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譽孚:一名公民教師看台灣光復

http://www.cntimes.info 2020-10-01 00:26:43
 台灣不少人喜歡把「光復」改為「終戰」,表示對國府的不滿,也對日本殖民統治缺乏批判能力。作為一名公民教師,我也質疑到底「光復」了什麼?若說不清楚,最多只能說是「光復故土」吧。中國人經過那麼多年的犧牲奮鬥,才好不容易收復台灣,但未來國運如何尚不可知,因而,筆者認為,應以「犧牲光復紀念日」稱之,來凸顯其過程與成果得來之不易,來自我勉勵。

作為殖民地的台灣,被殖民者揮來喝去。戰爭的起頭與台灣人無關;50年後又突然終止了;台灣好像一個任人擺布的人偶似的。作為一個研究台灣史的公民教師,筆者覺得應該重視中國人在光復過程中的犧牲奉獻,並且嚴肅正視祖國帶來多少「進步」與「現代化」。

在我看來,「光復」至少有以下幾點意義。

恢復「台灣錢淹腳目」

「台灣錢淹腳目」,自台灣進入我大中華版圖以來,相對於閩粵沿海山多田少的生活空間,台灣是一個尚未充分開發的處女地,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加上當時為農業社會,台灣土地肥沃,墾殖之後,農作收穫比大陸東南沿海高出許多;又加上有「永不加賦」與幾次「禁止渡台」政策,使得該說法自然漸起;加上1860年代開始,台灣開始成為中國對外的通商口岸,使得商業更加興盛;也難怪「台灣錢淹腳目」成為台灣在大陸東南沿海的傳說。

如史籍指出,台灣社會在1695年前後已出現富裕奢靡現象;即使其所提示的只是當年少數人的生活,但也顯示了台灣人的生活不似當年閩粵那般艱難。

更何況,在日本侵據台灣之前不久,除了1877年,台灣巡撫丁日昌又向光緒皇帝請准豁免占台灣歲入一成的種種水陸雜餉,台民的賦稅壓力更減,這也是「台灣錢淹腳目」可以延續的理由。

而中法戰爭後,劉銘傳結合在地紳商與江浙海商而推動的,各項現代化建設驚動了美日駐華使節來台參觀,雖不幸未能充分持續,但台灣人已經領教了真正現代化所帶來的民間脈動。

1898年,日本殖民當局的英籍顧問視察台灣後,所提出的報告稱,「目前地租只有3%…除開買賣鴉片、茶、砂糖、樟腦的商賈外,皆不納租稅」,則證明上述自丁日昌為我先民豁除多項雜餉以來的真實情況。

相對的,日殖時期使我先民難以忍受的種種稅負─利潤高的收為「官營」或「專賣」;其他民間的營業則簡直「竭澤而漁」,所謂「如以所領營業牌照而言,一商人欲販賣雜貨、或酒、香菸、油鹽等數種物品時,即須具領牌照數張,一張須繳費一圓或二圓。販賣數種物品,即須具領牌照數張。一張須繳費一十數圓之牌照稅。再加以地方稅、營業稅、房屋稅、店夥之工資、伙食等,則本舖之收支已不能相抵矣。吁!商人將何得而生活耶?」就是。

光復的意義,自然意味著要除去日人的苛捐雜稅,恢復古來「台灣錢淹腳目」的大環境。

保甲制度與社會福利安全

保甲制度是秦代法家人物商鞅發明的,把人民組成一個類軍事性的組織;但傳統中有「作法自斃」的故事廣泛流傳,受到社會強烈批判。因此,後來王安石所倡的保甲制度就主張,只在社會動亂時,該制度才用連坐法,以避免社會動盪不安;在社會平靖時,則應該努力實現「自我管理」,追求社會福利與安全制度,邁向傳統「禮運大同篇」 的理想境界。

台灣的保甲制度在19世紀中葉就曾經如此發展:「夫保甲之制,所以衛民;使之相安而無事。然而,民不能永安也,水旱之不時,疫癘之間作,鰥寡孤獨之無告…,先事而防之,後事而循之,而後得遂其生。…而後可以為治國平天下之道。」
【 第1頁 第2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