的簡體字都有上千年的歷史,甚至許多簡體字比繁體字的歷史更長。第三,最古老的文字甲骨文,筆畫最簡單,但是總量非常少;金文,延伸出更多的漢字;篆書,再次增加文字量;隸書,比今天的簡體字簡化更徹底;最後,使漢字穩定下來者,楷書可謂居功厥偉,楷書的撰寫方式是奠下繁體中文的基礎。

  繁體字與簡體字之爭起源政治。

  文字、歷史、政治等,總是有千絲萬縷的關係。歷史學家發現近代簡體字運動的鼻祖──太平天國,總共使用一百多個簡體字,大部分被現代使用,目的也是為了提升識字率。

  至於1909年清宣統元年至1934年中華民國時期,先後有數百名學者提出漢字簡化,後遭到國民黨元老戴季陶強烈反對而中止。

  1937年,北平研究所字體研究會發表的《簡體字表》第一表,已收錄1700個簡體漢字,但是抗日戰爭爆發,此工作被迫停止。

  1949年兩岸分治後,台灣蔣介石提倡漢字簡化,後因大陸率先推廣簡化漢字,使這一問題政治化,蔣介石不再倡言漢字簡化,知識界人士誰再談論這個問題,就很可能會被扣上溝通匪幫或隔海唱和的「紅帽子」。

  簡體字挽救了漢字

  當筆者前往北京負笈念書後,由於大陸地區琳瑯滿目的簡體字,基於課業的需要也得正確認知簡體字,發現下列心得:首先,簡體字並不是憑空捏造,它的創造、改進和使用,都是來自於由下而上的普通民眾,重點得讓一般老百姓能識字溝通;其次,繁體字雖說書寫美感,始終不如簡體字易於學習的方便,簡體字的推行掃清數億文盲;第三,容易推廣至國際化,外國人遠渡重洋來華人圈學習中文,簡易的簡體字較受到外國人士的青睞;第四,簡體字的成功推廣,徹底挽救了中國文字。清朝和民國以來,知識分子一度認為中國文字過於迂腐,廢除中國文字,才是唯一出路,而這個時候推廣簡體字,無疑挽救了漢字。

  珍惜漢字在儒家圈的無遠弗界。

  每當聽聞有人辯論繁體字與簡體字的優劣評比,筆者認為繁體字並不能單純地被認為是中國文字的正統,要論正統,應該結合繁體和簡體,以及每個時代使用的文字,並深入到每個文字的本身,結合歷史發展的進程。再者,從近代漢字來說,沒有簡體字,就沒有漢字,簡體字代表了一種時代的精神與創新,它掃清了文盲,挽救了漢字,也使漢字越來越全球化。

  繁體字的文化象徵

  不過,筆者雖不貶抑簡體字,但仍然推舉繁體字的文化象徵,因為繁體字確實可以作為欣賞價值,若論考古價值,也近乎無與倫比的好。

  簡體字擁護者最受不了說繁體字代表中華精神,認為繁體字不過就是一些遲早被淘汰「老字」。漢字簡化自始就有一個誤解,即是將中國文盲率居高不下歸罪於傳統漢字「難認、難讀、難寫」,但事實上影響識字率的更多是社會經濟以及教育因素,而非字體難易程度。

  除了繁體字與簡體字之爭外,漢字文化圈中尚有日本、韓國、越南等國家有類似正體字的傳統漢字,我們應該要有更包容的心態來看待文字留給後世的文化遺產。

  鑒此,筆者建議漢字無論怎麼演化,都是極為珍貴的人類文化的非物質資產,應當重視亦且珍惜。

  每個學期末,筆者每次到清華園的兆欄院郵局寄信,承辦大媽初期看我這台灣人寫繁體字也是眉頭深鎖,往返幾次郵政大媽總是和我開玩笑:唷,你這個「台」字可真是難認,可你們台灣人寫字普遍不會太潦草,郵政大媽每次這麼說,也不知誇讚筆者還是調侃筆者?

  作者:林士清、北京清華大學博士生

  來源:旺報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