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先揚:憶往昔崢嶸歲月稠

http://www.cntimes.info 2020-10-28 09:56:34
1970年秋,在北美大學校園里湧現的保衛釣魚台運動,至今已過了半個世紀。在保釣運動屆滿50周年之際,特寫下運動中的往事憶述,以茲紀念。

參與美國的保釣運動,讓台灣留學生看到釣魚台問題是台灣問題的一部分,而台灣問題則是中國因國共內戰未完全統一的歷史遺留問題。

海峽兩岸對立分治的情況,造成海外華人的認同分裂,保釣運動自然也很快形成左右分裂,以革新保台為號召的右翼同學們成立了「反共愛國聯盟」,而認同新中國的左翼同學們則把釣運推向中國統一運動。

紐約的保釣活動很多元

為使在台灣接受反共教育成長的留學生對新中國有所瞭解,釣運時期北美各大學經常放映介紹新中國的電影。我參加了電影小組,經常在哥倫比亞大學校園內放電影。紐約市華人較多,為了擴大影響,我們常常從哥大校園出發,沿著百老滙大道路邊的燈柱和地鐵進出口處,刷貼電影海報,傅盤銘、李品、讓慶環和我負責此事。

冬天時漿糊會結冰,就改用煉乳,通常是一人提漿糊桶,一人拿整疊海報,一人用刷子把漿糊或煉乳刷在海報背面,然後將海報往柱子或牆壁上貼。由於紐約街頭常年張貼各種海報,影響市容,員警看到有人貼海報就會來阻止,我們只好刷完貼好就跑,雖然在寒冬夜晚,但回到宿舍時仍然一身是汗。

另外就是出釣運刊物,包括哥大的《釣魚台簡報》,後來的《群報》、《海內外》、《東風》、《台聲》等雜誌。為了寫文章,保釣戰友們組織了讀書會,學習馬、列、毛的著作,以及唯物辯證法、政治經濟學等等。

紐約的釣運朋友們還排演了五幕大型話劇《洪流》,來紀念五四運動。西岸的加州大學柏克萊校園內,傅運籌、劉大任、郭鬆棻、李渝、陳贊煌、劉虛心等同學,也排演了曹禺的話劇《日出》。當年排練演出的場景、讀書會、刷貼電影海報、出釣運刊物等活動,數十年後仍歷歷在心頭。

學習理論找到主要矛盾

1970年代,中國大陸文化大革命的影響及於海外,「革命無罪,造反有理」口號,引發美國大學生反對越戰的風潮。在西海岸的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校園出現不少嬉皮士,他們向校方施壓;東岸也有8所常春藤大學校長聯名發表反越戰聲明。

剛從台灣到美國的我,在布朗大學迎新園遊會上,看到一個攤位賣毛語錄、共產黨宣言,幾個負責的同學身穿毛裝,胸前掛著毛主席的頭像章,極為驚訝。陪我逛園遊會的林盛中告訴我:共產黨宣言是他們大學生通識課程幾本重要必讀的參考書之一,有什麼奇怪的?從台灣反共又封閉的社會出來留學,好處之一就是能夠睜眼看看今日世界!

翻開毛澤東選集第一卷第一篇文章是1926年3月寫的〈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第一句話: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青年毛澤東的破題之語,不但是幹革命的箴言,也可視為處理各種問題的哲學指針。例如做科研時,要攻克的題目是敵人,要找的朋友是參考文獻資料,包括指導教授,同門師兄弟都是能夠相助的朋友。可以說,只有先分清敵我友,才能抓主要矛盾,進而解決實質性問題。

在美國幫助大陸貧困學生

1990年代,我去北京清華大學交流,有一次和學生處處長聊天,知道一位四川來的大一新生,因為家貧,背著兩袋花生就來學校報到了,我聽了心中十分難過,當時立下助學心願。返美後和保釣時的「愚公社」老戰友商量,加上創立托倫斯中文學校期間結識的幾位朋友,在加州立案成立了「大中華高等教育基金會」。後來又成立了「中華學社」,大家一起幫助大陸貧困學生升學,並在當地從事反獨促統活動。

過去這20多年來,我們共資助了約3千人次的大陸高校貧困生唸完大學。其實,這些年來,各地的老保釣在濟貧助學方面都做了不少工作,包括北加州陳治利、王肖梅資助大陸中學生的「樹華基金會」,還有楊貴平、董敘霖資助大陸小學生的「滋根基金會」。

整理編輯出版釣運文獻

光陰似箭,不少保釣和統運的戰友先後過世了,為了把當年保釣的真實歷史記錄下來,也為了應對台灣變本加厲的數典忘祖謬論,我們開始整理編輯釣運資料。

自1995年起至2010年,歷時15年,終於完成了保釣統運文獻編輯整理工作,這是一套完整真實的釣運記錄,前後出版了《春雷聲聲》一冊,《春雷之後》三冊,《崢嶸歲月,壯志未酬》二冊,超過350萬字。我很高興「大中華高等教育基金會」贊助了《春雷聲聲》和《春雷之後》部分印刷費,更值得高興的是,自幼喜歡歷史的我,在春雷系列編輯過程中,因為負責聯絡,有緣經常向住在南加州的當代史學泰鬥何炳棣請益,收穫良多,不但豐富了閱歷,開闊了視野,也解答了不少心中多年的疑惑。

經過這些年和何炳棣的互動,「中華學社」的戰友們都非常感謝何教授,也讓春雷系列的常務主編,在編輯全程中出力最大的哈佛歷史博士、住在紐約的龔忠武相當羨慕。

2003年春季,我藉教授年休去北京清華大學交流,不巧2月里突然在廣州發現非典型肺炎病例,疫情由南方向各地擴散,清華大學實施嚴格的進出校園管制,同時通知國外來校交流的學者可以離校返家,系上由法國來的訪問學者立刻走了,我決定留下來和大家共同抗疫。我見到校園內教職員工家屬區、生活區都有街道委員會分派居民按時巡邏,管控進出校園人員,這才親自感受到動員群眾依靠群眾的力量。所以,我相信2020年新冠疫情導致武漢封城的工作是到位的,事後證明他們的抗疫工作十分成功。

關於去大陸工作,當年戰友回國參訪團帶回來周恩來總理的口信:同學想回國服務的心願,總理十分理解,但國內在文革,請大家在海外多多充實自己,將來回國服務的機會總是有的。

赴大陸講學與年輕人互動

前幾年有機會去廣州中山大學授課理論力學,剛好碰到玉兔登月的新聞見報,我上課時對同學們說,學會運用座標轉換,就可以在旋轉的地球上,跟繞地球轉動的月亮上的玉兔對話了。一位同學問:老師對玉兔登月有何感想?我一本正經地回答:毛主席萬歲!中國共產黨萬歲!全班哄然大笑,同學們看我很嚴肅的樣子,逐漸停止了笑聲,一位同學就說:毛主席都過世幾十年了,玉兔和他沒關係啊!我回答:午餐你吃了三個饅頭飽了,你能說前面兩個饅頭和你吃飽沒關係?這時全班肅靜下來,班長忽然站起來說:我們聽說老師是個老保釣,能不能講講當年海外保釣愛國運動?我當場立刻給全班上了一堂愛國主義的課。

在中山大學授課時,我經常去歷史系和哲學系馬哲所旁聽,遇見老友陳鼓應兄,談及因海外和島內保釣而引起台大校園民族主義座談會,導致哲學系事件,後來他赴北大任教等往事。故人相逢於羊城,感慨之餘還是很高興的,那次他除應邀參加馬哲所博士生論文答辯,還給了一場專題演講,題目是「莊子的愛情觀」,吸引了幾百名中大的同學,擠得講堂水洩不通。

當代物理學泰鬥楊振寧在釣運中去美國國會的聽證會,為中國擁有釣魚台的主權發言,其愛國之情令人敬佩難忘。楊振寧在1970年代初赴大陸探親,返美後,在各大學校園演講祖國之旅,對台灣留學生影響很大。當春雷系列書印好後,編委們要我把書送給楊振寧,楊老師十分肯定我們整理編輯保釣統運文獻,還提到他很敬重的清華學長和好友何炳棣寫的《讀史閱世六十年》,就是一本整理自己歷史的佳例。

 (作者係美國退休教授、老保釣,來源:觀察月刊87期) 
【大華網路報】