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玉:楊振寧談保釣軼事

http://www.cntimes.info 2020-06-07 03:58:49
 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楊振寧,曾在1970年代積極參與了海外保釣運動。他1997年恢復了中國國籍,今年98歲,還在北京清華大學物理系授課。2017年6月13日,筆者有幸就保釣經歷專訪了楊先生,想藉保釣運動屆滿50周年之際,與讀者分享楊振寧的保釣軼事。

走近楊振寧的精神世界

楊振寧1922年10月1日生於安徽合肥,六歲以前一直生活在安徽,7歲那年住進北平(今北京)的清華園。這是沾了父親楊克純(又名楊武之)的光。楊克純是中國早期著名數學家、教育家,1928年獲美國芝加哥大學博士學位後回國,先在廈門大學任教,1929年改任清華大學數學教授,先後培養出數學家華羅庚等眾多名家。截至1937年侵華日軍占領北平,楊振寧隨父母在清華園生活、學習了八個春秋。父親不僅是他的數學啟蒙老師,也是他人生品格的塑造者。

1938年16歲的楊振寧自修高三物理,考入因戰亂而南遷昆明的西南聯大物理系。1944年獲碩士學位,次年獲公費留學美國的機會,在當時物理、數學一流的芝加哥大學攻讀物理學,三年半後獲博士學位。1949年他出任美國普林斯頓高等學術研究所教授,於1957年榮獲諾貝爾物理學獎。那年他才35歲,已成為所有中國人的驕傲。他1964年入美國籍,1966年起擔任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教授兼物理研究所所長。

楊振寧本可以不問政治,但在1970至1971年美國興起的保釣運動中,年近50的物理學教授卻成為保釣的風雲人物,被當時一些年輕學子視為保釣運動的精神領袖。

翻開楊振寧2008年出版的《曙光集》,筆者不禁為他的家國情懷濕了雙眼。他的父親楊克純生於1896年,生長在受盡列強欺侮的舊中國,從小就立志發奮學習,要振興祖國。他一生最喜歡唱並教兒子唱的歌是1906年再版的《中國男兒》:中國男兒、中國男兒,要將隻手撐天空。長江大河,亞洲之東,峨峨昆侖,翼翼長城,天府之國,取多用宏,黃帝之胄神明種。風虎雲龍,萬國來同,天之驕子吾縱橫…。這首歌是甲午戰後國人悲憤自強的吶喊!1957年8月9日他們父子相見時,父親寫下「每飯勿忘親愛永,有生應感國恩宏。」正是父親的言傳身教和這首歌,成為楊振寧人生骨子裡的動力。

楊與鄧稼先有很深淵源

楊振寧投身保釣,還因為他有一位好同窗—中國「兩彈一星元勳」鄧稼先。鄧稼先比楊振寧小兩歲,早在1936年他們就在中學同學一年,抗戰期間又在西南聯大同學四年,此後留美又曾是兩年的同屋好友。1950年10月,鄧稼先獲得物理學博士後回到中國科學院工作。1958年,他帶領幾十個大學畢業生開始研究原子彈,並把此後28年的生命奉獻給原子彈、氫彈研發的第一線。1964年中國成功爆炸了第一顆原子彈,1967年又成功爆炸了第一顆氫彈,震驚世界。1971年8月,楊振寧與闊別22年的鄧稼先在上海重逢。當他得知中國的核武器是自己搞出來時熱淚盈眶。他為中華民族感到驕傲,也為老同學稼先感到自豪。他對稼先的評價是「中國幾千年傳統文化所孕育出來有最高奉獻精神的兒子」。與稼先分手後返回美國的楊振寧,立即再度投身美國風起雲湧的保釣運動。

帶頭為保釣運動捐款盡力

1969年至1970年,日本佐藤榮作內閣與美國尼克森政府談判美國歸還日本沖繩時,居然把中國台灣省附屬島嶼的釣魚島列島劃入沖繩範圍。於是,從1970年下半年,美國爆發了一場聲勢浩大的保釣運動。當時在香港中文大學訪學的楊振寧對此十分關注,立即返回美國,在工作之餘,義無反顧地投身於這場保釣運動。1971年4月,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的保釣會一次募集的活動經費便超過200美元。楊振寧、郭子斯等教授均有捐助。

為了保衛釣魚島列島的主權,旅居北美、歐洲各地的中國留學生、華僑與華人成立「保衛中國領土釣魚台行動委員會」等組織,舉行遊行示威,發行刊物雜誌。1971年1月29日和30日,約3,000名留學生參加了在紐約、華盛頓、芝加哥、西雅圖、舊金山、洛杉磯、檀香山等地舉行的抗議遊行。同年4月10日,2,500名華人代表在華盛頓集會,抗議美國政府偏袒日本。楊振寧回憶說,當時在美國沒見到大陸的留學生,都是台灣或香港去的,無論是左傾的還是右傾的,留學生們對於釣魚台這件事立場一致,都反對日本占有。

為進一步促使美國政府和民眾瞭解釣魚島問題的真相,項武忠(耶魯大學)、謝定裕(布朗大學)、伍鴻熙(加州大學伯克萊分校)、李我焱(哥倫比亞大學)、袁旂(紐約州立大學)等人,發起了「致尼克森總統公開信」活動。他們在1971年5月23日的《紐約時報》上,以廣告方式刊登了這封信。為籌措廣告費,三位「清華人」─楊振寧、現代微分幾何之父,時任加州大學教授的陳省身(1915-2004)、應用科學權威,時任麻省理工學院教授的林家翹等知名學者,率先支持並捐款,帶動了600多位華裔教授、專業人士,以及2,000多名留學生在公開信上簽名捐款,共籌集到19,076.36美元,幾乎是版面費的兩倍。

這封信指出,「雖然中國對釣魚島列島擁有無可爭議的主權,但自1968年聯合國石油調查之後,日本與琉球政府一再妄圖將釣魚島竊為己有。這是對二戰以來長期遭受日本侵略的中國人民的挑釁。」公開信要求尼克森和美國國會重新考慮美國對該問題的政策:「1、拒絕任何關於釣魚島是美國轄下的琉球群島或南西諸島的一部分的聲明;2、承認中國對這些島嶼擁有主權;3、譴責日本和琉球政府對中國主權的侵犯及其試圖用武力解決爭端的企圖。」 

在美國參議院聽證會作證

1971年6月17日,美日雙方簽訂的「歸還沖繩協定」,須經美國參議院三分之二以上通過方能生效。當時有些美國參議員並不瞭解事實真相,有些則反對政府將釣魚島交給日方,希望得到有關釣魚島屬於中國的證據,以便在審議時提出反對或修正意見。

據楊振寧回憶,他參與保釣運動曾受到美籍物理學家吳仙標先生的影響。他說,當時,包括自己在內,雖有保釣熱情,但多半不知道美國政治運作的步驟。可是,吳仙標非常瞭解美國政治。他是「釣魚台運動說服美國參議員工作小組」的骨幹。1971年夏的一天,吳仙標打電話給楊振寧,邀請楊一道去參議院說明中國對釣魚島的主張。楊立刻答應了,決定去華盛頓參加聽證會。

1971年10月29日,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舉行審議歸還沖繩協定聽證會。因與會人數受限,只能由楊振寧、吳仙標、鄧志雄與約翰芬查四位出席。會上,楊振寧以流利的英語發表證詞,其要點是:釣魚島列島屬於中國無庸置疑,並不包含在1951年的《舊金山對日和約》內。美國海軍好像錯誤地將這些島嶼看作琉球的一部分,希望美國徹底擺脫這個錯誤,保持明確的中立,停止「美國對日本在釣魚島列島主權的事實承認」。

當時,日本政府曾試圖阻止美籍華人出席聽證會,或找到美籍日裔人士出席作證,但均未果。結果,留在美國這次聽證會歷史檔案中的只有楊振寧的證詞。11月9日,美國參議院批准通過了《歸還沖繩協定》,但在參院外委會的建議書中則聲明美國就釣魚島列島主權保持中立的立場。與此同時,國務院發表聲明稱:儘管美國將該群島的施政權交給日本,但是在中日雙方對群島對抗性的領土主張中,美國將採取中立立場,不偏向於爭端中的任何一方。在當時的歷史背景和條件下,楊振寧的證詞和全美各地的保釣活動,確實起到重要作用。

楊振寧晚年仍然關注著保釣運動,在他清華大學的辦公室裡,至今還掛著紐約州立大學保釣會發行的《石溪通訊》封面照片。如今,半個世紀過去了,這場保釣運動雖未能實現全部目標,但海峽兩岸人民和海外華人華僑心向祖國的保釣精神,仍像一盞燈塔點亮在人們的心中,鼓舞著後人繼續前行。

(作者係清華大學圖書館保釣資料收藏與研究中心秘書,來源:觀察82期)
 
【大華網路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