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鵬仁:陳公博亡命記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2-29 01:21:52
 曾任日本拓殖大學常務董事的小川哲雄於1985年5月,由東京原書房出版《日中終戰史話》,敘述他陪同汪精衞旗下第一大將陳公博等人亡命日本,以及應中華民國政府的要求,日本政府把陳公博等人送回中國大陸的經過。

日本顧問安排逃亡路線

 1945年8月24日晚上,當時隸屬於「支那派遣軍總司令部軍事顧問部」的陸軍主計中尉,汪精衞偽政權的軍事兼經濟顧問助理小川,在日本駐淪陷區大使谷正的官邸,得到副參謀長今井武夫少將的命令:(1)領導陳公博一行亡命日本。(2)先到青島,嗣後伺機赴日。(3)所需經費儲備券一億元(合當時日幣約1,800萬元),將經由橫濱正金銀行匯去。(4)25日清晨出發。

 25日凌晨,小川趕往主席公舘,陳公博夫婦、經理總監何炳賢、行政院秘書長周隆庠、實業部長陳君慧,安徽省長林柏生、秘書莫國康七人與小川,由總司令部小笠原歡送,分乘兩部車,從頤和路的公館出發,一路上彎了幾條街,到達故宮機場。

 他們乘的是MC機,機內前面左邊只有一個座位,給陳公博坐,其餘人坐在用由地氈舖的鉄板上面,飛機往北越過長江,小川下令往東海飛去,隨後問陳公博,是否就直飛日本,降落取鳥縣的米子。陳說「全權交給你,你就看著辦吧」。飛機勉強降落在亂七八糟、全是沙灘的米子機場跑道。

 機場沒有任何人影,小川隻身往東北方的松林走去,走出松林後遇到一部老爺卡車,小川請其開到市政府,司機同意了,小川讓陳公博夫婦坐在司機旁邊,其餘的人站在車台上。

 在路上,小川借一家雜貨店的電話打給米子市長齋藤干城,齋藤是得悉陳公博一行亡命日本的第一人。當他們到市長辦公室後,齋藤說「遠路辛苦你們了。這裡已經是日本了,請坐請坐,請大家放心。我們一定盡全力,為各位效勞。」齋藤曾任陸軍第五師團軍醫部長、關東軍軍醫部長,因此非常親切。市政府的女職員端來了三大盤白米飯團和黃蘿葡給他們當午餐。

 市長只派了一輛消防車給他們用;陳氏夫婦只好坐在司機助理的位子,隨行人員只能掛在消防車前後,車子開到戰時的海軍軍官俱樂部水交社,分配房間後,林柏生才伸著腰說「啊!終於到日本了」,而往裡邊走去。一會兒走出來的大胖副官說:「大臣和次長正在開重要會議,不能見面。親筆信我負責轉呈。」

 把三封親筆函交給副官以後,小川到陸軍省幾個單位,但沒有人理他;他垂頭喪氣地離開陸軍省,忽然想起應該去外務省看看。小川走進外務省一個單位,向最靠近門口的一個職員說明來意。這個職員立刻替他打了幾個電話,並請他稍等一下,然後出去。不久滿頭大汗地回來,對小川說:「田尻愛義次官要見你。」遂把小川帶領到次官的辦公室。

東山工作方案作為代號

 田尻請小川坐下並說:「辛苦你了」,同時道:「要請你到京都去」。原來外務省已經著手辦理「東山工作」了,根據《昭和史之天皇》作者松崎昭一所發現的資料,內容如下:有關東山商店一行案件(昭和20年8月29日管二)陳前國民政府代理主席一行居留日本期間之處置:

 「(1)以東山商店為其假名,一行化名如下⋯陳公博─東公一,陳夫人─東山文子,莫國康─青山貞子,林柏生─林博,陳君慧─西村君雄,周隆庠─中山周(周隆庠可能是我國最後一任駐橫濱總領事周隆岐的哥哥),何炳賢─河田賢三。(2)本案之實施,由外務省擔任。(3)特派遣外務省官員到米子,將一行人移住京都,並令其暫時居住該地。但依情況變化,可能移動至其他地區,並應做準備。在京都,以民間人士之住宅供其住宿。(4)有關本案南京的匯款,設法以18元之行市兌換成日幣。

 上述文書,係以大東亞省信紙打字,上面蓋著「極秘」的紅色印章。由此可知,一是由外務省負責處理陳公博一行之亡命;二是關於陳等之亡命,因為日本大使館的聯絡,已經做了某種程度的預測和安排;三是「以18元行情兌換」,顯然是指今井副參謀長在南京大使谷正面前所說的「匯一億儲備券」而言;四是小川於8月26日或27日,從取鳥縣松崎打給陸軍省的電報,確實已收到,因為它說「特派遣外務省官員到米子」。

由外務省送陳公博到京都

 外務省派了當地調查官山本晃一和大東亞省支那事務局事務官仲村清市前往米子,以便帶領陳公博到京都。田尻說「他們預定9月1日扺達京都⋯」,小川便直往京都去等他們。

 9月1日,陳公博一行告別望湖樓,外務省顧問岡部長二、近衛前首相的私人秘書塚本義照,京都府警察本部特高課警部補(相當於我國的巡官)廣瀨秀夫、和另外一位特高課課員,代表重光葵外相、近衛首相和京都府知事三好(重夫)在福知山車站,歡迎他們一行。

 為避開人們的注意,陳公博一行在峨娥車站下車,本來京都府政府安排他們住宿京都飯店,但陳公博不肯住旅館,改住洛西花園柴田一雄的別墅;惟因房間不夠用,林柏生、陳君慧、何炳賢、小川和外務省官員都住在京都飯店。別墅由不破貞子照顧,飯菜悉由京都飯店送過去。

 9月2日,日本政府在東京灣密蘇里軍艦上向盟軍投降。陳公博一行必須另找隱匿處。

 9月8日,陳公博夫婦、周隆庠和莫國康住進金閣寺,林柏生、陳君慧、何炳賢和小川搬進對文莊。金閣寺是臨濟宗相國寺派的特別本山,正式名稱為鹿苑寺,於1397年由足利義滿所創建。陳公博住在最裡面的常足亭,其他三人在書院起居。外務省官員則住在俵屋旅館。

 安原斯文任陳公博夫婦的日語老師,不破貞子和大原美代子照料其身邊的一切。陳公博每天的活動是讀書、散步、學日語和打麻將。每天早晨,周隆庠(九州大學出身)翻譯報紙的要點給陳公博聽,陳感興趣的,則全部譯出來。中文書只有織田牧送給他的三本。黃昏時刻出去散步,晚上打牌,這是他們唯一的娛樂。9月12日(或13日),陳公博欲以手槍自殺未遂。

放出陳公博舉槍自殺新聞

 在這以前的8月30日《朝日新聞》曾報導北京同盟通信社的消息,說陳公博於26日企圖自殺,29日不治死亡。

 9月3日,重慶中央社消息說:「陳公博自殺為虛報,實為亡命日本」。報導內容與事實大致相符。9月8日,何應欽總司令向支那派遣軍總司令官岡村寧次提出備忘錄,要求岡村轉達日本政府速將陳公博等(有岑德廣,沒有陳公博太太)逮捕,並押送到南京陸軍總司令部。

 9月25日,外務省管理局第二部長大野勝已(外相已經換成吉田茂),以東山工作方案負責人的身分,前往金閣寺,正式對陳公博轉達日本政府的意向。其內容是:(1)詳細說明與重慶當局折衝經過,包括何應欽的備忘錄;(2)強調日本政府並非不顧信義;(3)不說日本政府的正式意見,設法套出陳公博的意向,以便處置。

 大野帶了一位翻譯官中村。周隆庠陪陳公博在書院等著。大野說:「讓你們很不自由」,接著便說不出話來。至此,陳公博開口了:「大野先生你想說什麼,我已經大概知道了。沒有什麼擔心的事,你放心吧。」

 大野告訴陳公博來意,但沒有說出日本政府的意旨。陳公博望著天花板,然後瞪著大野斷然說:「我要回去,回去中國。」陳公博要求大野代其給何應欽總司令打電報,請中華民國派專機接他回去,以便自首。

 9月29日,支那派遣軍總參謀長來了機密回電(總參三電第294號)說:「關於陳公博之回國自首,今井副參謀長和石黑(四郎)書記官已將陳公博的電報和外相的希望轉達何總司令部。二,回國時將派中國飛機,中國方面三人,日方五人前往迎接。三,陳公博夫人及莫國康女士必須全部回國。」 

 總參謀長又來一電(總參一電第491號)說:關於陳公博回國,中國當局催之甚急。擬於30日派遣專機赴日,請考慮左列事項,進行準備,急回電。左記「一、派遣飛機:中國空軍飛機(C-47)。二、往接人員:顧問部淺井大佐、總軍椙山中佐、大使館石黑書記官外兩名。三、30日先飛抵福岡(雁之巢)。四、飛行許可悉由中國負責。10月1日晚上,陳公博一行人離開金閣寺,前往九州。

陳公博回國受審判處死刑

 10月3日下午,陳公博一行人所乘空軍專機飛扺南京大校機場。陳公博先被關在老虎橋監獄,後移往蘇州獅子口監獄。

 1946年4月5日,江蘇高等法院開始審判陳公博,4月12日判處死刑。6月3日上午8時槍決。林柏生也判死刑,周隆庠無期徒刑,陳君慧14年有期徒刑,何炳賢8年有期徒刑,莫國康12年有期徒刑。

 陳公博太太李勵莊,因陳公博的臨走時要求交給小川,要她照顧陳母和兒子,但陳太太希望回國,乃於11月27日由博多乘船明優丸回國,小川陪她去,船從吳淞砲台左邊,溯黃埔江而上,沒多久就停了。一艘小汽艇接近明優丸,陳太太被五、六名中國士兵帶上小汽艇而去。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講座教授,來源:觀察79期)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